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01-20 13:58:53

大雪之后 连载中

大雪之后

来源:微小宝作者:鱼香豆腐分类:武侠主角:温良徐念凉

《大雪之后》是由作者鱼香豆腐著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大雪之后》精彩章节节选: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一遭这离阳江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尉迟渎泉与张春霖的小院里,两个丫鬟刚刚收走了赵炔房间里的食盘,重新给他换了一盏茶。见这个书生不似上午那样埋头读书,而是一手合着书,一手撑着下巴,呆呆地看着砚台,丫鬟大着胆子也不退出去,假装立在一旁“伺候”着,不时偷偷看上两眼这个俊俏的书袋子。

赵炔在晚饭前便读完了《头场雪》,坐在书案前沉思良久,不由不感叹,虽是些才子佳人风花雪月的小雅,但草蛇灰线,心思之细腻,却是当得起“王大家”的称谓,想到自己那些姐姐妹妹,要是在这个年纪看了这本书,那还不抱着枕榻哭成泪人,若是弟弟们看了这本书,都做了文中穿梭花丛的公子哥,谁来为离阳上马战下马治?

想到这儿,他不由笑了笑,儿时行走上书房时便觉得盲了双目的陆先生是个妙人,但不久后陆先生便他调,在上书房时日不长,陆先生倒是在细枝末节之处为龙子龙孙考虑周翔。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新茶,笑着说道:“早起是姥山毛峰,饭后换成了消食的滇红,这会儿又换了干茉莉,姐姐周到,费心了。”

丫鬟红着脸,施了一礼,本想回复是按着姑爷的喜好来的,话到嘴边,又没有来由地说不出去,想让公子念及自己的用心。

“晌午的八宝饭,与我在……家,吃的不太一样,家里用的虽是扬州而非青州的糯米,但味道差别似乎不在米上。”赵炔见她不说话,便主动问道,一来是缓解尴尬,二来也是受老饕元虢影响,对吃食一事颇为上心。

“公子家世必然是不凡,扬州的糯米自然是比青州要好,陵州的红枣也比青州要甜,但就算皇宫大内也吃不到咱们快雪山庄小院儿里的八宝饭呢。”丫鬟卖弄了一番,颇有些得意地答到,“我们用的蜜冬瓜条,是二小姐亲自蜜的,二小姐自己喜欢加一些茉莉进去,不似平常冬瓜条一般甜得腻人。”

“怪不得,我不喜甜,寻常在家是不会多吃这腻人的八宝饭的,今天吃起来反而有些爽口,配上中午送来的咸口的烧三合,八宝饭便是当主食也是可以的。”赵炔说着,不由回味了一番中午的饭食。离了皇宫,三餐不再是琳琅满目的七碟八碗,但也吃到不少御膳房吃不到的东西。

丫鬟见赵炔很满意中午的饭菜,不由喜上眉梢。正当她在纠结明天要不要再拿出一点大小姐要带走的冬瓜条给赵炔做八宝饭时,只听见屋外同伴开心地叫一声,“雪,下雪咯。梧桐快出来看雪呀!”

赵炔这才知道这个姐姐叫梧桐,寻常富贵人家的丫鬟都叫喜鹊宝钗云云,快雪山庄真是有趣,连婢女的名字都取得雅致,看着健谈的模样,想来也和尉迟一家关系极好。二人对视一眼,赵炔与那名叫梧桐的婢女默契地走出屋子,只见天地间果然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雪,院中另外一名婢女站在檐下,开心地用手去接着今年的头场雪,笑盈盈地看着小院的四角天空。

“烦劳姐姐帮我温上一壶绿蚁。”兴之所起,赵炔向梧桐拱手说道。

“公子稍后。”梧桐一愣,答完便转身逃也似地走开了。

“这”赵炔无奈,转脸疑惑地看向另一位丫鬟。

“这来往山庄的呀,都是些江湖人,直来直去的,像公子这样礼数周全的倒是头一个,难怪梧桐妹妹脸都羞红了。”屋檐边的婢女笑着说道。

“哦呵呵。”赵炔尴尬地挠了挠头,“小子第一次出门闯荡,自己羞臊得紧,不曾想梧桐姐姐脸皮比小子还薄。”

“公子说起话来文质彬彬的,既有江南人的曲折软糯,也有咱们中原人的爽朗在里面,让人舒服极了。”

“文质彬彬不一定是真君子,粗言秽语也不一定是真莽夫。”赵炔也学着婢女用手去接落雪,脸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认一个人如若只认他的面具,那这个世道该何其简单,何其可笑。”

似是觉得气氛过于严肃,赵炔故作尴尬地说道,“不对,姐姐是在笑话小子酸臭?”

那婢女捂着嘴笑了笑,“还不算太呆。方才公子那番话,我家姑爷也说过,公子可否解释一二?”

