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重生农女好种田

更新时间:2019-01-11 13:50:17

重生农女好种田 连载中

重生农女好种田

来源:微小宝作者:凛冬已至1分类:穿越主角:宁宴陆含章

《重生农女好种田》是凛冬已至1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宁宴陆含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全能兵痞女王变成宣朝小农女一枚,吃不饱穿不好,这都是小事。上有爷奶偏心到极点,中间生母像蚂蟥,还有一个四岁的小包子跟在身后抹鼻涕。宁宴仰天长叹:“敢不敢让劳资过的更糟一点儿。”一朝圣旨下来,宁宴直接变成杀神将军的新妇。新婚当晚,瞅着过分熟悉的脸,宁宴慌了,这厮不是她那个欠钱最多的债主吗?“娘子,巨额欠款无力偿还,唯有以身相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影光绰绰,蝉鸣不断,房间的油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一大一小并排睡在木板床上。

朝阳升起,鸡鸣不断!

宁宴走出房间,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抬头瞧见的就是蓝的如同刚染好的锦缎一般的天,宁宴觉得穿越在这么一个原始的时代,其实也不是那么糟糕。

站在水井旁边儿淘了水,洗漱之后往灶房走去,点火烧水,煮了一个青菜肉粥,蒸上烧麦,宁宴回房伸手把床上躺着的小包子拎了起来:“宁有余起床跑步去。”

“跑步?”

“嗯,对身体好。”拉着小包子换上新买的衣服,趁着早上的清风,在山路上跑了起来。

清晨田间的人还是很多的,黄氏是村里铁匠的妻子,扛着锄头走在路上,瞧见宁宴眼里闪过惊讶,这宁家的傻大姐儿平日里最不爱出门的,今儿不仅出来了,还穿着新衣服带着小儿子,也是邪门了:

“宁家大丫头,这么早就起来了?”

“黄婶子早!”宁宴招呼一声,继续跑着。

宁有余也回了一句:“黄奶奶早。”

黄氏更惊讶了,平日里一个屁都憋不出来的人竟然会打招呼。

瞧见宁有余身上也穿着新衣服,黄氏心里终于宽慰了,心里感叹宁家傻大姐终于长大了。

孩子父亲再父不详,终究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搞不好以后还得靠着孩子养老,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呢。

从黄氏身后跑过去,陆陆续续碰见不少人。

时不时打个招呼,宁宴也不怕这种变化被人当成鬼上身,毕竟后世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男人到了三十岁才褪去幼稚,变得有担当,跟那些人相比,她的变化算不上大,最多只是被人当成突然成熟。

在山下小路上跑了一圈,回到家里,发现锅底下的柴已经熄灭了。

洗洗手,拉着小脸通红的宁有余坐在木桌旁边,将肉粥盛在碗里,刚喝了一口,院子里就传来塔塔塔的脚步声。

宁宴放下手里的碗,起身开门,入眼的是一个少年,粗布青衫,相貌清隽,身上还带着一些书卷味儿,这人原主的弟弟,被徐氏放在手心宠着的儿子,宁谦辞。

“姐。”

“来了,吃了没?”宁宴说着,转身走出屋子从灶房摸出一只碗,盛了一碗青菜肉粥招呼宁谦辞一起吃。

在原主记忆了,老宅那边儿也就这个弟弟会给她几分善意,没东西吃的时候会给她送几斤粗粮,逢年过节也会偷偷的送二两猪肉。

如果不是有这个弟弟,原主怕不是早就饿死了,也活不到她穿越这会儿。

宁谦辞很自然的坐在木墩上,端起桌子上的碗,瞧见碗里的精米,眼神变得极为复杂,抿一口肉粥,嘴里回荡着肉香味儿。

“大姐煮的粥味道很好。”

“好就多吃一点儿!”

“嗯。”宁谦辞点头,他来这里,本来是想要问一下昨天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从县里私塾回来,家里就乱成一锅粥。

如果不是他早早赶回家,娘怕是要被奶打死了。

只是,来到这里之后,对上终于醒悟过来,如同没有发生哪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样的大姐,就说不住责备的话。

大姐曾经也是一个温柔爱笑的姑娘。

只是…遇见了大多数人不愿意遇见的事情,如果当初姐姐没听娘的话坚持地里继续劳作,也就不会被山匪劫持,更会被糟蹋了。

当然,这会儿的宁谦辞是不会知道,并不是原主不回家,而是地里的活儿干不完,不能回家,老宁家的人向来会推卸责任。

发现宁有余身上穿着崭新的衣服,宁谦辞道:“小鱼儿是个懂事的孩子,你早就应该这般对他了。”

“……”宁宴不想说话,讲真的,因为她不是原主才能不把那些事情放在心里,不然换成其他人,就算是后世那些洒脱的姑娘被人强了之后生下孩子,心里多多少少会膈应的。

宁宴没有接这个话茬,转而问道:“秋试准备的怎么样了,那边儿可是做梦都念着你能够中举取得官身。”

“还有些时间,这些事情都是注定的,着急不来。”

“嗯!”对于宁谦辞这个人,宁宴并不是熟悉,随意扯了点儿东西谈论一会儿,就走出院子开始整顿乱糟糟的院子。

宁谦辞又坐了一会儿,就往自家走去,回到院子,入耳的就是小姑宁婉儿叫骂声。

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回到房间,净手燃香,坐在书桌前,拿出页脚已经卷烂的书册,仔细研究凄厉。

*****

宁谦辞到家里转悠一圈,并没有给宁宴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把院子里的杂草拔了,拿着石磙子来回走动,路面变得平整之后,站直身体视线落在篱笆上。住在山脚,还用这种篱笆围城墙院,就不怕哪年风水不好,猛兽下山,啧,这么一想,几年下来原主还能够相安无事,运气还真好。

而她……运气一直不好,还是早早准备的好,伸手摸了一下额头的结痂,拿着几钱银子往黄氏家里走去。

黄氏男人是铁匠,她现在急切需要斧头、柴刀,想要弄到这些东西就得去黄氏家里,刚倒手的银子就要就跟流水一样。宁宴心里疼。

看来还是得想一些挣钱的出路。

循着记忆找到黄氏家的院子,敲开门,入眼的是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肤色黝黑,密密的汗水在肌肉上流淌着。

这人是张铁柱,黄婶子的儿子,前年娶了一个媳妇儿,运气不好,没扛过生产的大关,留下一个叫小草儿的小闺女就撒手了。

“黄婶子没在?我想要两把柴刀……”

“去往县里送货去了。”张铁柱的声音有些闷声闷气,退后一步把人请到家里,领着宁宴走到一个盛放铁器的房间里,里面摆放着菜刀、剪刀等日常用具。

张家虽然是十里八乡的铁匠,但是家里存放的东西并不多,归根到底也是时代的局限,铁器本就是贵重物,就算铁匠家里也不会有太多铁器。更别说质量了,也只能凑活。

宁宴挑了一下急需用的柴刀锄头,付了钱,突然问道:“铁柱哥,我可以去看一下你打铁的炉子吗?”

“看那个干吗?热烘烘的。”

“……”宁宴没有说话,她总不能说自己嫌弃这些铁器,张家锻造的柴刀跟后世使用的那些冷兵器的质量简直就没有办法比,不管是在硬度还是在延展性上,都不能让她满足。

想了想,学着娇娇姑娘的样子,眼巴巴瞅着张铁柱。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