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天降夫君不自爱

更新时间:2018-12-06 17:50:20

天降夫君不自爱 已完结

天降夫君不自爱

来源:掌中云作者:弦外之音分类:言情主角:粟薇薇纪程然

主角是粟薇薇纪程然的小说叫做《天降夫君不自爱》,本小说的作者是弦外之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某天早晨你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是你未来的老公,臭不要脸地赖在你家里,你会怎么办?粟薇薇一脚把“天降老公”踹到床底下,拎起来丢到垃圾桶打包,清理出门直接扔垃圾压缩站。纪程然:“老婆,娘子,baby,亲爱的你不能对我这么狠……”粟薇薇:“……滚!谁是你老婆!”欢乐刑侦另类穿越文,带你们穿越带你们飞,且看女主用行动告诉你们:东西可以乱吃,老公不能乱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广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办公楼。

刑警队长姜纬正在会议室里,与属下分析这次明星遇害案的线索追踪,大屏幕上,是遇害人现场图片,照片上黑乎乎的背景里,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以及躺在血泊中脸色惨白的死者沈夕。

“吕警官,说说你的看法吧。”

负责这次刑侦的吕冰站起来,说出自己的发现:“据勘探现场的结果,这场遇害事件定性为他杀,在我们找到被害人尸体时,被害人已经遇害超过十二个时辰。现场四处狼藉,有打斗痕迹,所以死者在遇害前,与凶手有过争吵甚至是争斗。死者身上多处刀伤,致命伤口是喉咙,拒法医验尸结果,死者生前曾多次遭遇性/侵……”

吕冰肃脸说完后,看向姜纬:“姜队,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姜纬环顾四周,沉声说道:“我补充两点,第一,被害人沈夕与凶手认识,并且交情匪浅;第二,凶手是临时起意迫害死者,这跟死者生前被性/侵有着极大关系。”

一旁的实习生莫小刚插口道:“姜队你的意思是,死者是因为反抗凶手的侵犯,所以才会被凶手杀害?”

“这有可能,但不是唯一的原因。”姜纬蹙眉,沉吟片刻说:“鉴于死者是公众人物,这件事泄露出去必定会引起巨大的社会反晌。我建议,在破案之前,死者被害的消息暂时封锁,我们逐步抽查与死者相关的人。另外,还有预防这是一场连环凶杀案,凶手极有可能会再次作案。”

“我同意姜队的建议。”

“我也同意。”

“另外,局长已经下令,成立专案侦查组,负责这一次案件。”姜纬看了吕冰一眼,“你那边联系得怎么样?”

“沈夕的丈夫陈峰这几天不在国内,我只能联系他的助理,说是陈峰明天回国,届时我会亲自走一趟。至于那个最后拍到沈夕出现在酒店的娱乐记者,今天我已经联系她过来谈话,怎么说呢,我感觉她好像很心事重重,且精神恍惚。临走时欲言又止,我问了又说没事。我觉得她很可疑。”

姜纬点点头,“她还提出要见死者,确实有怀疑。小刚,从即日起,你暗中观察那名叫做粟薇薇的娱记,有什么异常随时上报。”

“是。”

粟薇薇一直觉得,从业两三年,她一直兢兢业业,虽然换来的是许多责备和中伤,但她觉得。自己实事求是,从不昧着良心夸大或者虚构,哪怕是曝光别人的隐私,她也做得坦坦荡荡。

如果没有这一次意外发生的话。

她熬夜搜查了关于沈夕的资料,除了周柯杰,沈夕身边还有不少人有杀害嫌疑,这当然只是她的猜测,比如在沈夕曝光出轨就扬言离婚撇清关系的富二代陈峰,比如曾经跟沈夕为了抢戏撕破脸皮的女星苏梦果,再比如跟沈夕同父异母,这几年一直暗地里争财产的妹妹沈黎。

她将他们的关系一一记录在纸上,慢慢分析着他们彼此的关系。除了情夫周柯杰之外,另外三人与沈夕都有或多或少的过节。

她想得太入神,以及连纪程然什么时候进了她的房间都不知道。

“这四个人中,到底谁才是杀害沈夕的凶手呢?”她盯着白纸,喃喃自语。

“也有可能谁都不是凶手。”纪程然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出现,着实把她吓了一跳,“谁让你进来的?”

“老婆,我还不是看你今晚没什么心情吃饭,特地给你做了一碗面条。谁知道你居然不领情。”他很委屈地撇撇嘴。

粟薇薇看了那碗色泽诱人,香气扑鼻的面条,还泛着滚滚热气,不由软了软语气:“我虽然同意让你住下来,不过咱们约法三章,以后不许进我的房间,还有不许在这里捣蛋,听到了没?”

