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魂断江湖

更新时间:2018-11-28 15:24:29

魂断江湖 已完结

魂断江湖

来源:青墨云作者:醉卧红尘分类:武侠主角:风清扬周妍

火爆新书《魂断江湖》是醉卧红尘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风清扬周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湖是情是意,是刀光剑影是英雄儿女,但更是孤独、是寂寞。当你踏入江湖,手中的剑不再是剑客手中誓死捍卫的尊严,而是在孤独寂寞时,陪伴自己的好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依旧在飘落,并未停止,就连整个西府风家的‘静雅园’之中也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外衣。

‘静雅园’在距西府风家不远之处,据说是西府的府主风鼎天,在风清扬的十三岁时为其专门建造的,其建造面子方圆百里,其中有花园,亭子,武场,经楼,书阁,假山等等。据说当时西府动用了上千劳动力,花费了数月之久才将其建好。

其中每一个房子之中皆放着三鼎火炉,不管啥时候皆在袅袅而燃,从未间断;其中更有数千人的精兵的把守,不过这些却不是西府的军队,而是风清扬的私人军,他们不对西府负责,只对风清扬的负责,在当初歼灭达奴两万精兵的战役之中,这支军队具有不可磨灭的功劳。

不过奇特的是,‘静雅园’之中却没有一个仆人,因此园中不管在何时皆略显安静。

‘静雅园’书阁之中,一位少年,年龄应该应该在十八岁左右,脸色虽略显青嫩,但嘴角的笑容却为他送入了丝丝的放荡不羁,高高竖起的、绑在一起的头发为其添了几分的俊俏。

总而言之,这位少年张的还是挺俊俏的,若是将其放在女人堆里,必能让无人的女子尖叫不已。不过却也存在着一点点的美中不足,那便是:他做的一个轮椅之上,他的脸上过于白,貌似是长期生病所致。

而他便是西府风家的三公子风清扬。

洁白的雪依旧在飘,一阵寒风骤起,吹的无数的雪花偏离了它原先的轨迹,但却好在雪花依旧是飘落在了地上。但它也吹开了书阁的窗户,窗户自己的却不能自己关上。

书阁之中,正在翻书的男子,不由一顿,伴随着寒风携带着一片片席大的雪花而来,飘飘洒洒的落在了男子的肩上,男子不由身躯一抖,脸色也再次苍白了几步。然后便向窗外大喊了几声。

“祥嫂,祥嫂……”

夹杂着阵阵咳嗽声音的呼唤之声幽幽而去,不过却没有人答应。

男子苦涩一笑,看着正大开的窗户,笑容再次苦涩了几分,然后便自己摇摆着轮椅缓缓上前,来到了门前。

门刚刚推来,一股寒风突来,无情的袭在了男子的脸上,顿时男子身躯再次一颤,脸上也再添苍白。

“下雪了。”看到外面飘舞的雪话,男子不由喜声而道,显然他很喜欢雪,但他的身体却不喜欢雪。

于是男子便再次摇摆着轮椅向门外而去。

雪花飘落在肩上,也融化在了身上。男子轻轻一笑,手中的折扇一摇,一张洁白的纸上点缀着苍劲的两个字“清扬”,折扇轻轻一摇,不过扇过来的风不是冷风,而是带着丝丝的热气的风,因为这把折扇是男子师傅特意为男子炼造的,让男子少遭受写病痛的折磨。

折扇一摇,丝丝的热风而来,但却化解不了男子此时的冷,他的身躯依旧在发抖,他的脸也苍白了起来,但笑容却堆满在他的脸上,只因为他喜欢雪,他的喜欢与别人的不同,他的喜欢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挥之不去。

他最喜欢雪,但却最不喜欢冬天,听说南方也下雪,冬天却不是很冷,他很想去看看,但却从来没有去看过。

男子看着漫天飘舞的雪花,竟不由伸手欲要接着飘飘而下的雪花,但在雪花落入男子的手中之前便融化了,因为它出现在了另外一个人手中,一个女子的手中。

一袭白衣随风而舞,一张泛着点点嫣红的小嘴唇,使人忍不住欲要咬一口,一个纤细始终在摇摆的蛮腰,是你时刻皆想将其搂在怀中;一张本不应该出现在俗尘之中,但偏偏出现在了此地的面容,让是留恋往返。

而在女子出现的瞬间,男子也笑了,他只是笑,一味的笑。

不是尴尬的笑,也不是苦涩笑,而是讨好的笑,不错是讨好的笑。因为这个女孩是整个‘静雅园’中唯一一个敢骂他的人,或许是整个西府之中唯一一个敢骂他的人,但却不是西府之中,而是男子的未婚妻周妍。

“雪是不是很好玩啊!”周妍脸上尽是笑容,但熟悉周妍的风清扬知道,这不是笑容,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短暂的晴空罢了。

