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仕途红星

更新时间:2018-08-01 23:47:15

仕途红星 连载中

仕途红星

来源:掌中云作者:庄三疯分类:官场主角:冯北山

主角叫冯北山的小说叫《仕途红星》,它的作者是庄三疯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谁是市长红人?或者说,谁是领导红人?是办公室主任,还是秘书?是财政局长还是公安局长?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很多人可能深得领导重用而大权在握,但他不一定是领导红人,而有些人似乎身处江湖之远,却零距离的和庙堂高处的领导心心相系。能成为市长红人,是很多人的梦想,他将怎样演绎他的官场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市电影院在市中心人民路上,这晚上映的是刘德华、陈百祥、吴君如、冯淬帆、曹查理、关之琳等主演的电影《最佳损友闯情关》。

电影开演15分钟后,见票已经卖完,售票员梁雪梅关上售票窗,打开票房门走了出来。

和电影开演前热闹的场面不同,电影开演后,影院门口安静了许多,几个卖瓜子、小吃、冰糖葫芦的摊贩也坐在一起聊天。

梁雪梅刚走到影院门口,一个喉结突出的瘦小个子青年冲了上来,问道:“你是梁雪梅吗?”。

老实巴交的梁雪梅本能的应了一声,问:“什么事”。

话音刚落,大喉结就一拳砸在梁雪梅的鼻梁上,鲜血顿时喷的满脸都是。紧接着,另一个混混冲了上来,一脚把梁雪梅揣倒,两人的脚同时题向梁雪梅瘦弱的身体。

“老子今天就踩死你,狗B,看你老公还敢不敢呈能耐,**。”

遭遇此突变,梁雪梅彻底被打蒙了,鲜血把粗布衬衫浸红。几个小摊贩连忙过来劝驾,被另外几个围观的小混混挡开。

“住手,你们住手!”正和小静路过电影院的小广快步上前,大声呼喊起来。

C市市中心并不大,市民逛着逛着一般都会路过人民路电影院这里。

大喉结一看是小广,下意识的停了下来,而另外几个乡下小混混则把色迷迷的目光投向了小静。

“小妞,长的不错啊”,一个混混朝小静伸出右手,准备摸小静的下巴。

上世纪80年代末,香港电影逐渐进入大陆,加上思想的逐步解放,一些不入流的小混混时常以在大路上调戏妇女为荣。

大喉结是领教过小广的,知道这个年轻人不能惹,刚想劝阻,却已来不及。

小广看见小混混朝小静伸手,立即一脚踢过去,狠狠的踢在那小混混上,这时,几个围观的小混混一起朝小广扑了过来。

包括大喉结在内,全部严重低估了小广和小静的力量,这个被小广踢了一的人是幸运的,多年以后他完全可以自豪的说:“市委书记冯广田25岁的时候就踢了老子一。”

根本不需要小广动手,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5、6个精神饱满的锐气青年,几下功夫就把这几个混混全部擒拿,拷上手铐。

当时现场的摊贩是这样讲述的:

小吃贩张三:那些大侠是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个会飞会跳。

水果贩李四:不是什么大侠,是武警支队的武警,我看他们走路的姿势就知道了。

冰糖葫芦王五:不是,是中南海保镖,我听他们说话是北方口音。

一身血污的梁雪梅被小静搀扶起来了,一辆微型面包车警车也很快来了,那5、6个锐气青年象塞垃圾包似得把大喉结一伙塞进警车,小广、小静带着梁雪梅坐上一辆人力黄包车往医院赶。

电影院边上100米就是C市第二人民医院,黄包车师傅很快捷的送到急诊部门口,那5、6个锐气青年几乎同步也跟过来了。并且下意识得围绕在小广和小静周围。

“王队,我去下局里”,一个锐气青年向另一位浓眉大眼的锐气青年请示道。

“行,你去吧,三强,不能放了他们,我会向宋局汇报”。王队交代说。

急诊部医生很快对梁雪梅进行外伤包扎,王队向小广和小静敬了礼,掏出警官证自我介绍说:“报告,我是C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机动中队队长王大山。”

同样出身军旅世家的小广和小静知道,这是典型的军礼。由于两人怒气未消,俩人只是轻应了声,点头示意。

一个满头大汗的男子跑进了急诊部,他跌跌撞撞的问:“我老婆呢,我老婆呢?”

王大山一个箭步拦住了这个男子,轻声喝道:“你哪位?”

这个满头大汗的男子显然急了,右手一挥弹开了王大山的手,“我找我老婆!”

好猛的劲道,王大山内心不由一赞。凭直觉,眼前这个人不象坏人,可在C市居然有此人如此劲道、能轻松把他弹开,王大山不由刮目相看。

“这是何师傅”,电影院保卫科长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

王大山亮明了身份,安慰何东海说:“你爱人在里面检查,请放心”。

医生也走出来了,告诉说:“外伤已经止住,没严重内伤,现在检查颅部,请安静”。

“是你?!”何东海看到了小广,内心顿时涌起一股暖流。

“绝不能放过大喉结!”小广也认出了何东海,眼前这个身怀功夫、老实憨厚的男人就是自己今天遇到的长途客车司机。

何东海咧开嘴礼貌性的笑了一笑,刚才和王大山无意中较量了劲道的手伸在后来擦了两下……

医生再次走了出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伤员没内伤。家属可以进去了。

看到病床上的瘦弱的妻子,何东海的泪水夺眶而出。由于出了不少血,梁雪梅脸色很苍白,她拉着何东海的手,指了指小广,嘴唇颤抖了一下,眼神充满感激。

何东海尽管退伍多年,可对周遍事物的分析辨别能力是永远不会下降了,他清楚,眼前这个青年再次帮了他们辛苦的夫妻俩。

王大山把自己带来的四个便衣警察全留下来照顾梁雪梅,自己带小广他们去局里,一来他担心万一大喉结还有同伙来医院复仇(显然这是高估了大喉结这活低级别的小混混,但这种考虑又非常必要,因为他当时并不明白,这个瘦弱的妇女和他受命保护的人有没有什么关系。),二来,他之所以敢在大部分人留下,是因为何东海也要一起去公安局,他敢确定,这个何师傅绝对是个会家子,作战能力在自己之上,并且,眼前这两青年,绝对是有恩于他。王大山觉得自己找到了最佳搭档。高手之间,往往是一瞬间就知道双方的斤两。

到公安局后,何东海配合做口供。

小广和小静气呼呼的坐在里面的队长办公室,当一个民警进来向王大山汇报说:“王队,大喉结是金针镇镇长刘水生的儿子。”

“连他老爸也一起查,绝对不能放过大喉结”,小广捶着桌子,站起来怒道。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贵族小说
  3. 百合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