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

更新时间:2018-08-07 16:15:23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 连载中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

来源:微阅云作者:小脚丫分类:言情主角:吕恬歆乔景琛

主角叫吕恬歆乔景琛的小说是《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脚丫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本以为嫁给他是如愿以偿,却不想自己的丈夫每天花天酒地还要她给收拾烂摊子,而他却每次都是将她推倒了事,如此三番五次,吕恬歆终于受够了,甩出一直协议。“离婚吧,这样我们彼此都会好过。”乔景琛冷岑地扯了扯唇,意犹未尽:“乔太太,现在想离婚,是不是有点晚了?”话落,他便步步逼近,吕恬歆惊恐:“你……你想要干什么?”“乖,我会轻一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吕恬歆刚刚踏进电梯里面,眼泪便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她堪堪扶住电梯里的扶手抬头,镜面一样的电梯墙反射出她狼狈的模样,泪水花了她精心化的妆,她深吸一口气,拿出气垫开始补妆。

她不能哭,她从来都要艳光四射明媚如风,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跌份儿。

当电梯再次打开的时候,吕恬歆已经恢复了一贯冷静优容的姿态,除了有点微微泛粉的眼眶,她依旧从容清冷。

“太太。”司机在不远处率先上前开口,“先生他——”

“他今晚可能不会回去了。”吕恬歆朱唇轻启,拧眉忍住心口的酸涩。

“那我送您回去吧。”司机见状况不妙赶改口。

“不必了。”她长舒一口气,朝他吩咐道:“你留在这里,以防……先生有什么吩咐。”

司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怎么了?”吕恬歆颦眉,老张在乔家做了很多年,一向察言观色很是老道,所以她也一直比较敬畏。

“太太,刚刚先生很着急来接您。”老张一脸担忧地询问,“您是和先生吵架了吗?”

“没有。”吕恬歆被这窝心的话问的有点难过,她吸了一口控制情绪,“你刚才说先生很着急,为什么?”

“嗨呀,太太您不知道,金氏那个代理人是个老色鬼!”老张凑近了几分低声道,“以前历届来谈判的都是男经理,先生刚上任,哪能知道这事儿,是宋秘书讲了的。”

他仰首用下巴指了指楼上,“先生一听就来了,急得很。”

他担心自己?

吕恬歆愣怔一下,唇角有点不易察觉地挑起,她有些不明白,“你确定他并不知道金氏已经换了代理人了吗?”

“金氏居然换了代理人?”老张也是一脸惊讶,憨憨地摸了摸后脑勺,“这种事儿我哪能知道呢,不过先生是真的很担心您,我还是送您回去吧。”

“不用了。”吕恬歆心底有一点暖暖地感觉升腾起来,她摆了摆手,“您在一楼的餐厅等着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说完,不容的老张再多说什么,吕恬歆便转身走向了门外。

她莫名的想笑,却咬住了嘴唇,然而还未等她的欢欣到达眼底,面前缓缓停下的一辆奔驰便将她的笑容震得烟消云散。

她顿住脚步,眸色清冷地看着车窗降下来,“你怎么来了?”

那是一个快五十岁的男人,虽然上了点年纪,但是穿的一身价格不菲的西装,把人包装的衣冠楚楚,且依稀能辨出年轻时估摸着也有一副不错的皮囊,脸上挂着笑。

只是这笑落在吕恬歆的眼里,不怀好意的很。

孟子义眯着一双阴冷的眼睛,面上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还能干什么,来接你回家啊!”

“我自己可以打车。”吕恬歆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可她前脚刚一迈出,孟子义的车就跟着她前进拦住她的去路。

“别这么扫兴啊!”孟子义轻佻地道,“你妈妈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他将“你妈妈”几个字咬重,似是而非又充满威胁。

吕恬歆停住脚步,咬唇没有说话,自从母亲嫁给孟子义之后,她才逐渐知道了何为禽兽。

而面前这个渣宰最擅长的,就是用她的母亲做威胁。

车里混合着真皮座椅和烟草的味道,吕恬歆有点反感地拧眉,她本想坐在后面,可是后面已经堆满了杂物,她只好硬着头皮坐在了副驾驶。

“这就对了。”孟子义阴测测的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边伸手过去,吕恬歆立刻下意识地闪躲。

“别碰我!”她从心底泛恶心、同时还有还有恐惧,就好像一条毒蛇吐着蛇信子,在她眼扣除舔来舔去,阴冷的发毛。

“那么激动干什么。”孟子义凉凉一笑,越过她拽了安全带,“你得注意安全——”

他的眼神别有深意,吕恬歆浑身一阵颤栗的厌恶,自己夺过安全带系上。

孟子义冷哼一声,旋及启动引擎,谁都没有看到商务会所中走出来的男人,他挺拔的身影在后视镜中逐渐缩小,却透着一股子冰寒的意味。

吕恬歆一路看着外面的风景,却不想车速逐渐慢了下来,直到停到路边一处幽静的公园边。

吕恬歆下意识地解开安全带,却不想孟子义比她快一步摁住锁扣,她一脸警惕,“你想干什么?”

“累了,休息一会儿,别这么着急嘛!”孟子义靠近她,带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恶心味道,惹得她偏过脸。

孟子义倒是丝毫都不在意她的嫌弃,伸出一只带着疤的手想要去摸她的脸,然而还未等手近身,便瞬间被吕恬歆狠狠地抽了一个巴掌。

“孟子义,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吕恬歆怒火中烧地申斥,孟子义的手停在半空,那上面的疤就是她留下的。

那时母亲刚刚嫁给他,她住在一个独立的房间里,夜半被人惊醒,却发现她的继父——眼前这个禽兽竟然掀她的被子,她惊恐之下用床头的美工刀狠狠的给了这个人渣一个教训,从那之后她就搬到学校去住了。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死性不改。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孟子义也被惹恼了,一巴掌反扇回来,吕恬歆躲闪不过立刻被打的眼前一黑。

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涌向大脑,她耳畔一阵嗡嗡嗡作响,隐约掺杂着孟子义狂躁地怒骂:“臭婊子,要不是我养你们娘俩,你能有今天?别以为你嫁给乔景琛就可以在我这蹬鼻子上脸!”

吕恬歆后知后觉地在嘴里尝到一股铁腥的甜味,她极力掐着自己的掌心想要控制住眩晕的感觉,冷笑一声。

“难道乔家的彩礼还不够还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吗?”她咬住嘴唇忍痛让自己直起身子,这些年为了母亲她实在隐忍太多,这份隐忍挤压太久了!

你以为如果不是因为妈妈,你还会过的这么舒坦吗?”她声嘶力竭地质问几乎破音,字字如珠玑的话瞬间让孟子义暴跳如雷。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冤家小说
  3. 历史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