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灵世诀

更新时间:2018-08-01 23:39:13

灵世诀 连载中

灵世诀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桃天香分类:仙侠主角:凤黎

精品小说《灵世诀》是桃天香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凤黎,内容主要讲述:神界末途,灵世难寻,平静万载的仙域能否再次历经鲜血洗礼?昔日铁血,如今柔骨,遗忘前尘的女主能否再战巅峰?敬请期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火红的三足凤凰凌空傲立,脚下踩着的是九轮轮转不停的骄阳,它清啼一声不屑的俯视着众人包括四位界主。

“九阳栖乌!他竟然已经初步练成金乌剑冢了。他从没说过……”宋玄呆滞的喃喃自语。

施天仰头看向声势浩大的金乌剑灵,作为仙帝他有多久没有仰视了,如今全场轰动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千年前的那次炼仙会,那个属于他的时代。而现在,已经有更优秀的后辈了。

宋玄瞬身来到高台,刚一伸手扶起宋熙风,就被直冲而来的金乌剑灵打断,它双翼一扇就是一片金色火海和铺天盖地的紫电。这是从古至今唯一一只带有雷电属性的金乌。

与此同时,苍骨也出现在血邵衣的身边。虽然他没有受金乌剑灵的攻击,但收服那些枯火也十分伤脑筋。

“哥,你醒醒。”不知何时宋茗音跑上来。

宋玄一边发动剑冢压制金乌剑灵,一边急切喝道:“茗音,离开这里。”

宋茗音忍着灼烧的痛苦道:“不行,哥哥的伤那么严重再不疗伤会危及性命的。”她无畏的看了眼浑身浴火的金乌又看了看浑身鲜血的哥哥,干脆利落的抽出广寒剑。

“你是在用他的血燃烧自己,我不会让你继续伤害他的。”她割破手腕,将大量流出的鲜血全部抹在广寒仙剑上,直到其上凝结一层血红的薄冰才封住伤口。

宋茗音此时的脸色比宋熙风还苍白,她快速掐诀,广寒剑呼啸着冲上半空变为一只巨大的白色雪雕,不甘示弱的和金乌剑灵相对而立。一边火雷漫天一边寒霜雪降,水火不容。

宋玄扶住就要倒下的宋茗音,疼惜的说:“你这孩子竟然敢血祭剑灵,白鸟本就是凶兽你就不怕日后降不住它吗?”

宋茗音虚弱的摇头,“只要它能对抗金乌就够了,我也可以保护哥哥一回。”

宋玄叹口气没再说什么,只是望向血邵衣那边。

“不用担心,”宋茗音安心的闭上眼睛,“有小黎在,我相信她。”

苍骨眼睛赤芒微闪,一盏赤红灯盏出现在他身前。他一挥袖抹去灯座独剩一团火烛,火烛一抖分裂成数十团小火苗飘浮到各处枯火。

凤黎站在苍骨身旁,看着几团火焰说:“灰色的是枯火,你的又是什么?”

“骨火,修罗骨火听说过吗?”

枯火慢慢的被骨火包裹其中,回到苍骨身前。凤黎看向血邵衣,“他不但气血大损,而且神识也濒临崩溃。”

苍骨收起灯盏,召来几人扶走血邵衣,才带着拒绝意味的笑容说:“凤黎姑娘也不要太看不起我这个界主啊,你和茗音姑娘放心吧。”

凤黎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走向那边神色萎顿的宋茗音,“你因为一些理由拒绝我的帮助,而我因为宋茗音才愿来此一问。你我同样的虚伪,只是可惜了她的全心全意。”

宋熙风那边也得以解决,宋茗音的白鸟剑灵大大消耗了宋熙风剩余的仙力,自然也维持不了金乌剑灵,以两人双双晕倒结束了这场混乱。

龙化桐看着下面的混乱感叹道:“这场比赛精彩是精彩,可惜代价太大了,这几个孩子没有十天半月的恐怕是痊愈不了了。”

施天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似是毫不在意之前的状况。

经过这场比赛,宋熙风仅以地仙修为悟出金乌剑冢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为仙域独一无二的记录。当然枯火的名声也传遍仙域,可想而知这会是日后新一种恐怖的火焰。

夜晚,修罗界行殿。

“谁?”