“还可以吧!”风清扬一脸讨好笑容,轻声说道。

“还给我还可以,我看要是我不回来,你给我就要一直呆在这,是吧。”看见风清扬的笑容,周妍空有满腔的怒火却无从发泄。

在语落的瞬间,周妍便将身上的唯一一件雪白的大衣披着的风清扬的身上,然后便再次发了句闹骚,“你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言语之中却充满着柔情。

轻轻一笑,缓缓将手中的折扇一收,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已沾满片片雪花的手,竟缓缓上前探去,欲要抚摸周妍那比雪花洁白几分,并红润几分的脸颊,但他的手臂却停留在空中。

原本周妍的身高与风清扬就相差无几,但此时风清扬的坐在轮椅之上,周妍却站在,所以一时风清扬竟够不到周妍的脸颊,而那一双细而白的手便停留在了空中,随后便是一声苦涩的笑容。

“哎!看样子我真是个废人。”言语虽很伤感,但在说话之时风清扬的脸上却竟是笑容。

“你咋又说这样的话。”周妍不由白了一眼风清扬,不过这一记白眼却是风情万种,然后轻轻将要一弯,来到风清扬的之前,蹲下,将风清扬的手放在了已冻得微微有些发红的脸颊之上。

“就喜欢这样看你,这样可以将你记在心中,若有一天我突然走了,不至于我忘记你。”风清扬道。

“你给我啥意思?”周妍脸色一变,原先微微有些发红的脸此时竟显的微微有些发黑,瞬间起身,就连语气也变得不太友善,起身就走,不过走在半路却停留了下来。

看着已起身离开的周妍,风清扬不由轻轻笑了起来,他笑的很是随意,就像寻常的情侣之间的笑,他的眼神也很是温柔,能融化无数的东西,但却融化不了此时的雪花。

周妍轻轻将身躯一转,看到那熟悉的笑容之时,她也不由笑了起来,然后她便再次走了过来,再次拉着风清扬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好像生怕他拿开似的。

看了无数次的人,却始终看不够;摸了无数的次的脸,但他却依旧喜欢摸。

雪越下越大,二人却皆不愿回屋,风清扬的脸上不知为何变的微微有些红润,二人的头顶也渐渐笼罩一层雪白。眨眼一看,二人原本乌黑的头发此时竟变的花白了起来,就像顷刻之间二人皆回到了百年之后。

然后二人皆不由笑了起来,不过二人皆是轻轻的笑。风清扬的自生病以来就从来没有张口大笑过,而周妍自来到‘静雅园’之后便也没有在张口大笑过,就连整个‘静雅园’之中也从来听闻不到大笑之声。

风清扬刚欲轻轻擦拭周妍头顶的雪,但在手还未到达周妍的头顶之际,一只手便将其握住,然后周妍笑着说道:“不要动,这样我们可以在一起白头。”

然后二人便谁也不动,皆注视着眼前之人,时间也突然在此时禁止了,但飘落的雪花依旧。

“咳咳”二人的头发还没有白,一道声音便在身后响起,随后传来一声略显责备的声音,“周小姐,你怎么跟公子一起胡闹啊!”

两道身影轻轻一抖,头发再次变成了黑色。原来要与自己心爱的一起白头,也不是一件易事。

“祥嫂,你就不要怪妍儿了,这不是我想看雪,妍儿拗不过我,所以……”风清扬的再次用自己的笑容贿赂祥嫂,但这次却没有成功。

祥嫂白了一眼风清扬,然后将身上的大衣接下来劈在了周妍的身上,一边轻轻拍到着周妍肩上的雪,一边还不忘发几句闹骚,“公子真不会关心人,周小姐女孩子家家的身体本来就单薄,要是感冒了咋办。”然后便将衣服系好,便端着一脸盆的煤炭走进了屋,在走进屋之后看见依旧没有动作的二人,不由喊道。

“还不快进来。”

二人轻轻一笑,周妍连忙推着风清扬的轮椅向屋里而去,但在途中依旧不忘的是数落风清扬,“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祥嫂才不会骂我,哼。”周妍完全一副小人的模样,但风清扬的却是一味的轻笑。

祥嫂是一个年龄已超过半百的妇人,至于她的原名是何就连风清扬也不知,他只知道自他父母去世之后便是祥嫂将他拉扯长大,所以在心底他很尊重祥嫂。

走进屋中,祥嫂将门与窗一并关了,然后添了些火,才说道:“亭先生,让你小心一点,你怎么这样不让你省心啊!还有你周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纵容公子啊!若是这样下去,你管不住公子了咋办啊!”

在数落二人之际,祥嫂连忙脱下二人外套,并将衣服放在火炉旁边烤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修仙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