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江湖神拳

更新时间:2018-12-10 17:42:26

江湖神拳 已完结

江湖神拳

来源:朝夕阅读作者:江湖神拳分类:武侠主角:张出尘

主人公叫张出尘的小说叫《江湖神拳》,本小说的作者是江湖神拳创作的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唐末,名动江湖的破天魔拳张无争受人陷害,死于非命。他的遗腹子张出尘被高人所救,逃过死劫。十年后,张出尘为报前仇,踏入江湖,适逢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更兼北方神秘宗派肆虐江湖,他一边历练一边查访十年前的江湖秘事,凭自身修为在江湖中锋芒渐露……江湖仇杀,民族大义,红粉知己,群雄并起,我欲遮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踏!踏!踏!踏!踏!踏!踏!……”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个满脸胡子,衣衫破烂满身血污的中年汉子,背上背着一个竹兜,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在一片丛林中发足狂奔,而追赶着那汉子的,便最少也有着百人之多,而只观头数十人,他们便只紧紧的跟在其后。

“他妈的!这班王八羔子便实在过份,竟为了一个传说便出动了这么多人,值得吗?”那汉子便暗暗的在心中咒骂着,可是他便不敢骂出口来,因为要施展着那能把众人抛掉的轻功,体内的真气己是全力运行,绝不能开口说话而令那一口真气变得混浊。不过那汉子在内功及轻功上明显高那班追逐者不止一筹,此消彼长之下,距离已渐渐地拉开,汉子心里暗暗高兴:“若不是要保住义弟的孩子,我便不会放这班龟儿子在眼内,只要在此拉开距离,穿过树林后进入接天峰的石林内便没人能把我追到了……”

可是就在这要紧的当儿,忽然前面传来了“当”的一声清向,那汉子面色倏变,竟在这一刹间便停下步来,这一动作看似简单,但在全力疾奔期间能这么收气停功而丝毫无损,其内功修为之精湛,寰顾宇内便应该不出五人可以做到。

汉子朗声说道:“是长白山的练兄吗?兄弟久仰盛名,果然名不虚传!”

只听得一把清澈的声音说道:“只凭一声弹剑,顾前辈已把在下认了出来,前辈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吧!”来者说罢乾笑两声,便从树林中其中一棵树上跃了下来,只见其面容清秀,一身书生打扮的透着一股脱俗的气质。

“嘿!想不到号称与世无争的名剑世家“神剑山庄”大弟子,竟也不能免俗!而对琅嬛仙境秘宝这等荒谬传说动心!竟在此与一群庸才对付顾某人?“一面说着讥刺对方的说话,那汉子便一边打量着这个“神剑山庄”的大弟子练白石,按辈份来说,汉子便与练白石的师父司空雄图平辈论交,本应不放对方在眼内,可是刚才听其一手弹剑传音,内功便没其师父九成,也有八成,再加上在后面已差不多赶到的百余各门派高手,那汉子便有能力自保,也难在混战中护着背上的小孩,正在暗暗着急之际,只听得练白石说道:“前辈请勿误会,家师及本门对所谓琅嬛仙境秘宝绝无兴趣,只是前辈背上小孩的父亲与本门有着一点过节,故家师欲请其公子回本门再作定夺……”说到这时,那一班原本追赶着那汉子的各门派高手终于赶到,眼见那汉子跟练白石在对峙着,各门各派的人都纷纷走动分散在两人约十丈之外的围成了一圈。

大汉环顾四象,冷笑一声道:“哼,唯利是图之辈总会有冠冕堂皇的藉口,你的掌教大师兄司徒盖世没有来吗?便让我尝尝你们“名动八表,乾坤神剑”的利害吧!”却见练白石露出了黯然之色,说道:“白石这次斗胆在此担搁前辈的行程,不为其他,只为前辈背上小孩的父亲,“开山动地,破天魔拳张无争”在与本门掌教大师兄比武后,竟狠下辣手,以暗算的手法把大师兄打下落魂崖,更重创白石后遁去无踪,无争本需养伤三月,但江湖上盛传开山动地,破天魔拳失踪,只留下妻子及秋生儿子,故此师父派白石出来欲把张无争的妻儿请回本山,以便请其来长白山还我大师兄一个公道。”练白石刚说毕,在旁有很多人已鼓噪起来,有人大叫:“张无争杀我师父!今天便要他的儿子偿命!”亦有人嚷道:“血债血偿!!!!!!”

