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更新时间:2018-08-08 16:41:34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已完结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来源:悠空网作者:唐七分类:仙侠主角:夜华 白浅

主人公叫夜华 白浅的小说叫做《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它的作者是唐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界太子夜华与凡女素素相恋,素素因误会而死。夜华发誓此生绝无二色,却不知素素是青丘九尾狐族神女白浅历劫的化身。三百年后两人重逢,夜华认出白浅,白浅却已忘记了他。夜华不断验证真心,白浅终于心动,天地大难降临,为救恩师,白浅以身赴难,夜华代白浅而死。幸得白浅尽心守护,有情人终成眷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水神君嫁去东海的大姑娘不满三年就给东海水君添了个男丁,若水、东海两家皆大欢喜。

东海水君本人更是得意非凡,为儿子做满月酒的请柬撒遍了天上地下,连阿爹阿娘住的狐狸洞也送来了一份。

阿爹阿娘已游方在外数百年。大哥、二哥、三哥相继安家立室分了封地,四哥则去了西山寻找走失的坐骑毕方鸟。是以狐狸洞如今只剩我一人当家。

我拿了帖子逆光对着洞外的水帘子照了半晌,因想起阿娘生我时难产,似乎正是请这东海水君他曾祖父家的稳婆帮忙才少吃了许多苦头,于是抱了只南瓜大小的夜明珠,准备去东海走一遭。

我识路的本事不大好,临行前便去隔壁的迷谷老儿处要了枝迷谷树的树枝丫。

迷谷树天生黑色木理,孕出的迷谷花五色芳华。不过那花除了夜里用来照明,没有半点旁的用处。

深得我心的倒是迷谷的树枝丫,只要佩一枝在身,就万万不会迷路。

迷谷老儿本体是一株迷谷树,鸿蒙之初就长在南荒的招摇山上。

阿娘怀着四哥时,有一回同阿爹闹别扭离家出走,迷路迷到招摇山。阿爹寻到阿娘的时候,担忧阿娘下次独自离家再迷路,于是干脆把招摇山唯一的那棵迷谷树扛回了青丘,栽到了家门口。

青丘是仙乡福地,这棵迷谷树沐日月精华、顺四时之气,三千年之后竟修成了人形。又过三千年,坐化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地仙。

阿爹送了他几捆竹子做贺礼,他便用这几捆竹子并些茅草,在狐狸洞旁盖了三间棚,同我们做了邻居。

因做的是青丘之国的仙,便随了其他的小仙,唤阿爹一声君上。

迷谷老儿其实并不老,我出生两千多年后他才修成人形,唇红齿白的,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

青丘的女仙大半都请阿娘做媒向他提过亲,可一次都没成。

迷谷老儿看起来虽一副风流形状,却很重礼数。每次一见我,都要两手一揖,恭敬唤一声“姑姑”。这个礼数,我很受用。

今次迷谷老儿将树枝丫递给我时,神色间颇郁郁,不知被何人招惹,若是问他免不得听他一顿唠叨。我琢磨着还是慎言,得了东西便立刻捏了个诀招来祥云,按上云头直奔东海。

东海之东有十里桃林。

三哥听说我要去东海赴宴,曾专程捎信过来,让我回程时去折颜府上找他讨两壶桃花醉。

折颜正是十里桃林的主人,一只老得连他自己都记不得自己确切年龄的老凤凰。

阿娘说,折颜是开天辟地以来大洪荒时代孕出的第一只凤凰。父神亲自将他养大,地位比起如今的天君还要高上几分。

我出生时,这世间已寻不到父神的神迹。

阿爹阿娘带我去看折颜,他斜挑了眉角抿着嘴朝阿爹笑:“这就是你家娘子新近给你添的姑娘?这小模样长得倒真是不错。”

折颜和青丘之国的渊源主要是从阿娘开始。

据说万万年前,折颜曾向阿娘求过亲,连聘礼都送上了门。

但阿娘瞧上的却是我那榆木脑袋阿爹,直了脖子硬是不点头。

为此折颜还和阿爹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架,打完后两人却结拜了兄弟。

过了年,阿爹八抬大轿将阿娘迎来了青丘,还是请的折颜主婚。

按辈分算,我和上面的几个哥哥都得尊折颜一声“伯父”。

但他从来“为老不尊”,坚决认为自己其实很是年轻,谁敢在称呼上把他叫老了,他就能把谁记恨个千千万万年。

于是,我们只得胆战心惊地跟着阿爹阿娘直唤他的名字。

折颜虽然酿得一手好酒,本人却并不喜欢宴席上的觥筹交错。

“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品位比情趣更优雅的神秘上神”是他对自己的定位。

是以仙家们邀折颜饮酒作乐的帖子,他素来一笑置之。

众仙家邀他同乐,本也是对这没供着什么实职却地位崇高的上神表示亲近之意。这厢里他置之得久了,那厢里仙家们大概也就摸出个名目,道是这位闲散上神只可尊敬不可亲近,于是,再邀他的心思也就淡了。