“说话方式是为行,心中信念是为趋,行同趋同,千里相从;行不合趋不同,对门不通……”

那婢女摇了摇头,“公子说的大道理,红梅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说罢走入雪中,不再“小先生”的说教,抬起袖子去接住一片片雪花。

赵炔也不恼她无礼,打趣道:“原来你叫红梅呀,都说红梅傲雪凌霜,你怎么这样亲雪?”

“就是喜欢雪,夫人才叫我红梅的,夫人说,红梅不配雪,便色香俱残。”

“尉迟夫人此语妙极。”赵炔被微风吹雪的美景所吸引,喃喃道,“斯人不在,枇杷秋来败,雪随风舞入阁来”

听见赵炔在吟清凉赋,红梅试探着问道,“公子可会吹那首曲子?”

“院里可有萧?”

“有的,小姐偶尔摆弄,确总也学不会。”说着红梅便跑进了屋里。

不一会儿,正在小厨房温酒的梧桐便听见院子里飘起了箫声,“那首曲子”,自然是收录在清凉山人《北莽古调新编》里的《飞雪玉花》。

原曲是一首莽笛古调,是北莽草原上的牧人们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一经音色沧桑的莽笛吹出来,眼前仿佛浮现出漫天灰白大雪,成群的莽马顺着呼啸的白毛风奔腾而去的景象。

但经由清凉山人改编,再由徐凤年慧眼选了中原的洞箫来演奏,其乐声之中便不再是苍茫一片,不再是江南士子口中的草莽之音,多了听潮湖,多了楼阁,多了绿蚁。每逢大雪纷飞,学子们除了约上二三好友温酒赏雪吟诗,便会在心怡姑娘家旁,吹起这支《飞雪玉花》来婉转诉说自己的渴慕之情。几年之间,清凉山人不知成全了多少对才子佳人。

关于雪,关于飞雪玉花,赵炔不多的记忆里只有母后。少年时每逢太安城大雪,母后都会屏退旁人,即便是最亲近的贴身大丫鬟也不留在身边,只带着自己,提上一壶酒,让自己捧着平时不知藏在坤宁宫何处的旧剑匣,去御花园深处自顾自地练一会儿剑。

大雪纷飞,御花园里人迹罕至,平时端庄的母后,不施粉黛,不着凤冠,一身束衣,舞剑之时眉宇间英气横生,练至酣处,再仰头饮一口冷酒,此时天人风姿,岂是那些狐裘暖炉的莺莺燕燕可以媲美!赵炔无端地冲着母亲笑,母亲便会对他笑,看着母亲少女般开心的笑颜,那时候赵炔就会无端生出一个念头“这总也走不完的皇宫其实好小。”

后来母后便再也不练剑了,只是下雪之时,会站在门口一连几个时辰吹这一支曲子。

出门一个多月,从太安城南门走到了春神湖边,如今赵炔再吹起这首曲子,他泪流满面,皇宫太小了!太安城太小了!小得容不下一个女子的胸怀!

元虢先生说母后习剑比读书用心万倍,外祖父也不曾用女训约束过母后,战乱之时,她曾一人仗剑走离阳,她那时有多么的意气风发,现在就会有多落寞,就会有多羡慕那个写成了《出凉记》的北凉侧妃。

曲子不知吹了多久,梧桐和红梅痴痴地望着屋檐下涕泗横流的赵炔,石桌上滚烫的绿蚁,凉了。

忽而赵炔从曲中走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走到院子里摸了摸酒壶,轻声说了句,“酒都凉了。”

红梅连忙捧起酒壶就要去小厨房,“我这就去热热。”

赵炔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去,问了一句:“院中可有小炉子?”红梅点了点头,赵炔指着黑暗中的姥山说道:“这酒,要去回望亭喝,才有些味道。”

见二人面面相觑,赵炔笑着说道:“没有伺候过酸书生吧,就是这么矫情。”

两个丫鬟齐齐地笑了。

三人稍做了些准备,在赵炔的提醒下,两位婢女多穿了件衣服,带了些吃食水酒便离开小院去了湖边,趁着兴致要划船去姥山。

赵炔不知道,他的箫声停不一会儿,一墙之隔,闻着箫声在雪中翩翩舞剑的快雪山庄二小姐便不再练剑,背剑而立良久,却再也没等来触人心底的《飞雪玉花》。

她一跃越过院墙来到姐姐院子里,本就对姐夫的客人充满好奇的她,想要看看吹箫之人究竟是谁,只是姐姐的小院里空无一人,连红梅与梧桐也不知去向。

看见二小姐一脸失落地回来,一众仆人心疼不已。大丫鬟水杉掸了掸她身上的雪,体贴地笑着问道:“去姥山练会儿剑?”

“嗯…”

见二小姐应下,一众下人便拿火炉的拿火炉,拿袄子的拿袄子,轻车熟路地为二小姐准备起来。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豪门小说
  3. 鬼怪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