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六域玄灵

更新时间:2018-07-30 13:45:29

六域玄灵 连载中

六域玄灵

来源:好书云作者:风扬六月分类:武侠主角:叶玄

主人公叫叶玄的小说叫《六域玄灵》,本小说的作者是风扬六月最新写的一本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鸿蒙之中,神域无尽于浩渺天外,仙域临空天界执掌星河,妖域隐遁星域乱流之地,黄泉冥土镇压九幽之地,阴阳阻隔、天地离析。大道修行,开启神秘众妙玄牝之门,带给人间俗世只有红尘滚滚三千劫。人人皆言天道无情,却是谁背后在操控一切?神裔少年叶玄,周游六域历经坎坷,只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概是因为晦涩的天空,让这条狭窄街道也变得灰暗和毫无半点生气。

蹲在街角的水果贩子正半闭着眼睛打瞌睡,可能是他太早起来到批发点儿进货,上下眼皮总是不停地在打架,时不时地粘连在一起,然后就连脑袋都仿佛不堪重负,猛地向胸口一顿……

然后,他又突然惊醒过来。

意识到以上富有的节奏动作停止,随即身体也就产生一种不很舒服的感觉,就像从醉酒中醒过来一样。早已麻木的神经像是忽然失去了支持,这让他感到极为迷惑。

揉了揉酸涩的眼角,愣愣地左右看看,这才发觉原来身边根本没什么人走过,于是他便自嘲似的笑笑,接着开始重复着刚刚一系列的举动。

但事实上,虽然曙光还没有在这条被称作幸福里的小街留下足迹,却已经并非只是他一个人在苦苦挣扎了。

离他只有不过十几步的坡道上面。一位穿着白色围裙的壮女人,扛着两根宽宽的背带,正拉着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早餐推车,艰难地往这个方向挪过来。

紧紧抿着厚厚的嘴唇,她没有说话,只是看起来表情十分痛苦。额间鬓角,已经垂落了丝丝缕缕的散发,晶莹剔透,一滴滴汗珠顺着弯曲的轨迹落在胸前……

“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也不知道她家里那个男人起床了没有?还……呃!真……真是造孽啊!”

晃晃悠悠跟在女人背后,往同一方向行进的胡九,一边低声嘟囔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瓶牛栏山二锅头,有滋有味地咂了一口。

他并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天旋地转头晕脑胀的感觉还没有过去,老旧的路灯昏暗不明,再加上已经五十多的年纪,和并不算强壮的体格——他有足够不肯施加援手的理由。

不知道现在是傍晚还是黎明,之前已经睡了不知道是一夜,还是一天一夜了……

他在慢慢回想着,打算从周围某一张塞在报箱里的晨报上找出线索。虽然他断不了会连续睡二十四小时,或更久的时间,而且喝醉了就睡得非常深,连叫都叫不醒。

身上穿着的那件暗绿色军呢大衣,人造毛衣领上已经磨秃了不少,他的皮肤是褐黄色,眼睛像被渔网罩住一样全是血丝,眼睑周围有着深深的阴影。

这没有透露出什么好预兆。

邻居那个土郎中曾很坦白地对他说过,按照现在的情况他不会活很久,所以他的日子过得也更加毫无顾忌,以至于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去看月份牌了——其实看了也没什么用,他至少有多半个月都没去撕掉该扯下来的那几页了。

现在醒过来往要去的地方走,胡九感觉自己完全脱离了时间,所以全身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自从老伴去世,他开始不喜欢意识到时辰,也不喜欢意识到一个星期的每个日子,尤其是那些发黄的日历纸。他已经没有习惯去知道一个月的每个日子,或甚至一年的月份。

一切都显得遥远和模糊起来……

他不久就来到坡道的边缘,径直往幸福里的深处蹒跚而行。

也许是走错了地方。

他发现自己走在一条宽阔的河道上,有围栏,也有不断流淌的污水。于是他向后折返,走过开始点燃黯淡灯光的巷子,最后他在一个较宽阔的空地上停下来。

这是在一间平凡的矮楼前面,墙壁被侵染成了肮脏的赭黄色,但却有使人印象深刻的高墙围栏,窗子是不透明的灰色玻璃板,门上面却有一个牌子——"河西市福利院"。

"啊!"

他有些慌张地调转了**,沿着围墙边往右走,这大门俨然就是一个比较醒目的地标。然后他向左转,绕过那道门。

一道狭小的巷子就在眼前。

他两步就走了过去,钻过一堆杂乱的木板,然后这里是福利院背后的小门。

门很朴素,装着白色的玻璃,上面有交织的铁线,有些地方上面贴着花花绿绿的贴纸,入口处有三层台阶,胡九拉了拉中间的一根细绳。

铃铛发出哐啷啷的声响,但里面没有动静。他敲了敲有木板的地方,但没有人回答。他踮起脚往里面看,结果突然听到里面有轻微的脚步,节奏拉得很长,像是步幅很大的样子,吱嘎一声,门打开了。

“你是又喝酒了吗?满身的臭气……”

一个女人站在那儿,是一个中年女人,又高又瘦,戴着白色的帽子,穿着一件老式、发黄的护士服。她的脸孔凹陷,额头上布满了深深地皱纹,灰色的皮肤上没有什么光泽,看来很让人有讨厌的颓败感觉。

“你已经有两天没有来收垃圾了……老胡头,我们这可是事业单位!上面领导过来检查的时候卫生达不了标,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嗳……嗳……我这就过去看看。”

胡九低着头,答应着往门里面的两个一人高的蓝色大方桶走过去。果然已经堆得溢了出来,弥漫着一股酸臭呛人的味道。挨着旁边是厚厚一堆破衣服,还有一大摞废纸片,旧书报和饮料瓶子,像是刻意专门单独放开的模样。

“老规矩……不称了,直接你估个价,然后都拉走。”

昏花的老眼往桶里瞄了瞄,胡九咧了咧嘴,呲着牙伸出了两根手指。

“少了点吧?”

