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落难的尤物

更新时间:2019-01-11 11:46:07

落难的尤物 已完结

落难的尤物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白茶分类:言情主角:白如斯苏慕安

主人公叫白如斯苏慕安的小说是《落难的尤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茶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是在高在云端的公主,父亲疼爱,丈夫宠爱,还怀着对未来宝宝的期待。但谁都没有想到,敦厚体贴的丈夫竟然是卧于榻侧的蛇蝎,残忍地将她推入深渊。原以为自己会永远沉沦泥淖,关键的时候却又出现了一个人,亲手将她从泥淖里拉了出来,焕然一新,她又成了光芒万丈的白如斯。可是,这一次,光芒又能持续多久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会议室里气氛正严肃,隔着百叶窗我看到易东扬坐在以前爸爸坐的位置上,单手支头,像是在沉思什么。易东扬长得俊,大学刚进校门,茫茫新生中我一眼就看上了他。

在一起后他一直温柔体贴,在一起四年,结婚两年,六年的时间我们没有吵过一架。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背叛尤为伤人,他将我从天堂拉进了地狱里面。

他放下了手,缓缓起身:“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那我在此宣布江祁正式……”

“慢着!”我推开门,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听说今天开股东大会要卖江祁,难道易先生就不问问我这个大股东的意见?”

江祁的股份,婚前爸爸就划了百分之二十给我,就算他自己持有的百分之四十作为婚后财产,我和东扬一人一半,东扬手中的还是没有我多。

“你怎么来了!”会议室里忽然出现了一丝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东扬的下首坐着的赫然是他妈许世兰。

东扬的眼神也投了过来,他站起来走向我:“你怎么来了?”

昨夜我一夜未归,再见面他没问我去哪里了,反倒问我怎么来了。

我眉毛皱了皱,狠狠甩开他的手,缓缓坐在椅子上,转身对行政经理说道:“今天股东大会的主题是什么?”

行政经理忙递上来了一份企划书,我翻了两页,易东扬果然还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卖了江祁。我心里一阵阵地泛凉,抬手将企划书在会议桌上拍得重重一响:“只要我白如斯还活着一天,你们就休想把江祁给卖了!”

他垂着头,沉默了片刻,半晌才走过来蹲在我的面前:“你听我说,现在的时机很好,卖掉江祁我们只赚不亏。”

我将企划书扔了出去,转头对与会的各位股东道:“大家都去吧,江祁我是不会同意卖的。”

他们也都知道,只要我不在卖江祁的合同上签字,江祁就卖不出去,于是纷纷往外走。

“卖了江祁,你就好拿着钱去养情人了吗?”我掉头看向东扬,心里犹如刀割,一字一句道:“易东扬,你做梦。要想卖江祁,除非我死。”

许世兰慌了,连忙去拦他们:“等等,等等,你们不要走,刚才大家不是都同意了吗……喂喂喂……”

她自然拦不住他们,只好转身回来,将怒气都撒在我身上:“白如斯你这个破烂东西,还有什么脸出现在这里?”

许世兰不喜欢我,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可是爸爸在世的时候她还能将这份不喜欢压一压,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她的厌恶不加修饰。

我忍她,让她,敬她,重她,因为她是东扬的妈妈,我不想让东扬在妈妈和老婆之间为难。

可是现在我不想忍了,再也不想过这种忍气吞声又自讨苦吃的日子了,我笑了笑,对她说道:“我算什么东西,我是江祁的大小姐白如斯,当年你们家易东扬腆着脸求我嫁给他的。你说我是什么东西?”

许世兰没料到我会顶嘴,一时间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将巴掌高高扬起,正要落下。我下意识抬手去挡,却被人从身后捏住了手腕。

“啪”的一声,巴掌就落在了脸上,**辣的痛觉登时传来。

易东扬松开我的手,转身对许世兰说:“妈,你先回去,公司的事情我来处理。”

我扯了扯嘴角:“易东扬,你别在这里装好人,我们在一起六年,六年的时间养一条狗都能叫两声,你简直连狗都不如,没心没肺!”

易东扬的太阳穴突突直跳,额头上的青筋也陡然暴起,好似下一刻就要爆发了。

许世兰刚打了我一巴掌,正得意:“你这**,赔钱货,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千人骑的东西,别以为你背后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还要装高洁。”

我抓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子向她猛地砸过去,东扬用胳膊挡了挡,溅射的玻璃碎片划过他的小臂,蜿蜒的血迹显得十分狰狞。我捂着脸长吸一口气,说道:“婆婆,今天我尊称您一声婆婆,你就还是江祁集团白如斯的婆婆。但要是你再造谣生事,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看谁还当你是我婆婆。你现在养尊处优的生活怎么来的,你比谁都清楚。要不是我看上了你的儿子,您老人家现在恐怕还在山里种地吧。”

易东扬的手哆嗦着抖了抖,许世兰气得直哆嗦,嘴皮张了张,像是要说什么,却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最终脱口而出的是:“白如斯你这**,赔钱货,有什么脸说这种话?你和全盛老总那些勾当,还以为谁不知道,还真是当了**还要立牌坊。”

全盛老总,爸爸跳楼之后我求了他三天,他才肯贷款给江祁。难道他们竟然因为这个来诬陷我?