折颜乐得清净,一心一意地在桃花林里务起农来。

到得东海边上,我掐指算了算时辰,离正式开宴还有一天半。

想起三哥的嘱托,便打算先转道去折颜府上走一趟,向他讨一坛子桃花醉。灌两壶给三哥捎带回去,再灌一壶并着夜明珠给东海水君送去当作贺礼,剩下的埋在狐狸洞跟前慢慢喝。

这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十里桃林十里桃花,漫山遍野的灼灼芳华。

我熟门熟路地朝桃林深处走,一眼看到折颜正盘腿坐在空地上啃桃子,偌大一个桃子,转眼就只剩一个核了。

折颜笑盈盈地朝我招手:“这不是白家小丫头嘛,真是越长越俊了,过来,”他拍拍身边的空地,“坐这里来,让我仔细瞧瞧。”

天上地下的神仙里头,也没几个辈分高得可以叫我小丫头了。

这声小丫头令我油然生出一种自己其实还很嫩的错觉,感慨无比,受用无比。

我“从善如流”地坐过去,折颜就着我的袖子擦了擦手。

我思索着要怎么开口才能顺利讨到那坛酒,就听折颜扑哧笑道:“你待在青丘几万年,这一趟出来得倒是甚好。”

我愣了半晌,没太弄清楚他这句话是个什么缘由,只得赔笑道:“这里的桃花也开得甚好,甚好。”

他笑得更深:“前些天,北海水君带着他娘子来我这里闲赏了几日桃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小娘子,真是天真可爱得紧。”

这下我倒笑不出来了。

北海水君那小娘子唤作少辛,这名字还是我给起的。

也记不清是多少年前,我和四哥去洞庭湖游玩,在半人高的芦苇荡里,发现了条被欺负得气息奄奄的小巴蛇。

我看着可怜,便央四哥将它带回了青丘。

那时小巴蛇已修成了精,虽软趴趴的,但也勉强能化出个人形,这便是少辛。少辛在青丘养了两年伤,伤好后,说要报答我,就留了下来。

那时阿爹阿娘已常不在青丘,狐狸洞由四哥当家,四哥安排她做了个洒扫婢女。此前狐狸洞一个婢女也没有,洒扫这活计全是我在做。

我乐得清闲,便成天地不着家,在大哥、二哥、三哥、折颜处换着厮混。

日子就这么安安生生地过了两百年,一日阿爹阿娘回来青丘,说为我订了门亲事。未婚夫便是北海水君桑籍。

当时的桑籍还是天君座下盛宠的二小子,住在九重天上,并未被封到北海去。

天君将桑籍和我订亲的事广布八荒四海,各路神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知了晓了就要上门来闲嗑闲嗑顺便道句恭贺。

四哥与我不胜其烦,干脆收拾了包袱双双躲去了折颜的桃花林。

这一躲就躲出了问题。

等吃饱了桃子再回到青丘,少辛不见了,灰不溜秋的狐狸洞里只压了封桑籍的退婚书。说是他对少辛日久生情,此生非少辛不娶,对不起我云云。

我自以为这算不上什么大事。一来桑籍我从未见过,谈不上有感情。二来少辛和我相处的时日不长,即便有感情也难说多么深厚。三来连林子里的牲畜都有资格选择模样好的配偶,众生平等,没道理桑籍就该被剥夺这个权利。说句客气话,他们配成一对,于我倒真是没有什么。

然而这事终于还是闹到了天君跟前。

倒不是我去闹的。

据说是桑籍亲自挽着少辛的手跪到了天君的朝堂上,说要给少辛一个名分。

这事不到半天,就传遍了海内八荒。

有善心的道:“青丘白家的幺女真可怜,从前还道是桩好姻缘,订亲不过三年就被夫家抛弃,以后可还怎么嫁人。”

也有碎嘴的嚼舌根:“也不知那条巴蛇长得是怎样的倾国倾城,竟然比得过九尾白狐的天生媚态?”

至此,阿爹阿娘,大哥、二哥、三哥并折颜一行才知道我被退了婚。

折颜当即拽了阿爹阿娘直奔九重天去寻天君讨说法。

具体怎么讨的说法我不大清楚。只知道此后桑籍便失了宠,天君匆匆封了他个北海水君的职,职位还在他弟弟四海水君连宋之下,明眼人一瞧就晓得这是被流放了。至于他和少辛的婚事,始终都未被承认。

阿爹对这事发表的唯一感想是:“死小子,便宜他了。”

折颜倒还厚道,半是看热闹半是惋惜地叹了句:“为了个女人毁了自己一生前程,何苦来哉。”

