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乡村小医师

更新时间:2018-11-08 17:20:01

乡村小医师 已完结

乡村小医师

来源:好书云作者:一万年分类:都市主角:刘旭王艳

小说主人公是刘旭王艳的小说是《乡村小医师》,它的作者是一万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艳遇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刘旭是个孤儿,由玉嫂和乡亲们一块抚养长大。学成归来的他在村里当起了村医。情窍初开的少女,含苞待放的御姐,寂寞孤独的寡妇,盼夫归来的少妇。总之,各色女人都成了刘旭需要医治的对象。原以为乡村生活会很无聊,没想到也可以如此的活色生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9章豆浆的颜色

看着金锁那水灵水灵的眼睛,那微微嘟起的樱桃小嘴,还有那因为被水弄湿而显得更加美味可口的胸,吞下口水的刘旭就突然吻住金锁嘴唇。

刘旭这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金锁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金锁感觉到刘旭的舌头正试图撬开她的贝齿,她才反应过来,随后她就立马咬了下刘旭的舌头。

生疼的刘旭立马和金锁分开,并摇了摇舌头,确定舌头好端端的,刘旭这才松了口气。

瞪着刘旭,明显在生气的金锁就道:“我有老公的!我已经跟你提醒好几次了!之前是因为我中毒了,我才会让你那样。至于给你摸下面,那是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我没有怀孕的,要不然你跟我婆婆说我怀孕了,婆婆准以为我到外面偷人了!”

“我没想到你会生气。”

“你试一试去吻一个结了婚的女人,看她会不会生气啊?”

“应该会。”

“不是应该,是绝对!”哼了声,金锁就道,“记住哦,以后不能再做这种事了。要是走火了,我就没办法跟我老公交代了。”

刘旭都没有想过走火,可金锁竟然想到了这份上,这是不是说明金锁心里其实有想过那档子事?

想到此,刘旭倒是有些兴奋了。这是预示着,只要时机成熟了,他还是有机会推倒这个结过婚,才被她男人要过一次的女人。

之后的半个小时里,刘旭就很规矩地和金锁洗豆子,并将坏掉的豆子都扔到了台子前面的水沟里。

洗完并挑好后,金锁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随后就将黄豆都泡着,并回房间换衣服了。

至于张业,他已经被刘婶叫去搬磨豆子用的石磨。

石磨是用于把米、麦、豆等粮食加工成粉、浆的一种机械。通常由两个圆石做成。磨是平面的两层,两层的接合处都有纹理,粮食从上方的孔进入两层中间,沿着纹理向外运移,在滚动过两层面时被磨碎,形成粉末。

石磨非常的重,两个原石合起来最起码有七十斤以上,所以刘旭是一个一个地搬。

现在是夏天,外头太热,刘旭就将石磨搬到了客厅。

放在正中间的凳子上后,出了一身汗的刘旭就脱掉上衣,露出极为结实和健壮的肌肉。

刘婶正和玉嫂坐在一块聊天,所以看着刘旭那身肌肉,刘婶都吞下了口水。昨晚跟刘婶搞的时候,茅房里也就只有月光,所以刘婶没有看清楚刘旭身上的肌肉。所以呢,这会儿刘身材发觉刘旭还真是强壮,属于那种精壮的类型,特别的有型。

玉嫂当然也有注意到啦,只不过她心里想的是刘旭真的长大了,没有想太邪恶的事。

片刻,金锁就将豆子都端了出来。

见刘旭光着上身,金锁就道:“旭哥,你不害臊啊?”

“我干嘛要害臊?”

“你竟然在我们三个女的面前脱衣服,你真是够不害臊的。”

“一个是我婶婶,一个是我嫂子,还有一个是我的金锁妹子,我干嘛要害臊?”

白了刘旭一眼,金锁就将一桶的黄豆都放在了石磨边上,随后金锁就拿了把小凳子坐在石磨那会流出豆浆的位置前,膝盖上还放着一个水盆。

舀起带有半水瓢自来水的黄豆,金锁就小心翼翼地倒在了石磨中间那个圆孔里,刘旭则开始抓着一侧的木头柄子开始沿着顺时针方向转动。

石磨转动后,豆子就沿着纹理往外侧移动,并被碾碎,加上还有水分,所以粉末就变成了豆浆,并缓缓流出。

看到白色的豆浆,金锁就立马用水盆去接。

“旭哥,你说这豆浆颜色咋样?”

“乳.白色,就像……额,挺好的。”

笑出声,刘婶就道:“哎哟喂,旭子,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害羞啊?直接说像奶.水呗,婶婶又不会笑话你。而且啊,这里的三个女人都是结了婚了,你还怕啥子?”

“玉嫂还没有结婚,”刘旭道。

“其实,”顿了顿,玉嫂微笑道,“其实我算是结婚了,虽然他在新婚之夜就死了,不过已经娶进门,就算结婚。所以呢,我现在其实算个寡妇。”

“我也是寡妇,”刘婶拉着玉嫂的手,“咱们都是寡妇,所以要互相帮助才成。以后啊,你跟旭子想吃饭都可以来我家,咱们就像一家人一样。对了,旭子,我记得你小的时候,婶婶还给你喂过奶。那时候你刚到玉嫂家,玉嫂又没有奶.水。恰好我在带顺子,我就顺便给你喂了,你还记得不?”

“其实是不记得了,不过我知道这码子事。”

“所以呀,你也算是我的半个儿子呢!”

“以后等我发达了,我会好好孝敬婶婶,也会将金锁当成妹妹疼爱的。”

“婶婶虽然上了年纪,不过也想被人疼爱的,”说出这话时,刘婶还瞟了眼刘旭裤裆,明显是在暗示刘旭要用那根来疼爱她。

磨豆浆的时候,刘旭经常要从金锁旁边走过去。又因为金锁是坐着,所以她的视线就恰好和刘旭裤裆平行。每当刘旭走过去的时候,金锁就会忍不住瞧一眼刘旭裤裆。金锁并不是在想着那档子事,因为那次她被顺子弄得非常疼,压根就没有想过做那事会舒服,更没有想过跟刘旭做那事,她只是搞不明白刘旭的裤裆为什么鼓鼓的,就好像那根东西很大很粗似的。

单就一眼看去而言,金锁是觉得刘旭那玩意应该比她老公的雄伟得多。

金锁老是盯着刘旭那儿,刘旭则老是盯着金锁敞开的领口,他发觉金锁已经换了个罩子,这次是非常普通的白色,没有黑色来得诱.惑,但显然聚拢的效果更佳的好,所以刘旭就看到了那白嫩嫩的雪峰。

虽然刘旭之前就看过,还是没有戴罩子的时候,可能在刘婶面前偷.看她儿媳妇的胸,那当然会更加激.动啦!

用食指沾了点豆浆并放在嘴里尝了下,金锁就道:“水加得更好,非常的浓,待会儿就可以泡豆浆喝了。”

刘旭刚要说话,可看到金锁嘴角边的豆浆,觉得美极了。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古代小说
  3. 空间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