“凤黎。”

门被人轻声打开,苍骨却伸手拄在另一边门框,很明显不让她进去。他抬眼向四周看了看,除了如水月色再无其他影子,“凤黎少主还不休息吗?”

“你这是第二次阻止我了。”凤黎直视他说:“又是和其他界主有关吗?”

“没有,你别多想,”苍骨不自觉的柔和了神色,“我只是担心你。”

凤黎却是脸色一变,这种感觉又来了。他到底在隐瞒什么,为什么他总是像在看一个站在悬崖上的人,想要救她又在犹豫。

苍骨和她对视片刻,拿出一颗水滴形的红石项链递给她,“这个你时刻戴着,你不想理会便不要在意它。”

凤黎低头看了看,“我觉得很奇怪……”

“没有,很好看而已。”苍骨露出好奇的表情,“我更奇怪你为什么对茗音少主格外的和善。”

“她说我很特别。”凤黎不管他听不听得懂,“你是打定主意不让我进去了吗?”

苍骨退到一边反手推开门,举止有礼的说:“当然不会,请进。”

屋内血邵衣静静的躺在床上,不过看脸色已是好了许多不再灰败。

“宋熙风少主的伤势如何了?”

“没有大碍,力竭而已。”凤黎挥手调动轮回之力,淡青的光芒笼罩在他眉心,片刻后她收回手说:“苍骨界主果真神通广大。”

身后的人没有出声,她继续说道:“选择枯骨道,他真的不怕最后的结局是一副枯骨吗?”

“他愿意冒险我不会干扰他。”苍骨平静的看着血邵衣,听上去就像不愿管他死活一样,无情极了。

“恩。”如果是宋茗音在这里恐怕早就吵闹起来,她最见不得他人无视生死的态度。但是,凤黎只是淡淡的应声。有的选择已经是幸运了,生死又哪里那么重要?

“有时候我觉得你太镇定了,好像什么事都吸引不了你的注意。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看得出你想要改变。”苍骨想到了什么,“你有选择的机会。”

凤黎不懂他话中深意也不着急问清楚,转身走到门口才说:“茗音因为身体问题不能参加比赛,所以明天就是我的,你要来看吗?”

“自然。”

第二天凤黎刚站在高台上就听到一声大喊,“小黎,可别输了啊。”

中气十足的一听就是没有大碍了,她把目光放在对面怀抱瑶琴的少女身上。

“离界少主你好,我是道界少主名为汐雨。”

鹅黄衣裙的女子眉心画着一枚菱花,随着眼睫眨动而开合,更显得她柔美娇俏。她柔柔的欠身施礼,轻声细语的好像正在参加一场盛大奢华的宴会,而不是刀锋剑雨的比赛。

凤黎多看了几眼她怀里的瑶琴,也不失礼数说道:“离界少主,凤黎。”

佳人苑曲,眉眼如画。汐雨刚见到这位离界少主时就在心里暗自感叹,明明是一副柔弱面容但独独一双眼睛刻满了刺骨冰霜。

她的眼神并不残忍暴戾,但在她看着你时,眼里的黯然让你的身影都褪去了生机和活力。就好像这世间在她的眼里就是一座永远埋葬在冰雪、隐藏在寒风里的坟墓。

真是一双可怕的眼睛呢。汐雨不敢再直视她,低头说:“凤黎少主不想比试,是吗?”

凤黎微微一怔,拿出舞红斜指地面,“别多想,别多说。”

汐雨点头,退后几步抬起素手缓缓拨弄六根琴弦。动听的琴音跃然耳边,时而如清风拂过时而似晓风残月,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沉溺其中,可危险就掩藏在安宁中悄无声息的接近。

凤黎并不受影响,在琴声一响起时就挥剑组成剑塔,她听着塔外连续不断的金属撞击声却看不见任何有形的攻击就知道,汐雨是仙域少见的音修。

两人一方是无迹无痕的音波,一方是虚影重重的剑气,都是杀机暗藏置人死地。谁也没想到两个柔美的女孩子打起来时没有一招花架子,简单的不浪费一点仙力。

看来两人都很擅长精细的控制,宋玄看了一会说:“你竟然让你女儿学习《回莲剑诀》,那种残缺的剑法。”

