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侠史

更新时间:2018-11-27 16:33:36

侠史 连载中

侠史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笑无颜色分类:武侠主角:风清月王静浅

甜宠新书《侠史》由笑无颜色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风清月王静浅,内容主要讲述:人们总爱说世界,总爱说江湖。那么,世界是什么呢?江湖又是什么呢?其实,一个世界就是一个江湖。义兴就是一个江湖。义兴,也是一个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只为相取换玉心

人们总爱说世界,总爱说江湖。

那么,世界是什么呢?

江湖又是什么呢?

其实,一个世界就是一个江湖。

义兴就是一个江湖。

义兴,也是一个世界。

义兴大地被一座大山分隔成东西两半,大山之间唯只有一个宽阔的山谷贯通东西,为东西之道。

东西之间往来皆于此,故山谷之中,商铺林立,车水马龙,尽显繁华之态。

谷中有城名为阴阳城,分阴城,阳城。此时的阴阳城里是这样一番景象。

阴城正值晌午,艳阳高照,而阳城却已经入夜了,灯火通明。

唯有阴城阳城的交界处被唤作阴阳界的地方是几乎常年不变的朦胧。

阳城之东的郊外有一幽谷,幽静而又十分奇特,其形弯弯似月,宛若天上的月亮掉落到了人间。

幽谷周围依山而建了许多房屋,亭廊回榭连接,假山秀水环绕。

整体布局错落有致,房屋又雕梁画栋,俨然一派恢宏的气象,显得极具气势。

便是当今武林第一谷——月谷的所在地了。

和外面的喧嚣不同,此时月谷的夜却是十分宁静的。

旧影独斜,哀伤离。黄昏渐无语,无奈取。凌江清舞,步踏波碎。

凭栏又弄相思曲,泪残愁续。欢言都散作别情,夜揽得,好凉月。

夜已深,残月却如勾,独伴着风清月萧瑟的影子听他的喃喃自语。

这样的夜,这样的月,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入眠?

是什么样的相思?

又或是怎样的心事?

让凉夜更凉,残月更哀伤!

风清月一身白衣胜雪,仰头望月,又在喃喃自语了。

自上次回来后,便是如此,总爱一个人自顾自的在这绿波亭里反复咏诵这首词。

绿波亭坐落在秋水湖边,像一支孤舟停靠在岸。

秋水湖是月谷里的一个天然湖,被稍加修饰之后,平添了几分韵味。

除了绿波亭和亭前连接湖岸的石拱桥,便再没有其他的亭廊回榭了。

不过,正是如此,风清月才十分喜欢这里。秋水绿波映小桥,正好,再多,就繁琐了。

风清月喜欢在绿波亭里赏月,只是今夜的他似乎没了平日的情致。

独自一个人,神情落寞的吟一首残词,伴一弯孤月下酒,却也挨到二更天了。

深夜的冷空气凉凉的贴着身子,夜,其实是有些寒的,风清月却是丝毫未觉,依旧那么倚栏独望。

旁边的残光刀独自泛着青幽的光,似乎也在向那无边的黑夜暗诉心事。

突然,风清月动了!刀声未绝,人已掠出亭外。

轻盈如三月的春风微拂,迅疾如天空的流星一瞬。

波光粼粼,金光闪闪,秋水湖微波荡漾,闪烁出黄金般的光芒。

风清月步踏水波,似仙子凌波起舞般的飘逸,又似蜻蜓点水般的轻盈。

残光刀的刀身泛金,闪烁不停,如夕阳铺江般的金黄残光,顿时把秋水湖的湖水也染上了一层金色,星星点点,闪烁不停。

又如朝阳初升,远远看去,似乎真有一轮金轮从秋水湖冉冉升起,然后在湖面不停的跳动,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就是不肯脱离湖面而去……

一曲终了,夜已恢复宁静,除了微微散开的水波,似乎再没有人知道。

残光刀的那层金光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刀本身的青幽。

风清月立于秋水湖畔,婉自看着手里的残光刀发呆,久久,才轻声叹道:

“江湖有步踏波碎,武林寻刀残光诀。江湖人人都道我碎波步,残光诀利害,又怎知,碎波踏尽,残光过后无尽的孤独与惆怅呢?哎!静浅,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愁绪......哼,怕只有你才能读懂我的心情吧!也罢,就让师父他老人家责骂吧!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赶在星楼的掌门即位仪式之前见你一面!”。

