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时代强人

更新时间:2018-12-15 12:15:25

时代强人 连载中

时代强人

来源:掌中云作者:阿诸分类:官场主角:薛家良

火爆新书《时代强人》由阿诸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家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县府大秘薛家良,因县长受贿案遭到无情打压,本可以顺利接班的他,与主任宝座失之交臂。仕途不顺,一切皆不顺。先是被带走调查,后又经历了降职使用、女友背离、母亲去世等一系列打击,正当他的人生处于最低谷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了,从此,他的命运出现转机且迅速触底反弹,不可思议地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家良没再抓住他不放,就说:“既然你在百忙之中亲自跑来告诉我这件事,我也请你转告领导,枫树湾我不去,让组织看着办吧。”

李克群听了他这话有些幸灾乐祸,但嘴上却说道:“家良,你这是何必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人不能一辈子总是走顺字,你不要觉得委屈,要说委屈,我比你还委屈呢,赵志华压制了我好几年,论资历,县府办说了老主任就得说我了,如今怎么样,我还不是照样当上了主任……”

薛家良打断他的话:“嗨嗨嗨,你别在我面前得便宜卖乖好不好,你多委屈不是我给的,该找谁诉苦就找谁去。”

李克群说:“我找谁诉苦去呀?赵志华进了监狱,我总不能追他去监狱吧?我这不是在劝你吗?”

薛家良心说,你这哪是在劝我呀,你这分明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巴,他说:“我谢谢你,既然你愿意管我的闲事,那你就好人做到底,把我的话儿带到就行了,出了什么事找不着你,我后果自负。”

“你们嚷嚷什么呐?老远我就听到了。”

宋鸽这时进来了,她笑嘻嘻地看着哥哥和薛家良说道。

李克群知道妹妹的心思,但他不可能让妹妹嫁给薛家良,再说,薛家良已经有了对象。就没好气地说道:“没你事,该干嘛干嘛去。”

宋鸽笑着说:“呦呵,李大主任,这里是医院,不是你的政府办公室,我可警告你啊,不许吵到我的病人,小心我下你的逐客令。”

李克群狠狠地瞪了小妹一眼,说道:“没大没小。”站起就走了出去。

薛家良冲着他的背影高声说道:“不送!”

宋鸽呵呵地笑出声,说道:“你怎么惹李大主任生气了?”

薛家良说:“你在家也这么叫他?”

“是的,谁让他总是在我面前冲大尾巴草鸡。”

“啊?哈哈哈。”

他望着李克群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开心地大笑。

李克群在八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后来他跟着妈妈嫁给了宋鸽的父亲,尽管他一直跟着妈妈和继父生活,但始终没有改姓,继父对他很好,一年后,妹妹宋鸽出生,兄妹关系很好,宋鸽毕业后的工作还是李克群给安排的呢。

下午,干事小徐来了,他通知薛家良,组织部已经撤回了对他的任命,让他明天去组织部报道。

去组织部报道,这是组织对不服从安排的干部的惩罚,也意味着将被边缘化。平水县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人因为不服从安排而去组织部报道的。

这反而让薛家良放下了一切,他不再琢磨这些了,安心地在医院照顾妈妈。

又过了一天,组织部干部科的马科长来了,说是管书记找他谈话。

薛家良明白,自己被踢出县府办,枫树湾没去报道,属于自动放弃职务,最后的归宿就是在组织部待命。所以组织部才来人通知他,他工作了四年的县府办,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薛家良说:“对不起,我母亲病重,离不开。”

马科长知道薛家良的脾气,严肃地说:“薛家良,平水有句俗话,叫光棍不吃眼前亏,你这样较劲,将来吃亏的只有你自己。”

薛家良说:“五天三道金牌,我从一个县府办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主任,一免到底,现在变成了白板儿,什么都不是了,你说,我现在有什么资格跟别人较劲?”

马科长说:“我也是为你好,所以才亲自来通知你。”

薛家良阴阳怪气地说:“您的确高看我了,派个伙计来就是了,还劳烦您亲自跑一趟,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吗?”

马科长很生气他的不知好歹,说道:“薛家良,你是在与组织为敌。”

薛家良一听很生气,打开房门说:“我母亲本来就是吓病的,你这样说让她听见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担得起责任吗?出去!”

“不识好歹!”马科长忿忿地走了出去。

薛家良关上门,就见妈妈睁着眼看着他。

薛家良赶紧满脸堆笑,柔声细气地说:“老太君,您醒了,这下睡的时间不短,该解手了吧?”

薛家良走到床边,提前将便盆放在凳子上,然后撩开被子,双手伸到妈妈的身下,双臂一用力,就将妈妈抱了起来。

妈妈太轻了,轻得他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薛家良感到妈妈这盏灯,似乎快熬尽了。

抱着妈妈,坐在床边,嘴里还“嘘嘘”地吹着口哨,半天,妈妈才解出尿。

这时,护士宋鸽推门进来,她是给薛家良送茶叶来的。看到薛家良又在为妈妈把尿,就赶紧过来帮忙。

薛家良急忙冲她吼道:“远点,远点,不用你,躲远点!”

薛家良为妈妈把尿的姿势,跟所有的妈妈为孩子把尿的姿势一模一样,整个医院,只有薛家良这样。作为女儿的薛家荣只是将便盆放在妈妈身下,从来不曾这样过。

所以,薛家良的爱心,一直感染着这里的医护人员,包括宋鸽。

一个对妈妈如此用心的人,应该是靠得住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求之不得。宋鸽更加对薛家良上心了。

宋鸽小心地托着老人输液的手臂,看着薛家良将妈妈放在床上,又极其耐心地为妈妈擦拭干净,重新垫上尿不湿,盖上被子,这才端着尿盆进了卫生间。

随着一阵水流声,薛家良将尿盆冲洗干净后走了出来,见宋鸽盯着输液管发呆,就笑着说:“小同志,发什么呆?”

宋鸽双眼湿润了,说:“薛大哥,你真是个大孝子,我们在背后都在议论你。”

“哦,议论我什么?”

“议论你孝顺,就连薛大姐都说,只要你在跟前,老人的事她都插不上手。主任刚才还在教训隔壁病人的儿子,说让他向你学习。”

薛家良说:“你们主任言重了,为自己的妈妈,做什么都应该的。”

宋鸽说:“我哥也说,说你脾气在单位里最臭,可是你对老人怎么一点脾气都没有啊?”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悬疑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