施天全神贯注的看着凤黎的每一个动作,干练利落的动作和凤怡真的一模一样,“她适合这部剑法,那么我的空间术便没有必要学。”

突然汐雨弹奏的速度加快,快到不顾手指渐渐渗出血丝的反复弹奏一段音乐,诡异的让所有人屏住呼吸。

更奇怪的是,汐雨的脸色也很差,好似被人逼着弹出这个音调,自己也无法控制。

凤黎见四周还是一片安静暗道不好,还没来的及放出神识就被一条凭空出现的金色锁链牢牢锁住,紧接着数十道音波合在一起狠狠击中剑塔。

轰的一声,剑塔瞬间破裂,汐雨被反震的气波冲击的连退几步,连手指也被割破。宋茗音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发现汐雨一脸无措。

这一击的攻击力远超出汐雨的想象,明显是她还没有完全掌握的仙术,“咳,咳。”汐雨捂着嘴压抑住不适,仙术的反噬让她受了严重的内伤。

她担忧的看向杂乱的气浪,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眼前。她面上一惊又惶恐的看着脚下,血珠分崩离析的滚落在地面,粘腻的声音令她都感到了疼痛,而那根崩断的线就是满身伤痕的凤黎。

“凤黎少主,你……我……对不起。”汐雨想伸手扶住她又怕触碰到伤口,手足无措的解释道:“我不该随意使用控制不住的音波功,是我有失分寸了。”

凤黎此时连简单的摇头都做不到,不只是因为刚刚汐雨失控的攻击更多的原因是她一直以来的隐患。

在没有《神世决》和舞红之前,她浪费了十年几年的时间来尝试吸收仙气,而其他的修士都在通过试炼或比赛增强身体的抵抗能力和自我修复能力。

所以她的身体就像没有经过风霜打磨的薄冰,稍微承受一点攻击就会使她全面崩溃。更何况是一向以强大攻击力称著的音波功。

“是我技不如人,”凤黎虚弱的垂下眼睛,勉强发出可以震动空气的声音,“在看到你怀里的瑶琴我就该知道的。我输了。”

汐雨听到她认输却是激动的连连咳血,撕心裂肺的样子比凤黎看上去还要惨烈。她用力按着胸口也没能说出一个字,染血的鹅黄衣裙和眉心的菱花一般萎靡。

汐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当她听到凤黎融着血珠滴落的声音就好像滚烫的熔浆淋在身上一般,翻腾的皮肉之苦难以忍受。她半跪在地上,低垂着头,两行泪水顺着柔和的脸庞一滴滴落下。

“你怎么了?”

迤逦妖艳的鸢尾开到汐雨的眼前,她仰起头看着凤黎。

“你很痛吗?”

汐雨哽咽的摇摇头,眉眼被眼泪沁的更加晶亮,犹如一朵从淤泥里洗练的芙蓉。她站起来抹了抹脸颊——绝不轻柔的,“炼仙会有规定,不许使用超过自己真实实力的仙术,我学艺不精是我违规了,所以是我——”

“你还要继续往下走,”凤黎冷静的声音打断她,**涸的血液所破坏的衣裙打不破她冰封的高傲,“有人告诉我炼仙会的目的不在输赢,而是你得到了什么。”

汐雨怔怔的,一双明眸里沉浮着难言的茫然,“可是,可是你是五大界的少主啊,你这样他们会怎么看你呢?”

凤黎讽刺的轻哼一声,下一秒熊熊燃烧的业火虎视眈眈的围绕着两人,森冷的颜色在她的眼睛里凝固成炼狱的冷酷。

汐雨恐惧的缩起肩膀,周围蛰伏的火焰似乎只等她一不留神就会将她囫囵吞噬,甚至不会顾忌它主人本身的意志。

凤黎全无笑意的勾起嘴角,眼神幽深的像是亘古不变的神秘山洞,再剧烈的风也激不起一声空谷之音。而她身旁的青焰紧密的簇拥着她,幽幽的青光汇集成一袭苍冷的薄纱缠绕上她的双眼,不露声色又堂而皇之的把她当做傀儡。

可惜当时的汐雨看到了却没能体会,但也足以她难抵悲哀,“这就是你看到的世界吗?隐藏在冰雪后的就是幽冥地府般的可怖吗?”

