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美人藏心

更新时间:2018-11-08 09:50:15

美人藏心 已完结

美人藏心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樱桃小小新分类:言情主角:甄榛燕嗣宗

精品小说《美人藏心》由樱桃小小新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甄榛燕嗣宗,内容主要讲述:一个腹黑女强势回归的复仇故事。母亲早逝,父亲不爱,前有后妈虎视眈眈,后有情敌暗箭难防,小小嫡女要如何与虎狼争斗?本是两看互生厌,怎奈千里姻缘一线牵,不是冤家不聚头。什么?要问美人芳心可堪许?嘿,美人藏心机,生死来相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鞭子轻轻一甩,马车缓缓动起来,两辆马车被一群侍卫簇拥着,渐渐驶入巷子里。

燕怀沙在风里站了一会儿,一言不发的回了书房,准备将剩下的公务处理完毕。

拿起公文,却不知为何,他感到心里有些烦躁,一本公文看了许久也没看完,便索性丢到一旁,一个人走出书房,漫无目的的在府里漫步。

走了一会儿,他脚步一转,去了白夫人的院落。

此时白夫人的院子里正准备熄灯,见怀王来了,众侍婢又忙起来,掌灯的掌灯,送茶的送茶,已经躺到床上的白夫人也连忙起身着衣,对于怀王的到来有些意外。

“王爷,您可是累了?要不要让人准备浴汤?”白夫人披了一件外衣,不及去做梳妆,一头青丝如瀑撒下,她生得虽不算极美,五官却极为柔和,轻言轻语间,极是婉约。她见燕怀沙走进来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便以为他今日是累了,不由出言相问。

燕怀沙淡淡的看了她那熟悉的眉眼,挥了挥手:“陪本王下一盘棋。”

白夫人闻言,便知他心中有事,依言走过来,很快摆开了棋盘。如同往常那样,怀王执黑子,她执白子。

寂静的屋子里响起啪啪的落子之声,燕怀沙不说话,白夫人不时抬眸观察他的脸色,也跟着一言不发。

啪。

最后一子落定,黑子赢,却是三局两输。

燕怀沙看了棋局一眼,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拂袖起身。白夫人见状急忙站起来,“王爷……”她是想问燕怀沙是否要留宿,但见他神情间似是不悦,一时捉摸不定他的心思,便又问不下去。

“本王累了,回了。”淡淡的一句话丢下来,人便已经转身而去,白夫人张着嘴还欲说些什么,却见门前衣袂一闪,燕怀沙已经走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外间跑进来一个丫头,那丫头有些愕然的看着白夫人,“夫人,王爷这是……”照以往的情景,王爷这个时候来,定是要在夫人这里歇下的,她们都已经将浴汤都准备好了,却不料怀王下了几盘棋,衣袖一甩回去了。

这种情况是极少的。

她委实担心自家夫人是不是惹了怀王生气,白夫人身份虽然不高,但府里女眷极少,白夫人资历又老,算是府里的半个女主人,可怀王就是她们的天,自是要万分谨慎的伺候好来。

白夫人摇了摇头,表示无事。

那丫头还有些不放心:“那王爷怎么这时候还走?”

白夫人瞥了瞥棋盘,心知怀王不会为了输棋就不爽快,沉吟片刻,她和声问道:“难道是朝堂上又发生了什么事?”她跟在怀王身边这么多年,对于他的性子或多或少还是了解的,今晚他一来就知道他心里有事,然而是什么事,她自是不会问的,毕竟能让怀王烦心的事,也不过就是朝堂上的事情了,她一个后院的侍妾,也管不了这样的事,伺候好怀王才是她的本分。

那丫头道:“朝上发生了什么事,奴婢倒是不知道,不过要真有一件事,那就是韩少卿方才来了府里,听说是甄丞相家的小姐出了事。”

“甄丞相家的小姐?”

