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不良魅妃惑君笑

更新时间:2019-01-11 17:05:29

不良魅妃惑君笑 连载中

不良魅妃惑君笑

来源:微阅云作者:六月分类:言情主角:夏子安慕容桀

主角是夏子安慕容桀的小说是《不良魅妃惑君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六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她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嫡女大小姐她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世上司害死她今生又在后院里被欺辱手撕渣男,斗遍白莲花看她如何玩转穿越新鲜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摄政王却是缓缓地勾唇冷笑,夏子安啊,你虽聪明,却也只是自作聪明,你以为你说不育,皇后便会降罪丞相?不,那是梁王的禁。忌啊,他只会认为你说的不育是在指桑骂槐。

梁王狠狠地盯着子安,“如果御医证实你砌词推搪,本王要把你千刀万剐。”

摄政王轻轻地摇头,瞧着那张忽然变得惊愕不已的脸,看来,这丫头的命到头了。

梁王开始有些不对劲,颤抖,先是嘴唇,继而是双手,最后连身子都轻轻地颤抖起来,脸色也从开始的煞白变成了青色,嘴唇绀紫。

瞬间,他轰然倒地,全身强直,双脚使劲往前蹬,眼睛发直,面容开始抽搐,身子痉挛起来。

慕容桀与皇后都被眼前的情况吓住了,皇后冲了过来,口中惊怒喊道:“快传御医啊!”

子安见此情况,便知道他是癫痫发作,见他的嘴巴已经在歪斜了,如果咬断了舌头,只怕这罪名必定是算在自己的头上。

医者之心也让她来不及细想,急步冲上去捏住他的下颚,把手放进他的口中,以手指分开他的牙齿和舌头,直接坐在地上,用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托起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手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疼得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间张开。

她知道用手来阻止他咬断舌头是很不理智的,但是她别无选择。

血液从梁王的嘴角流出,子安把他的头微微倾侧在一旁,让血液和口水得以流出来。

慕容桀也反应过来了,上前帮忙,见她手指被咬得出血,而她眉头都不皱一下,不由得微微一怔,有些奇异地瞧了她一眼。

皇后娘娘手忙脚乱地想掰直梁王痉挛的双腿,子安连忙道:“皇后娘娘,千万不可,若强行掰动,殿下会受伤的。”

皇后抬起头瞧了子安一眼,眼神复杂,双手却缓缓地松开,只是轻轻地抱着梁王的身体,眼中迅速冒上泪水。

御医赶到的时候,梁王已经停止了痉挛,只剩下微微的抽搐。

子安撤了手,三根手指,已然鲜血淋漓。

梁王神智未清,被移送到侧殿的榻上,御医施救并开了药让人去煎服。

皇后坐在梁王身边,已经顾不得问罪,一张脸满是担忧与害怕。

子安垂着头,心里却盘算着接下来的事情。

她今日进宫,本打算以夺魄环伤了梁王,然后再出手施救,有这个救命之恩在前,皇后就算想杀她,也会先缓一缓。

却没想到,梁王癫痫发作,阴差阳错,也不知道是祸是福,因为,梁王是因为她说了不育之后才狂怒的。

在御医的救治之下,梁王意识渐渐恢复。

他扶着发痛的头颅,整个人的脸色苍白不堪,全身疲惫无力,他茫然地看着皇后,“母后,我怎么了?”

皇后握住他的手,轻声安慰:“没事,没事了!”

子安眼眉挑起,看到皇后的手在轻颤,她很爱这个儿子,希望,自己可以利用这一点。

御医站起来对皇后道:“娘娘处理得很好,若没有堵住梁王的嘴巴,他会把自己的舌头咬断,幸亏啊。”

舌头若断了,便成哑巴,梁王本有残疾,再变成哑巴,他还怎么活得下去?

皇后眉色淡淡地抬了一下,扫过子安的脸,打了个手势让子安下去,然后问御医,“梁王为何会这样?”

子安听得这句问题,便知道梁王以前不曾发作过癫痫,这是头一次,所以慕容桀与皇后才会这般手足无措。

她退了出去,站在殿中,慕容桀没有跟着去侧殿,已经坐回椅子上,神色淡淡地看着她。

子安不敢抬头,这摄政王虽然整体给人的感觉都是闲闲淡淡的,但是,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子凌厉的气势,逼得她不敢仰望。

“你懂得医术?”慕容桀忽然出声问道。

子安谨慎地回答:“回王爷的话,臣女对医理只是略懂一二。”

慕容桀便没再说什么,只是依旧肆无忌惮地打量她,这锐利而放肆的眼光让子安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片刻之后,皇后与御医出来,皇后朝御医努努嘴,御医拱手,走到子安的面前。

子安知道他是要来验证自己是否不育的事实,她轻轻地把手腕伸出去,御医也不避嫌,直接就敲上了她的脉搏。

从御医的态度,可以看出皇后对她改观不大。

听脉后便是问症,御医连女儿家月事也问得十分详细。

子安不觉得尴尬,一一作答。

御医问诊完毕之后,走到皇后面前,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皇后嗯了一声,道:“你先去进去照顾梁王,本宫有事自然会照顾你。”

御医道:“是,微臣告退。”

御医躬身退下,刚掀开帘子想进入侧殿,子安却忽然唤住了他,“御医,殿下刚大发作过,会进入嗜睡期,但是也有可能会突发攻击人引致激动再度发作,所以,御医可用耳针刺穴放血,如此半月之内,都不会再发作。”

御医微怔,“刺穴放血?”

“是的,且最好三日一次,否则,按照梁王殿下刚才的情况,还有可能在十天之内再发病症,只是,不知道梁王殿下,可是头一遭发作病症?”子安伸手拨了一下额际的乱发,露出明亮却专业的眸光。

皇后缓缓地问道:“你懂得针灸之术?”

子安恭谨地回答:“回皇后娘娘,臣女略懂一二。”

子安知道针灸之术从战国时期便有了,皇帝内经便曾对针灸作过记载。

但是,子安根据原主残留的记忆和认知,知道这个时代针灸的技术还是很落后,懂得针灸之术的人,多半是御医和民间比较有名的大夫,但是精通的人不多,用针如神的人,更是没有几个。

子安在现代便曾跟中医院的杨教授学习针灸,长达五年的时间,虽然还没时间钻研更深一步,但是,以她现在的针灸技术,为梁王治疗癫痫还是可以的。

御医显然有些不悦,道:“你对医术也不过是略懂一二,如何敢口出狂言说耳针放血可治愈殿下?莫非你认为你懂得比本官多吗?”

子安神色有些惶恐,“不,不,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我只是提个建议,自然,御医是有其他法子治愈梁王殿下的,我……我只是不想见梁王殿下一再发作,损害身体,我没有其他意思……”

她结结巴巴地解释,又惊慌地瞧了皇后一眼,双眼泫然欲滴,几乎着急得要哭出来了。

慕容桀抬眸,嘴角挽起一抹弧度,一脸深思地看着子安。

皇后蹙眉,“御医,她说得可有道理?”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百合小说
  3. 架空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