一簇火焰跳跃到凤黎的指间,阴寒的气息盘萦至灵魂,“这是我的眼睛告诉我的,你也身处其中。”她用力抓紧,肆意的火焰就如泡影般消失不见。

凤黎直接回了房间,没有等任何人。她根本不在乎伤口,只是简单换了衣服就出神的坐在窗边。这是她的习惯。

我看到的世界?凤黎抬头看着阳光,那么明媚的温暖是她讨厌的,她更喜欢离宫里覆满星图的幽深,无知无觉的可以欺骗几千年甚至几万年。

苍白的少女闭上眼静静靠在窗边,浓密的睫毛如静落花间的蝴蝶,似乎在无比期冀的陷入沉睡。

“你和她说了什么?”宋茗音怒气冲冲的瞪着汐雨,俊秀的眉毛狠狠扭在一起。

“她和我们不一样。”汐雨眉心的菱花褪尽明艳,露水般的眼眸反射出凝结混沌的色彩,“在她的眼里这世间就是冰雪末世,包括她在内都是没有生灵的死寂。”

“你……”宋茗音只觉得她每吐出一字就像一颗砂石用最尖利的一角碾过心上,心痛又心酸的感觉逼迫的她眼圈发红。

“汐雨少主是被她的眼睛吓到了啊。”

苍骨总是说着不温不火的话,挂着优雅的笑容掩藏棱角,只是这次他眼神中隐隐透着危险的意味,“这世间千千万万,有阳光就必会有阴影,有晴天也必会有冰雪,分不清的。”

他俊美的脸庞显现出些许忧郁,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更加迷人,他伸出手指轻轻触碰汐雨的眉心,说出带着怜惜的无情话语,“就像这朵漂亮的菱花痣,谁又能想到这是一种禁忌般的印证呢?”

他对着汐雨身旁的粉衣女子弯起眉眼,完美的脸庞毫不逊色九度神祗里的祭魂神像。然而高贵优雅的能令仙域所有女孩脸红心跳的笑容却让女子脸色发白,她低头道:“修罗界主,太虚少主很抱歉,是我们的错。”

说完便头也不敢抬的拉着汐雨匆匆离开。

“我觉得我很没用,”宋茗音闷闷的声音蕴含了不适宜她的落寞,在空旷的炼仙殿内如洒落旱地的细雨,看不到轻浮的涟漪却悄然改变了更深层的地质,“你懂得那么多可以令她们再不敢多说,可我连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苍骨用缀满奢华饰品的手臂抬起她的下颌,嗓音低沉舒缓带有独特的魅力,“那你想听听我眼里的凤黎吗?”

宋茗音不自觉的被他的声音吸引,顺着温凉的手指抬起头认真看向他。

“她虽然冷漠但不会自暴自弃,她眼神淡然但不是全无感情,在我看来她不是无心无情的活着。”

“她拥有即使行走在风雪里也不惧前行的坚强,而阳光下生活的人很难保留这种坚强。”

他停顿下来,淡红的眼眸闪着异常的明亮,犹如拂去尘埃的明珠,“在别人看来,她有一颗冰封的心,但我更看重她甘愿为此冰封的东西。”

“而我唯一有幸窥见的只有一个瞬间,她说你认为她是特别的。”

宋茗音猛然想起在集市上她说出这句话时,凤黎类似于感动和满足的笑容,明明那么深刻的画面她怎么会如此大意呢?

“我懂了。”她重新露出晃眼的光彩,“在炼仙会结束,我会当面说的更清楚,她前路艰难我就竭尽所能扶持她,总不会让她深陷我看不见的危险里。”

少女抿起嘴角,坚定的表情像是即将上战场的女战神,带着誓此不更的决绝。只可惜轮回无眼,看不懂这值得珍贵的誓言需要多大的勇气。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古言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