“我和利总清清白白的,能有什么勾当?”我咬着牙看向易东扬:“难道你也这样认为?”

“如斯,我们有六年的感情。”易东扬闻言,倒也不和许世兰僵持了。反而是冷笑一声,翘着腿坐回沙发上,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只要现在你别和我作对,我管你吃喝不愁。”

“不和我计较?管我吃喝不愁?”

我停顿了一下,突然笑出声来:“你自己什么身份你还不知道?一个靠老婆吃软饭的人有资格跟我说这些?没有我,你现在和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易东扬平生最恨别人将我们俩的关系拎出来说,他努力工作,比公司的谁都要努力,就怕别人说他是靠着老婆上位,吃软饭的。

而现在最伤人的话,是从我的口中说出,他脸色很难看。

看着他错愕的神情,心里突然有种报复的**。

我握紧了拳头,心脏一抽一抽地发痛,暗暗发誓,他让我心里有多难受,我就要他成倍地感受回来。

“反了天了,白如斯,你这**还有理了。”我感觉鼓膜都快被许世兰尖细的叫声震破了。

说话间,许世兰猛地向我扑来。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我下意识拉过椅子拦在面前,她往椅子上重重一撞,跌落在了地上。

顿时,会议室响起了她的哀嚎:“白如斯,你这挨千刀的臭**,居然敢对我动手。”

易东扬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白如斯,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究竟是谁先动的手,你眼瞎没看见?”我反唇相讥。

“妈年纪这么大了,你就不能让着点儿?”易东扬怒视着我。

我听后只是轻轻笑了一声:“倚老卖老我为什么要让她,况且我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

易东扬一双眼睛冷冽至极,鼻腔里发出了一声骇人的冷哼:“我的孩子?白如斯你摸着良心说这孩子是我的吗?”

他眼神中忽然就蓄满了怒意,紧紧地握住我的肩膀,下手的力道极狠,仿佛要将我捏碎了一般:“我究竟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要背着我做那些事?还是你觉得我不能满足你?”

我看到了他眼里的赤红,好半天才睁大了眼睛,一字一句问他:“易东扬,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他咬牙切齿,眼里写满了恨:“你知道外面现在怎么说我?他们说我吃软饭,不仅吃软饭还戴绿帽子。白如斯,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以前老爷子在,我给他几分面子。现在……”

冰凉的话见血封喉,我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再也吐不出来一个字。

易东扬冷哼一声,将我往沙发上重重一推,马上转身扶起许世兰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会议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行政部门的小姑娘倒了三杯水过来,见我半靠在沙发上,急忙上来扶我:“白小姐,你没事吧?”

腹下传来了一阵疼痛,我紧握着她的手,艰难开口:“快,送我去医院。”

————————————————————

进去医院之后,小姑娘径直去找医生,我在大堂的座椅上等他。腹中的疼痛一阵比一阵更厉害,我额头和背上渐渐渗出汗水。

汗水湿透了衣背,我坐在椅子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邻座的女生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天哪,那个人好帅,就跟电影明星一样。”

旁边坐的大概是她男朋友,脸微微扬起,不屑道:“拜托,你的老公在这里!”

小情侣之间的打打闹闹,以前我和易东扬也经常会这样玩闹,此时此刻更让我心里难受得慌。迷蒙抬眼,目光无意间瞥到走廊上正走过来的人,他穿着白衬衣,领间的两粒扣子微微解开,露出了精瘦的锁骨,身姿挺拔,倒真的挺帅的。

上午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耐看。

无视身边女生的惊呼,转眼间这个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站在我面前,嘴角扬起的弧度似乎是嘲弄:“白小姐,又见面了。”

我下意识撑着身子地往旁边挪了挪,没有理他。

早上他说的话让我十分不舒服,此时他的笑让我想起了当时的不舒服。

他弯下腰,凑在我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轻吐在耳畔,没来由的耳根一阵发热:“白如斯,我有一句忠告给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千万别对谁抱有幻想,哪怕那个人是你老公。”

我骇然抬头,望着他轻笑的眉眼:“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直起身,理了理衣袖:“我是谁不重要,我要做什么才重要。”

说罢,他竟然转身就要走,小姑娘却在此时回来了,她急得就快要哭了:“白小姐,怎么办?他们都说现在医生没空,让我们排队。”

我脸色煞白,身上汗如雨下,肚子里的孩子好像明白了此时她的处境,在子宫里不停地翻滚。痛感一阵阵袭来,令我苦不堪言。

精神恍惚的刹那,身子忽然落空,像是跌进了一个怀抱。

“白如斯,你又欠我一道恩了。”

耳边忽然传来悠悠荡荡的一声呢喃。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豪门小说
  3. 耽美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