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为妃作歹

更新时间:2018-12-20 14:48:26

重生之为妃作歹 已完结

重生之为妃作歹

来源:微小宝作者:霸气侧漏分类:重生主角:肖浅华轩辕殇

小说主人公是肖浅华轩辕殇的书名叫《重生之为妃作歹》,它的作者是霸气侧漏创作的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她惨遭算计,被妹妹诬陷与他人有染,最终含恨而死。一朝重生,风华绝代,她决定不再心慈手软,誓要讨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斗嫡妹,惩渣男,让所有负她之人血债血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看很快就可以交差,钟骧心头抑制不住的兴奋。

“众护卫听令,停止对王府的一切勘察。随我火速赶往云雀楼,抓捕送亲掌使楚天歌,不得有误!”

“是!”摄政王府的护卫,统共逾两百人,风似风火似火,全部往云雀楼而去。

云雀楼,轩辕皇都中各国来使歇脚的地方。面临热闹的安阳街,素来有天下第一街之称,四方商贾云集,百般奇货良品应有尽有,街上人头攒动,比肩接踵,好不热闹。

几天前,楚天歌结束了公差,住进店里来,一心等着轩辕国皇上的回礼,本打算回礼一到,就带着随从赶回云部落复命,后因皇上昏迷的缘故,回礼时间延迟了,所以才一直耽搁在这里。

云雀楼老板初见楚天歌的时候,一口一个官爷,嘴巴就像抹了蜜一般的甜。

“包围云雀楼,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钟骧一声令下。

顿时,云雀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闪开,闪开”,府兵们吆喝着,打破了云雀楼的宁静。老板杜钟是个南方人,倚仗着在皇都做官的娘舅开了这家官用客栈。素日里打交道的都是各国的达官贵人,早学会了八面玲玲,见风使舵。

“钟大总管,咳,钟大总管”,云雀楼的老板脸上使劲挤着笑,迎了出来,实在太胖,看着活脱脱就是一块会移动的肥肉。

他乍一见那么多府兵,双腿一哆嗦,忍不住“哎哟妈诶”叫了一声。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莫非王府是要来提人不是?”饶是他杜钟,显然也还未见过这阵势,一时间竟然有些慌了神。

“杜钟,我问你,你的云雀楼,可住着一个叫做楚天歌的人?”钟骧问。

杜钟悄悄打量了打量钟骧,看他满脸杀气,心想这个楚天歌恐怕就是他要提的人了。慌忙胁肩谄笑着靠上前去:“大总管说的,可是那云部落的送亲使者,前几天刚落脚的?”

“正是他,现在他人在何处,速速带我去捉来。”

闻言,杜钟用手指了指楼上,故作神秘的“嘘~”了一声。钟骧还没来得及多问,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招呼店里的一个伙计道:“快点,沏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来,大总管累了,让他歇歇。”

钟骧大怒,喝道:“杜钟,你是何意,我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杜钟不疾不徐,搬了条长凳放在四方桌前,双手按着钟骧的肩膀,示意他坐下。钟骧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正待发作。

“杜大总管,抓一个区区云部落使者,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呢?”

“什么意思?”钟骧问。

“来,我慢慢跟你说”,他边给钟骧倒茶,边说:“要说这个使者,倒是个有意思的,从前儿晚上回来,便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喝闷酒,这一喝就是整天整夜,嘿,你猜怎么着,现在是黑白颠倒,还在四角山上做着梦呢?”

说着,对着伙计使了个眼色。完了接着补充道:“其他随来的几个,哼,没见过咱这么繁华的安阳街,一大早……”

钟骧打断他问:“你是说,前天晚上开始的?”

“可不是怎么着,前儿晚上,客栈都快打烊了,他才下来叫酒来的,我记得特别清楚。”

钟骧抚掌大笑:“太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来人啊,上楼捉楚天歌。”

杜钟喝了口茶,放下茶盅,说:“不劳大总管动手,人给您带下来了。”

钟骧转身看时,一身白衣,满身酒气的一个人,已经被两个伙计架着下来了。

钟骧也不耽搁,带了人就往摄政王府回去了。

摄政王府内,肖浅华对当下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依旧埋头杵药,叶竹和几个帮着干活的在一旁,分拣着新鲜的榆钱。

“哎,你们听说了没,前晚上那个刺客,已经快抓到了。”叶竹假装说悄悄话的样子,偏又提高了语调,分明是故意说给肖浅华听。

“可不是吗,王爷下了死令的,三日之内必须抓到,现在已经是第二日了。”一个应和道。

肖浅华心烦意乱,甫一听到这番话,更是火上浇了一碗油。

“你几个,放着手头紧巴巴的活儿不干,在哪里嚼什么舌根。一个月后,药制不好,小心把你们的皮。”

“哟,姐姐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呢,不过是闲来无事,大家闲聊几句罢了,哪里就能耽搁了制药。更何况,制这个药,姐姐你才是主导者,要真被治罪,恐怕第一个被扒皮的还是你。”说完,用袖子掩着嘴,嘻嘻干笑了两声。

“怎么,昨天那一巴掌,还嫌我打得轻吗?”肖浅华问。

“哟,妹妹真的怕死了,妹妹错了,再也不敢了。只是姐姐,动不动就要打人,莫不是心头有什么无名火无处发泄了,还是听到了什么,心急了?”叶竹这话,分明是有心挑衅。

“叶竹,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这话里话外,不过就是想往我身上扣屎盆子。我告诉你,这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得逞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才是该好好想你做的那些勾当,肮脏龌龊,卑劣不堪,小心天打雷劈。”肖浅华咬牙切齿,字字带血。

叶竹笑起来:“姐姐脸皮太厚,你刚嫁到轩辕王府才几天,该勾搭的勾搭了,不该勾搭的也勾搭了,到底是谁肮脏龌龊,谁下三滥不要脸,大家心知肚明。”

肖浅华被彻底激怒了,狠狠摔下手里的杵棒,一把揪过叶竹胸口的衣裳,一字一顿的说:“早知如此,当初真不该向父王替你求情,最好让你死在天牢好了。”

“别忘了,你能走到今天,是谁在父皇面前处处维护你。而今你恩将仇报,处心积虑处处加害于我,你良心何在?”

叶竹听到肖浅华提起以前的事情,听到“父王”两个字,一时间千仇万恨全被勾了起来,她比任何时候都期待,复仇的快感早些到来。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奇幻小说
  3. 古言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