风清月消失了,凉夜渐渐恢复宁静,只有秋水湖面微开的波痕和深夜里的一声叹息知道有过这样的夜晚。

阳城,灯火阑珊富贵城,可谓处处是锦乡。

一条河流从城中穿过,河流两岸正值灯火通明。

繁华三千东流水,尽是胭脂泪。

这条河叫胭脂河,是义兴大地最长的河流盘江的支流。

是夜,人们就在这里寻欢做乐。

这里,永远都是这般的喧嚣与嘈杂。

有人在这里夜夜笙歌,或是强颜欢笑,只为了那难消的寂寞和无奈;

亦或是因为何事触动了情丝,又唤醒了那离别的恨,又流了那幽怨的泪。

有人在这里一掷千金,或只求一醉,人生几何,对酒当歌。

醉了,便不累那世间百态,也不用管那岁月如何蹉跎;醉了,便可以在梦里青云直上,快意人生,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吧。

又或者,只为了惊鸿一瞥的笑靥,得佳人一笑,哪怕倾尽所有又如何呢,一笑倾人城啊

不过,这些都与风清月无关,他是不可能来这里的。他喜欢静,如王静浅的静那般。

夜未央,阳城仍然处在他的热闹中,而风清月此时的心情无疑也是热闹的,站在诺大的天商府前,他竟然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终于平定了心情,所以,天商府前已失去了他的身影。

碎波步展开,这天商府还不来去自如?这座天商府,是号称“天下第一商人”天商王锦的府邸。

王锦,年龄不过30出头,却在江湖上博得了“天商”的称号。

据说这天下,无论哪一行哪一业的生意,都有他的份儿。

虽然武功一般,但在江湖上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商界,更是大佬中的大佬。

因为长相不错,年龄不大而且未婚,不知道有多少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想嫁入王家。

不过,却被他一句话几乎打碎了所有想嫁入王家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美梦。他说:

“如果是比我妹妹还要貌美而且有才的女子,我倒是愿意见上一见!”

王锦的妹妹,王静浅,传说中的武林第一美人。

有倾国倾城之貌,堪比易安之才

不过,传说如此,真正见过的人却少了。

毕竟能进天商府的人就很少,能一睹佳颜的人就更少了。

就算是天商府的人,除了贴身丫头,见过大小姐的人也是十分的少

。王逸轩算一个。

他是王锦的管家,经常替王锦出席各种活动和打理各种生意,在王家的地位十分的高。

模样极其俊俏,眉清目秀,皮肤黑黑的一个少年。

来历不明,有人猜测是王锦已经死去了的父亲的私生子。不过猜测始终是猜测,王家从来没有对这件事表过态。

所以,王逸轩一直有点小神秘。

因为他不仅是天商府来历不明的管家,而且还是一个武功好手,有一身不俗的武艺。

在阳城名声不错,还听说许多被王锦拒绝了的武林名媛都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呢,他还因此得了一个“小帅侠”的称号。

一个巨商的管家,富贵自不必说,还有一身好武艺,年轻帅气,也难怪别人关注他了。

不过,和风清月相比,王逸轩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同样年轻帅气,王逸轩就只能在阳城小打小闹,而风清月却已经名动江湖。

几次战绩,也早已成为武林津津乐道的谈资。

所以,风清月根本不需要对这个死党王逸轩感兴趣。他在意的,是王家大小姐:王静浅。

风轻柔的浸过帘子,送来悠悠的琴声伴着阵阵婉转如莺的歌声:

“旧影独斜,哀伤离。黄昏渐无语,无奈取。凌江清舞,步踏波碎。凭栏又弄相思曲,泪残愁续。欢言都散作别情,夜揽得,好凉月。”

悠扬处似正离别时的不甘,似对离别的怨恨对恋人的不舍;

低沉时又似离别后的惆怅,似诉不尽的愁和望眼欲穿的期盼。

琴声落,微风徐。

纱帘被风荡开,只见如葱根般的纤纤玉手轻轻地抚摸着琴弦,手的主人却被纱帘挡住了容颜。只见青丝如瀑撒在及地的罗裳上,罗裳流光微转,让佳人的容颜变得更加的不真切。

微风过处,阵阵清香久久不散。一会儿,玉手离开了琴弦,攀上了一缕青丝,然后细细有叹息响起:

“书山字海寻韵句……”

一语未罢,却是身后传来一句:

“只为相取换玉心!”却是风清月的声音。

“静浅,我来了!”风清月温柔道。

泪,终于有了流的理由,不必再噙在眼角。

秋波含情,点点泪光,每一滴,都叫相思。

这样难眠的夜,以为唱你的词就可以不那么想你,却不想,夜不能寐,更把相思独弄苦!我,一个人,这相思泪怎堪流?

可巧,你却来了,可见,相思的,不止我一个人,你记得你的“只为相取换玉心”!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总裁小说
  3. 古代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