那丫头说到这个就来劲了,“好像是甄二小姐吧,在外头遇到了刺客还是什么的。这甄二小姐的名头,想必我不说,夫人就也知道,听说是未来的太子妃呢。”

白夫人眉间微蹙,“这些话以后莫要随便乱说,小心招惹是非。”

那丫头连忙住了嘴,接着眼珠子一转,靠过来小声的说道:“不过,奴婢方才还听说了一件事,南边的院子似乎住了人,白天的时候还请了大夫来,王爷身边的景鸾姑娘都派了过去,就在方才,韩少卿才离了咱们王府去。”

白夫人眉头一动,看着那丫头。

“要不,奴婢问问去?”那丫头按捺的兴奋,小心的问道。怀王派了景鸾过去,想来住进那院子里的是女子,而且身份不一般,加上今日甄家小姐出事,随便想都能想到是谁进了那个院子。

怀王可从来没有接人进府过,这次委实不同寻常啊。

白夫人紧着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说道:“王爷行事,自有王爷的理由,做好你自己的事便是了,往后莫要在背后议论王爷。”

那丫头有些不服气:“夫人,王爷虽然一直不见什么动静,可是这正妃和侧妃的位子早晚是要有人来坐的,王爷不急,琳太妃也能不急吗?您也不知道早些为自己打算,倘若以后王妃进府是个好相与的自然是好,倘若是个不好相与的,您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白夫人愣了一下,叹了口气道:“王爷真要娶谁,又岂是我能左右的?倘若未来的王妃容不下人,那也是我的命,该受的受着便是了。”

“当初王爷要扶您做侧妃,您干嘛不要?您在王府的资历老,又做了侧妃,就能拿着府里的管事权,这样往后王妃进府也得给您几分面子。”那丫头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白夫人眼中的神采暗了几分,“我这出身做侧妃,岂不是让人笑话王爷?”

“那丞相夫人原来还不是一介贱婢,如今虽是填房的,可也风光无限啊,您就是太老实了。”

白夫人面露不悦之色,轻斥道:“别说了,王爷是王爷,别人乱了规矩,咱们怀王府也乱了不成?再说这事儿,夫人我直接将你送到孙管家那里去。”

那丫头一听,连忙住了嘴,手脚麻利的伺候了白夫人躺下,小心的退了下去。

怀王府距离甄府并不远,甄榛还是叫车夫稍微快一些,她已经耽搁了很多时间,只怕甄府一家老小都在“担心”她的安危,一会儿回去,想必会让一些人“惊喜”不已。

“小舅舅,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我真的没事儿,不信你来检查。”从上车开始,韩奕就一直盯着她看,直看得她有些不自在。她自然知道今日让小舅舅担心颇多,也知道小舅舅在担心她回去后的事情,于是她笑嘻嘻的看着韩奕,装模作样的伸伸胳膊,表示自己确实完好无缺。

韩奕沉着一张脸,眼里写满不相信,只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不容她有半点逃避:“榛儿,你为什么要回来?”

甄榛收了笑容,撇嘴道:“那人要我回来,我自然得回来,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父亲。再说我去了南方这么多年,也想回来看看你,看看外祖父和外祖母。”她脸上的神采黯淡了一些,嘟囔道,“虽然外祖父不认我这个外孙女,但我终究是他的外孙女。”

“你还要骗我到几时?你连小舅舅也不相信么?”韩奕才相信她这套说辞就是傻瓜,这次的事情根本不是意外,分明是有人有预谋的,甄榛若不是跟什么人有仇,何至于此?

“榛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春云跟在你身边数年,却不得你信任,她对你做了什么?她背后的人就是害你的人是不是?”