竟然有人按捺不住,忽然冲出来举刀便向那汉子劈去,喝道:“张无争奸计毒害我义兄白促明!我便要生啖其子以报此血仇!!!!!!”可是那汉子横身一侧,一脚便把来人踢得飞退,倒在人群之中,久久不能起来。那汉子冷笑道:“我义弟杀人一向需要用计吗?”可是一旦有人冲了出来,其他人便跃跃欲试,但那汉子举手提足间所流露的高手气派便把众人暂时压住,一时间喝骂叫嚣之声不绝。

那汉子再也按耐不住,大喝道:“无争的妻子已给你们迫死!现在还要其初生儿子干吗?还不是为了那他妈的琅嬛仙境秘宝?”这几句说话便包含了极上乘的内家真气鼓劲吐出,在场功力稍差的人已受不了的耳鸣头痛,即使是站在附近那些功力稍高的门派高手,也要运起最高功力才可勉强对抗,能面对着那汉子而纹风不动的人,便只有练白石。

只见练白石面露难色,却从剑鞘中拔出了一把通体沉黑的长剑,缓缓的行到了人圈边缘,在地上划了一个尺许的圈,跟着说道:“看来前辈今倘是不肯让步的了,白石不才,斗胆领教前辈高招,若果白石能在前辈手底下占上一招半式的便宜,前辈可否放下背上张无争的公子好让白石回山覆命?而前辈背着小孩跟白石过招恐有危险,前辈尽可放下小孩在此圈内……”说着双眼精光暴射,环扫了附近所有人一倘,续道:“……若果有任何人踏入圈内半步,便等于是与长白山神剑山庄为敌!”最尾两句说话十分平静,可是当中亦含了高深的内力,声音聚而不散的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内……

眼看练白石露了这一手上乘内力,大汉豪兴忽起,仰了大笑一声道:“好内力!练兄弟的碧落真气看来已练到第八层以上,我“顾落阳”已经久未遇到对手,年青时曾想过找你的师父比武,但到最后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无缘一会,今天终于可以尽情的打个痛快了!”说罢左手一扬,已把背上的竹兜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落在练白石所画的圈内,只见兜内躺着一个数月大的婴儿,彷如未觉的睡得正甜,足见顾落阳的功力不单高绝,而且在运劲控制方面亦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练兄弟!请!”

练白石右手一抖,内力己运走到剑身之上,倏然间剑气纵横,而剑锋更隐隐然透出一股寒意,顾落阳心中一凛,知道练白石手上这黑剑名曰“冰魄”,与其掌教师兄司徒盖世的配剑“赤阳”,都是神剑山庄派的传教至宝,当年他们的师父司空雄图亦是凭着这两柄利器纵横天下,未逢敌手,想不到自己未有机缘与其师交手,反而在此时此地迫不得已,与其徒儿交起手来。

只见练白石踏前一步,举剑前指,冰魄已疾刺向顾落阳胸口的膻中穴,招式的直接狠辣,与其温文的谈吐显得格格不入,虽是简单一刺,但剑锋上所逼出的的五道森寒剑气已把顾落阳左右两边的退路封死,除了硬挡及后退之外已没有别的选择,但高手拼斗,一旦被迫得后退,往后便整个战局也会受制于练白石。

难得遇上如此精妙的剑法,顾落阳亦不禁大喝一声:“好剑法!”跟着一掌切出,向着黑剑的剑身削去,若打在剑背之上而不触及剑锋,利刃便和铁尺没有两样,可是于这层次的高手对决当中,竟敢如此毫不犹豫地便一掌挥入用剑高手的剑网之内,真是闻所未闻,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发出赞叹之声,事实上刚才一剑练白石已聚起九成功力,看似平实的剑招,却是其宗派之内最上乘的“万剑诀”,每一道剑气当中,均含有五种变化,但顾落阳就这么伸掌一切,当中的力量与速度已避开了所有的招式变化,直切进内欲求硬拼,练白石并不想跟对方数十年的深厚功力硬撼,手碗一转,剑气尽收,剑尖竟倏然向上急刺。

刚才一试,练白石已知道对方功力深厚,临敌经验甚富,寻常花巧的招式变化对他已起不了作用,故此把所有功力集中在剑尖之上,疾急地往顾落阳的咽喉要害刺去。这一下变化的精准,在被破招后毫不动摇,且还能作出最适当决定的精神境界,便令到顾落阳也为之一愕,想不到这看似年纪未过三十的后辈,功力已达到此等超越当世一流高手的境界,当下猛一提气,面色倏地变得一片通红,跟着大喝一声:“吼!”练白石那千锤百炼的剑势竟被荡开了少许,而顾落阳头一偏,就在那不容间发的期间躲开了练白石那夺命一剑,与此同时,一个斗大的拳头从下至上的向练白石手上长柄的剑柄轰了过去……