要是看他孤零零一个人有点可可怜,她才不会让他住进来。

“先吃面吧,快凉了。”他很体贴地抽开笔记本和白纸,把面碗朝她面前移了移。粟薇薇也没有阻止,今晚她的确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已经饥肠辘辘,恰好纪程然煮面的手艺又是一流,她吃得很满足。

在这种难受的时刻,有个人关心着,还能做出滚热可口的饭菜,顺便陪自己吵几句打发时间,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在她吃面的当儿,纪程然顺便看了下她做的笔记,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他早就知道她是个相当负责任的娱乐记者,跟别的狗仔只知道报道八卦不一样,她更在乎的,不是八卦,而是真相。

这份表格罗列得井井有条,看得出她是真心想抓出伤害沈夕的凶手。

他隐隐对这场凶杀案有点印象,不过那一世的他,发生这起案件时,他人尚在国外,只是因为轰动国内外,所以他才会有点印象。

而轰动的原因,自然不仅仅是因为沈夕的死。他隐约记得,这场凶杀案,是一场预谋许久的连环杀人案。

他不惜一切回到过去,可不是想看她去冒险,而是想要改变命运,改变他心爱之人的命运。

她吃完面,看到纪程然正对着笔记本发呆,撇撇嘴:“你又看不懂,快还给我,有时间还是好好找份正经工作。我丑话说在前头,养个阿猫阿狗还行,养个小白脸,那是不可能的。”

言下之意就是,能收留他住下来已是不易,至于那种我有一碗饭一定分半碗给你的好心,绝对没有。

纪程然拖着下巴沉默起来,就在粟薇薇以为是不是自己说得太重了伤到某人的自尊心,他突然一拍掌心,“你说得对,我怎么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哪能能让老婆养着。从明天开始我就找份活儿,好好赚钱养老婆,这样岳父岳母才会放心将你交给我。哎呀,你说我差点都忘了,我还欠你一枚九克拉的大鸽蛋。”

粟薇薇嘁了一声,丢给他个大白眼。

她最讨厌这种没有本事,却喜欢夸夸其谈的男人。没点本事却总是装多牛逼似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哪个集团的高干子弟,谁知道落魄到蜗居在一个女人的家里,简直太**了。

落魄也就算了,他还游手好闲,动不动就胡说八道,什么穿越什么未来,满脑子都是坑蒙拐骗的坏水,这种男人,除了一张脸还能看之外,完完全全就是个渣滓。

纪程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她心里已经一落千丈,正会儿正津津自喜几句哄话终于转移她的注意力。

殊不知,翌日天还没亮,粟薇薇就全副武装,悄悄离开了公寓,依照定好的行程开始工作。

她今天的目标,是沈夕的丈夫陈峰,据说,陈峰昨晚上已经回国,此时正下榻在陈家豪宅里。而她要做的,就是蹲守在陈家豪宅外,随时关注陈峰的一举一动。

既然周柯杰不好接近,她就不信接近一个富二代也那么困难。

粟薇薇自以为这一切安排得天衣无缝,就连同居人纪程然都瞒过去。却不知在她前脚刚离开公寓时,另外一间卧室里的纪程然,突然睁开了眼睛,平静跟了出来。

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在他前面,居然还有一辆车在跟踪粟薇薇。而前面的粟薇薇明显还不知道。

笨老婆,被这么多人盯着都没发现。

他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她的行动力和好奇心,本以为一番话已经说得够吓人够慎重,结果她表面上没说什么,一逮到机会却浑然不顾。

这风风火火的性子虽然很迷人,却也令他操心。

未多想,纪程然不动声色地跟在那辆车后面,同时联系躲在暗中的陆白调查那辆车里面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此时,满心想着要怎么搜查证据的粟薇薇,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成了那只“蝉”,身后还跟着几只螳螂和黄雀。坐车到了市郊一处住宅区,这片区域大都是豪宅别墅,住的都是广城有头有脸的有钱人,可谓非富即贵。

下了车后,她暗暗将DV放进单肩挎包里,眼睛不动声色地扫视四周,这片豪宅区四周都有监控器,保安门卫也比比皆是,好在她对这里还有点熟悉,特意走了小路,从附近的公园走进去,渐渐靠近陈家豪宅。

这里的公园都是住在这里的有钱人捐赠建成的,风景环境自是不用说,虽然这里是富人区,但也有不少普通人会来这里散步。从公园的南门穿进去,就有一条小道直通陈家豪宅。

默默盘算了时间,粟薇薇小心翼翼往小道走去。

此时,跟在她身后的那辆车里也停在公园外面,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下来,先是警惕看了四周一眼,然后朝着对讲机小声说:“报告姜队,粟薇薇有动静了,她来的地方,就是沈夕丈夫陈峰的家里。”

“密切注意她的动静,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是。”收了对讲机,莫小刚确认身后没人跟着,方才继续跟上去。

纪程然从一株榕树身后走出来,看到莫小刚跟上去,在原地慢吞吞兜了一圈,这才悄无声息跟上去。之前他还担心着薇薇的安全啊,不过在发现跟踪的人是警方时,这种担心反而降低许多。

大概是她太关心这件案情,反而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冤家小说
  3. 民国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