“榛儿,你心里有恨,你在恨谁?为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一个一个都戳到甄榛心里的禁忌,甄榛的脸色僵住,双手不由握紧了,清凌凌的眸子里浮出滔天恨意。

“榛儿?”韩奕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甄榛放松下来,眉目之间溢出一丝倦意,她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小舅舅,你别问好吗?我撑不下去了,就会去找你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逞强了。”这一份仇恨,有她一个人负担就行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小舅舅那么清风明月般的人,不该去做那些龌龊的事情。

韩奕看着她,嘴唇动了动,终是吐出一声叹息,但是听了她不是回答的回答后,心里也明白了几分,榛儿果然是回来报复的,她能记恨的人,笼统也就那么几个了,而今日害她的人,想必也就是那个人。

竟然如此歹毒,要置人于死地!

韩奕心里备了案,琢磨着日后要多多提神,将这其中的缘由弄清楚来,莫要再让甄榛受到伤害。他心知依甄榛那倔脾气,说了不会告诉自己,便真的不会告诉自己,只好说道:“好,我不问,不过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若不是早作打算,往后的局势怕是由不得你。”

甄榛自是明白他的担心,“小舅舅你放心,皇上不过是拿我试试两位皇子而已,至于跟皇族联姻,恐怕就算我想,也有会认大力阻挠,何况我没有这个心思,不会有事的。”

韩奕无可奈何的看着她,叹了口气,然后又想起了什么:“方才你与怀王说什么,说了那么久?”

听到那家伙的名头,甄榛就有些没好气,“还能是什么,就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整天摆着一张棺材脸,凶巴巴的样子做给谁看,哼!白白可惜了上天给他那么好看的皮囊。

从甄榛的语气间琢磨出些许不寻常的意味,韩奕用探寻的眼神看着甄榛,看了一会儿,慢慢眯起了眼睛:“方才在车上等你太久,我本想催一催你,没想看到怀王竟似在生气,你到底说了什么?”也怪不得他好奇,认识怀王这么多年,还真没见怀王生过几回气。

想起燕怀沙那句冷冰冰的警告,甄榛现在还来气,“就是我无意说了句不敬的话,生气是自然,有什么好稀奇的。”

韩奕奇道:“怀王虽然待人冷漠,可是我还没见他生过几回气,你倒是本事大,一句话就惹了他,你到底说什么了?”

甄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谪仙般的小舅舅怎么这么八卦了?

转过脸,懒得去理会无聊的小舅舅。

韩奕无奈的笑着叹了口气,默了默,突然嘀咕了一句:“如果有怀王护着你,我就放心了。”

甄榛一阵咳嗽,被口水呛到了。

开玩笑,真是天大的玩笑!怀王护着她?怀王分明看她不顺眼,怎么可能护着她?要护也是护着甄大小姐,人家郎有情妾有意,就差点破这一层关系。

至于她,以后别跟她找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顺了口气,甄榛的神色沉静下来,一字一句道:“小舅舅,我这辈子倘若还能选择,只愿嫁与寻常男子,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要尊贵显荣的跟其他女人共享一个丈夫。且不说怀王是否看得上我,他身边如今已然有了其他女人,我虽然霸道,但是也不会让一个男人抛弃自己的女人,所以我若是能选,也断断不会选择他。”

见她一脸严肃的撇清两人的关系,韩奕笑了笑,笑容里有些遗憾。

怀王虽然有倾向六皇子的表现,但是手里握着兵权,宣帝对他也极是信赖,边境还靠他守卫,往后不管是哪个皇子登上大位,都不会将他如何,最最重要的事,怀王为人是少有的可靠,甄榛若是有这样的人护着,便不会再怕任何明枪暗箭。

他看得出来,怀王对自己这个外甥女有些特别,但既然甄榛有她的坚持,怀王也有怀王的责任,一切便只能看缘分了。

他看着甄榛,没有在说话,而甄榛看着随风飘起的帘子,也是默默不语。

这辈子,还有选择么?

马车飞快的行驶着,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风声呼啸和轰隆隆的轱辘声回荡在耳边。

很快,就到了甄府。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异世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