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腹黑王爷别惹我

更新时间:2019-01-11 15:36:13

腹黑王爷别惹我 已完结

腹黑王爷别惹我

来源:微阅云作者:小陌兮兮分类:言情主角:洛殇冷邵玉

主人公叫洛殇冷邵玉的小说是《腹黑王爷别惹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陌兮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卫国叛乱,前阵大败,护国将军兼驸马秦慕歌战死沙场。八百里加急传入“盛京”,国人暴乱,宫廷政变,卫国国主暴毙,其后彦氏不甘沦为人囚,自尽于昭阳宫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上的颠簸,舟车劳顿,让洛殇倍感困倦。

晋王府同洛府的百位精兵骑士,牢牢护送轿子中的女人,不敢有一丝疏忽。

西城门上阙,烽旗四荡,一黑衣男子双手背后,腰间一把长剑肃然长立,他微眯着眼眸,深邃的双眼看不出他此刻在打量什么,直到送亲迎亲的队伍渐行渐远……

将军府在京都的西城,而晋王府却在远远的东城,两地相隔甚远。直到鸿鹄归去,日落天边,才到晋王府。

“王爷不适,暂且不能来接王妃,老奴扶王妃进去吧。”一句话便是打发了她,还未等洛殇开口,便已经被一位年长的嬷嬷带了进去。

隔着薄薄的轻纱,晋王府的阔绰奢靡,恐怕这京都里再也无第二个,待一系列的繁文濡节完毕,她便被人送入了所谓的洞房。

大婚之日,晋王府上到总管下至奴婢,没有半丝的喜悦之意。

也罢,这不过是一场政治婚姻,她又何必在意。可她不知,这背后,是一场仇恨的风波,而她,注定了是这场风波的陪葬品。

今夜,无月。

本是大婚之日,晋王府却是格外的肃杀冷清,听说前来道贺的宾客都已被晋王府总管麻三娘请了出去,想必,也是晋王的意思。

婚房内,暖风透着窗子的缝隙吹着鲜红纱帐,缓缓飘荡……洛殇不知自己这样规律的坐了多久,直到门外传来丫鬟们毕恭毕敬的轻唤声。

“王爷~”

随着推门声,沉重的步伐也随之愈来愈近,室内的丫鬟们行了礼,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关好了门,便退了出去。

男人喘着沉重气息,虽是隔着轻纱,依旧能感觉到他醉熏的模样,以及室内难闻的酒气。

冷邵玉掠过一眼床榻上的人,盖着红色的喜帊,规矩的坐姿不愧为受过世家熏陶的闺阁小姐,看着她,心中的怒火如同点了油气般熊熊燃烧,随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他迈着略微颤抖的步伐向她走去,高大挺拔的身材倚着床边的樽杆矗立在她的身前,冷笑一声,一把掀开她的喜帕。

在洛殇抬起头的那刻,她显然错愕。

“是你?”那日轻薄自己的白衣男人,本以为不会再见的人,居然是他?

女人本就倾城的容貌,加之今日的艳丽,更是让人难以抗拒。冷邵玉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人,堪比城阙的凤凰,美艳倾城。

他也未曾想到,那日的女子竟会是洛柯的妹妹。

俊魅孤傲的脸庞,男人嘴角微微扬起,薄唇轻抿,带着几分玩味儿,孤傲冷漠如同冬夜寒星般的眸子像是打量一只卑贱的玩物,随意的说道:“不是我,你希望是谁?”

洛殇侧过脸,避开他的视线,不想再同这种人有任何的交谈。

大婚之日,本该一袭华丽的喜服,却不想这个男人穿的如此随意,一身米色的宽松长衣。看来,他果真同自己想的一样,并不想接受这场婚姻。也好,这也是她所想的,说到底,他们都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只要演好这场戏,也就够了。

冷邵玉见她侧过脸,保持着自己的清高孤傲,顿时冷眸下沉,眉宇间满是戾气,眉头拧成深深的两道内旋,原本带有玩味俊颜的面孔顿时如同一座冰山,紧绷着。他冷笑一声,一把擒住女人娇弱的下颚,微眯着眼眸,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眼睛。

带着几分醉态,捏着她下颚的手随着女人的挣扎加重了力道。

“既然是来还债,又何必装的那么清高。”

洛殇瞪大了眼睛,不知他在说什么,什么还债?

未等她开口,男人厚实的胸膛便已经将她扑在了床上,迫不及待的去撕扯她胸前的衣服,宽大的手掌擒住她挣扎的双手,另一只手冷冰冰的抚摸着她的身体,在她曼妙的身子上游走,逐渐向下探去,直到看见她眼角流下的泪,他才清醒过来,随后很是嫌弃的放开她。

转过身,一甩长袖,坐在桌子前,端起酒杯,一口饮尽,他醉了,居然会将洛家的女人当成她。

洛殇支撑着身子,弄了弄胸前被他突如其来的粗暴撕扯开的衣服,站起身,脸上挂着泪痕,却依旧高傲的看着他。一双含水的双眼微红,却是颤动不让泪流下。

“我们都是奉旨成婚,你不想娶我,同样我嫁你也只为洛家,既然事情已到此地步,希望你也不要为难我。”

听了她的话,男人突发嗤笑,脸上挂着懒散和鄙夷,随后一臂将手中的酒杯摔得粉碎,他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她,身上的寒气也越来越重,倾斜着靠近她的身子,带着邪魅的口吻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奉旨成婚?洛家的人,还真是一个样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邵玉一把扯过她的手腕,将她狠狠的拽入自己的怀里,宽厚的大掌抚摸过她的脸颊,顺着滑下她的锁骨。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清楚?洛殇——”他的手慢慢的滑下,一把解开她腰间的丝带,将她抱起,宽厚的胸膛将洛殇抵在桌子上,如鹰的眼睛盯着她,如同伸缩恶魔的面孔逐渐放大。

“你挣扎什么,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欲擒故纵的女人。”他带着讥笑一字一句的谈吐着。

欲擒故纵?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能让一个风度翩翩的王爷这般狠毒的羞辱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

冷邵玉抓着她的手没有半丝的松懈,反而男人厚重的力道更重,洛殇没有再去挣扎,索性别过头,任由他。

“一个债物还要保持它原有的孤傲,还真是有趣~”他邪魅的笑着,话语里带着无尽的嘲讽,未等洛殇来得及反应,男人的大掌一把扯开她的绛纱红衣,鲜红的嫁衣从中撕裂,成了破损的残衣。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般羞辱她,洛殇实在不知他口口声声说的还债是什么意思?含着泪的眼睛里满是恨意的看着他。

“别这样看着我?我又不会碰你。”邪魅的话音刚罢,男人松开了手,毫无防备可言,洛殇便是生生的被他推在了冰冷的石殿上。

冷邵玉拂下身,指甲勾起女人的下颚,眼中没有一丝的疼惜,轻笑一声,说道:“碰你一下,我都嫌脏!”

“呵……”带着轻浮与侮辱,男人踩着地上的嫁衣,从她的身子上塌了过去,一脚踹开房门。

晶莹的泪缓缓的流下,对于这个男人她并没有任何感情,可是他的字字侮辱着实让她痛心,洛殇不明白洛柯同纳兰绒雅到底瞒了她什么,她更想知道洛家到底欠了这个男人什么债,能让她这么羞辱自己。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鬼怪小说
  3. 游戏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