胡九想了想,又伸出了一根手指,比了个三字,“不能再多了……今天没有值钱的东西,还得帮你收拾那些……”

“算了,三块就三块吧!你收拾干净就行,我这儿先记着,回头月底你一起给我结算。”

“明白,明白……你忙你的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说着话,胡九挽起了袖子,先奔着那两个垃圾桶走了过去。

“哎……对了,等一下?”

女人往回走了几步突然又转了回来。

“咋了?”

“还有个事儿……等等我给你拿个包袱出来,你直接帮我找个地方埋了吧。嗯……最好找个干净的去处,坑得挖深一点……”女人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神情,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唉……要不是送殡仪馆太麻烦,而且那孩子根本就还没来得及造册登记,这要是一套流程走下来,估计又得耽搁好几天,恐怕这人就臭了……”

胡九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没言语。只是板着脸冲她点了点头。

看到胡九点头,女人立刻像是解脱了什么重担一样,整个人都轻快了起来似的。她释然笑了笑,随即腾腾腾地往里面跑了进去。

瞅了瞅女人的背影,胡九突然感到脖颈子有点发紧,太阳穴上的青筋蹦蹦直跳。自己知道是有些想得多了,他赶忙从门背后找到了铁锹和扫帚,然后从腰里拽出了三四个大编织袋子扔到了地上。

看着面前恶臭冲天的垃圾,虽然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胡九也不禁皱了皱眉。他把手伸进裤兜摸揣了一阵,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皱巴巴的口罩,重重喘了两口气,然后便带在了脸上。

胡九并没有先去收拾那些旧衣服和废纸片等等,相对于这些东西,他需要先处理那两个已经填满的大垃圾桶。这是作为承包福利院旧货回收生意的交换条件——每天来清理一次生活垃圾,报酬当然就是那些旧货。

至于付出所谓的那三块钱,只是用来方便刚刚的那个福利院女工交待领导而已,实际上单单就以废旧书报而言,胡九已经很有些赚头。在加上旧衣服和大堆的废纸片、旧瓶子之类,他可以一次收获大约十几块之多,起码这几天的酒钱胡九是已经稳稳挣到手了……

推着垃圾桶走到大几百米外的垃圾场倒干净,然后在放回原处,接着扫干净了周围掉落的残余遗漏,他这才腾出身来清点那些“宝贵的财富”。

书报是最先需要挑拣好的,有些品相好的需要单独放置一边,这是里面价值最高的东西,虽然大部分是课本和旧杂志,但放到了旧书摊上也许就能卖个好价钱;接下来是纸片和瓶子,纸片要仔细摞好用扎带捆结实,瓶子却只需要丢进那些编织袋里就了事;最后旧衣服也是一样塞进袋子就行,这些东西不值钱,只能当成添头而已。

不过这些装进编织袋的东西太过于占地方,却是需要先搬出院子才可以。

谁知他才刚刚拖着两个大麻袋走到一半,鼻子里一痒,立刻就忍不住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啊……嘁!!!

好像就是一个信号响起似的,他耳朵旁边立刻又响起了呼啸的风声。

呜……呜呜……

才刚刚蒙蒙亮的天空突然又黑了下来,一阵让人心悸的狂风忽然划过了门口,还没有等胡九反应过来,漫天的书报和纸片已经劈头盖脸砸到了他身上……

“哎呦!我的个娘啊……”

一个不提防,胡九眼前一黑,竟被这一大堆废品狠狠撞了个大跟头,骨碌碌滚到了门口,额角嗵地一声就杵到了门框上面。

“哎……”

胡九人还没站稳,就感觉步下一滑,顿时整个头重脚轻地翻出了门口,即便是下意识地伸出了手,也只是感觉一路没着没落的,最后手里仿佛只抓住了什么轻飘飘的东西,便顺着台阶滑了出去,身不由己地和刚刚路过的早餐车撞到了一起。

嘭!

“啊呀!我的腰……唉……呦……嗬!”

胡九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人用老大一根棒子狠砸了上来,立刻就差点背过气去,也不过才哼了一句的功夫,他已经疼得一张脸煞白,嘴唇哆嗦,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呦……九叔,您这是咋得啦?来……快点儿!我扶你,来……”

推车的那个壮硕女人脸被吓得煞白,虽然说自己也是被一起撞倒,好在她本人身体素质不错,连忙爬起来绕过一地狼藉的餐车,用力搀住了胡九,想要把他扶起来。

“别……我自己来就成了。”

胡九像是触电一样,被女人一拽立刻疼得一哆嗦,于是赶忙扒拉开她的那只大手,哭丧着脸说道:“他强嫂子,你这力气一拉把……我哪儿能受得住?”

“九叔,那……您自己慢着点?”

强嫂有些尴尬地把手在围裙上蹭了蹭,举止无措地让到了一边,看着胡九一个人慢慢地拽着餐车轮子上的辐条爬了起来。

“您这是咋得了?”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悬疑小说
  3. 虐恋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