那时我年少天真不知事,总觉得主角既是桑籍和少辛两个,便与我没多大干系,算不得我吃亏。

后来天君亲自在朝堂上颁了旨。这倒霉催的天旨大意说,虽然太子未定,但青丘白家的幺女白浅已被天族定下了,是天族的儿媳,未来的天后娘娘。

换言之,自己的儿子们谁想做继任天君,就非得娶青丘白家的白浅不可。

明着看是隆恩,不过这隆恩太隆了,天君座下其他几个儿子为避争宠的嫌隙,基本上不来搭理我。当然,我也未曾有幸去搭理过他们。而别的神仙们又碍于天族颜面,不敢冒着和天族翻脸的危险来找阿爹下聘。从此,我便彻底无人问津,成为一个嫁不出去的女神仙。

三百多年前,天君封了长孙夜华君做太子,继任帝位。

对这半途冒出来封作太子的夜华,我全无了解,只听说桑籍被流放后,因座下其他几个儿子均资质平平,天君一度很是抑郁。幸亏三年后,大儿子央错为他添了个敦敏的孙子,天君他老人家才从抑郁中自拔出来,甚感欣慰。

这敦敏的孙子,便是夜华。

依照天君当年颁下的天旨,这位夜华君便是我未来的夫君了,我须得同这位少年神君成亲。夜华那厢,据说已娶了个叫作素锦的侧妃,恩宠盛隆,还生了个小天孙,自然无心与我的婚事。我这厢,虽不像他那般已有了心尖上的人,可一想到他晚生我九万年,论辈分当叫我一声姑姑,论岁数当叫我一声老祖宗。便狠不下心来,逼自己主动做成这桩婚事。

以至于婚事拖累至今,搞不好已成了整个四海八荒的笑柄。

北海水君桑籍引出的这桩事里,我岂是不亏,简直亏大发了,自然对始作俑者讳莫如深,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我琢磨着折颜此番特意提起北海水君,绝不是与我添堵,应是抛砖引玉,全为挑出一段含有猛料的下文,于是赶紧合他的意做出兴味盎然的样子来,竖起耳朵洗耳恭听。

他嘴角的笑纹裂得益发深:“那小娘子害喜可害得厉害,不过几万年时间,已为北海水君添了三胎,现下肚子里这个,据说是老四,可见巴蛇确实是能生。那小娘子因害喜的缘故,成天吵着要吃桃,这个时节,桃花倒是处处开遍,可要说起桃来,天上地下,除了我这里,也再没其他地方有得吃了。是以北海水君厚着一张脸皮找上了门,既然他这么求了,我也不好意思不给。”

我瞪了他一眼,低下头去捋裙子上的几道褶痕。因一向觉得折颜是同我们青丘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个事情上他竟然不同我们同仇敌忾,还慷慨地送北海水君桃子,着实让人失望。

他看了我一会儿,扑哧笑出声来:“你看你,脸都绿了。不就几个避子桃嘛。”

我猛抬头,动作太突然,一时不慎撞上他低下来的额角。

他却浑不在意,拿腔拿调地揶揄我:“看吧,听我给了别人蜜里调油的小夫妻俩避子桃,一下子心就软了不是。我说,那避子桃也不过就是让北海水君家这几万年里暂时添不了老五,失不了他多少福气,也损不了我多少阴德的。”

其实,北海水君什么时候添得了五皇子与我又有什么相干,那避子桃左右吃不死人。当年若不是他退婚,也惹不出后来这一大堆破事。折颜此番给他这个教训,我由衷地赞赏。但既然折颜他老人家已认定其实我很是心软,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受了。他又是一番安抚,大意总脱不了天君一家子乌龟王八蛋,子子孙孙无穷尽都是乌龟王八蛋之类。

骂完天君一家后又问起我家里人一些近况,也聊些别的,从东荒外沧海桑田几万年如何变化,到海内小打小闹又起了几场战事,再到谁家的谁谁看上了谁家的谁谁不日就有良缘将要铸成。折颜处总有无穷八卦,我虚心求教,他零七零八各路杂事竹筒倒豆子也似一股脑儿灌给我听。

起初我还惦记着那坛子桃花醉,三两下就被绕得头晕,讨酒的事也忘个干净。

待夜幕降得差不多时,还是折颜提醒:“小三子让我给他制了两壶酒,就埋在后山碧瑶池旁那株没长几片叶子的杜衡底下,你今夜就歇在那处,顺便挖了酒给小三子带回去,就两壶,可别洒了,也别偷喝。”

我撇嘴:“你也忒小气了。”

他探身来揉我的发:“那酒你可真偷喝不得,若实在想喝,明日到我酒窖里搬,搬得了多少你就搬多少走。”想起什么似的又含笑嘱咐:“夜里别四处走,今日我这处还有旁的客人,你们这个时候相见,我觉着不大合宜,还是不见为好。”

对他前头那一句,我自是打千作揖地千恩万谢,心里的算盘却早打好了,近年不同小时候,来一趟十里桃林越发不易,那两壶桃花醉是要偷喝的,他酒窖里的酒,也是要可着劲儿搬的。

对他后头那一句,他这个嘱咐却是个白嘱咐,近时我不大爱热闹,夜里也不大喜欢四处游逛,更不大结交朋友。这位客人是个什么客人,我没有太大兴趣。不过他让我避着,我自然避着。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历史小说
  3. 民国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