“砰!!!!!!!”只听得一声巨向,练白石的冰魄已被顾落阳那强绝一拳轰飞开去,而右手亦被震开,使得右半边身子完全没有防卫,像打开了半扇门的屋子般,顾落阳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左腿一踏地,右膝已重重的印在练白石的右腹之上,这一记便使得练白石不由自主地喷出一口血来,高手的胜负便在一刹之间分晓,这样的战果并不是练白石太弱,只是顾落阳实在太强,在那一撞之后,本应取敌性命的右拳已举了起来,可是顾落阳并没有轰下去,只低声说了一句:“你护体内劲不足,很明显受伤患所累,往后有机会再和你在公平的情况下打个痛快吧。”说罢内劲一敛,面色回复正常……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练白石原本软摊的身子忽然弹了起来,左手成剑指之形,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疾冲向顾落阳,顾落阳脸色一变,脑海中猛然闪过两个字:“中计!”从练白石此刻比刚才所用更强的内劲来看,他非但没有受伤,而且刚才只是示之以弱,以大约七成的功力出招,以留下现在攻敌无备的后着,这毫无保留的全力攻击,若果是其他人,在内劲及战斗意识俱已收起之时忽受此突袭,应该已无力还击的任由宰割,可是顾落阳实为江湖上最出类拔精粹的顶尖高手,其一身落阳孤雁神功已练到功随心起,劲随意发的境界,这好比平常人,若果要击出一记强拳,总要由丹田内提取真气,跟着由体内导引到拳头之上,再跟随着拳头发出内劲,可是这对于顾落阳这等高手来说,便只需一个意识,内劲便已能从拳头透出,因此即使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之下,他还是能够把全身的功力于一刹那间,全聚于双掌之上,只听得“嚓”的一声,练白石的剑指已被顾落阳的双掌牢牢夹着!可是本应已掌握战局的顾落阳忽然背上一痛!

心知中了敌人的暗算,顾落阳再一运气,忽觉眼前一黑,全身竟欲徐徐软倒,惊觉已中了极其霸道的剧毒,只见他大喝一声,面色倏地变黑,霎时间精力充沛,鼓足内劲一脚踢向练白石,练白石左手被夹,勉强提起右臂挡着,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向,练白石整个人被这一脚轰了开去,在空中狂喷着货真实的鲜血……

踢飞练白石后,顾落阳再没有一刻停留,心知已中了敌人的毒计,不知还有多少时间及功力剩下,落阳孤雁神功以最高级功力全力发动,一股脑儿的向地上婴孩扑去,站在附近各门中人急忙上前阻止,可是他们便哪里是全力行功的顾落阳的对手?只听得数声沉闷的声向过后,在那婴儿附近的人已全数双腿骨折的软瘫在地上,而顾落阳一手把婴孩提起,背在背上,向前便全力飞奔,忽然眼前一花,数度金光猛然劈至,势道凶猛至极,迫得顾落阳稍为一窒,大喝一声:“终于有像样点的!”横臂挥出的硬接此招!

“噗!”的一声沉声过后,只见金光竟硬生生的被顾落阳徒手抓着,那金光原来是一柄闪闪发亮的金刀,挥刀者面露愕然之色,这数刀实已为其毕生功力所聚,但竟连顾落阳的落阳孤雁护身气劲亦未能砍破的被牢牢抓着,实在此料不及,先前所拟定用来对付顾落阳闪避后的所有变化均没有任何用处,而就乘此一愕的时刻,顾落阳脚下急踏,向前疾冲,竟便把这功力不弱的挡路者连人带刀整个撞飞……

顾落阳冷笑一声:“相传玄天绝刀门的刺天绝刀没有东西是砍不开的,今天竟连顾某的一条汗毛亦劈不了!真是笑话!”就在此时,顾落阳忽听得背后向起了数度极为微少的向声,不及细想之下,随手抓起了身旁的两个大汉,往后抛去,只听得“噗!”“噗!”两声,那两名大汉哼也没哼的,在一刹那间竟全身发紫的跌在地上,看着如此厉害的剧毒,顾落阳暗暗心惊,知道若不再露一手绝世神功,唬得众人暂停追截,到受剧毒影响而功力退减之时,只能任人宰割,当下已顾不得了许多,猛地提运起最高功力,只见五道不同颜色的气劲从其身上不断涌出,跟着大吼一声,叫道:“素闻北方万毒宗上官门主暗器毒功超凡入圣,请赐教!”

跟着双掌一推,一道由五色真气聚合的气劲,以比一切还快的速度,向刚才施发暗器者的树上轰去,气劲沿途所卷起的砂石枯叶,为气劲勾画出一度似有还无的龙形实体,在旁功力稍差的各门派中人,竟被此气劲的余波震得弹开或跌在地上,眼看气劲便要击中大树之时,忽见一度黑影从树上跃起,可是那龙形气劲便似有灵性的龙头转向上去赶那个人影!施发暗器者眼见已是避无可避,运聚起毕生功力,猛然把身上所有暗气一同射出,然后抱着头的把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只听得“轰!!!!!!!”的一声震天巨向,那人已被龙气硬生生的击中,在空中狂喷鲜血,然后“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只见刚才顾落阳所在之处己是空无一人,忽听得顾落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名门大派,卑鄙小人!若再敢追来,休怪顾某人手下绝不再留半分活口!”

在场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想不到集正派两大高手,再加上北方万毒宗掌门人及百余好手,对顾落阳来说便如小孩一样。

躺在地上,鲜血还是不住的从口中涌出的北方万毒宗门主上官炳,面露愤恨之色,撕哑着声音道:“那混旦中了我的独门奇毒,不用怕他!快追!”可是即使身中剧毒,顾落阳刚才还是力挫长白山神剑山庄,玄天绝刀门刺天绝刀,以及最后那一手震古铄今的破天斩龙诀,在场便没有人有那胆量,去追赶这与开山动地,破天魔拳齐名的绝世高手……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古言小说
  4. 青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