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刺客残月

更新时间:2018-10-31 17:52:49

刺客残月 已完结

刺客残月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亲亲雪梨分类:武侠主角:金世安

甜宠新书《刺客残月》由亲亲雪梨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金世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影匹马过千境,少年侠骨负盛名。缥缈江湖任纵横,谁人不识残月弓。残月身为大虞国最顶尖的刺客,名震武林,声动朝野。只是除了至亲,无人知晓他是背负着怎样的绝望,一步步成长。无愧君主与苍生,不负信任与深情。沧海桑田,永远灿如少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衡发起狠来,活像一只狼崽子,他并不怎么会用刀,但是他用蛮力挥舞了几下,众人都有些慌张。张德全看到玉衡这副张牙舞爪的样子,鄙夷地冷笑了两声,再看向玉衡时,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三根银针。

银针约有两寸长,在红烛的照应下,越发显出了几分杀气。张德全也没有跟玉衡废话,他将银针脱手,三根银针分别冲着玉衡的印堂、喉咙、胸口飞了过去。

玉衡尚不知这银针有多厉害,但是他显然被吓傻了;而且,看似柔软的银针竟如飞刀般锋利,根本不给玉衡喘息时间。就连屋子里的其他人,也都没料到张德全会突然出手,一时间全都怔住了。

“砰”一声,玉衡猝然倒下,常玉娇吓得跌倒在地,绝望地大喊了一声:“玉衡!”

她的喊声太过凄切,以至于谁都没发现,玉衡倒在地上之后,三个银针才簌簌坠地。

只有张德全大怒:“谁敢坏本官好事?”

“欺负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孩子,你们也真下得去手。”

正在常玉娇哀伤之际,耳畔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嗓音。紧接着,一个人神采奕奕地跨进了公堂。他身材颀长,披着一身月光,更显得丰神俊朗。他一走进来,这里就成了他的地盘了。

“唔……”玉衡揉着脑袋,从地上挣扎了起来。常玉娇慌忙扶起他,这才发现,他的额头鲜血如注,眼泪唰唰地往下掉。玉衡抹着眼泪解释道:“姐,我不是在哭,只是额头太疼了……”

张德全怒气冲冲地瞪着梁翊,不过又有些疑虑,不知这个年轻人扔了什么,竟然能快过他的“噬骨针“?

柳知县满脸是汗,他颤颤巍巍地捡起一个银锭子,问道:“梁公子,这可是你刚才扔的?“

梁翊微笑道:“是啊,既然阻止不了银针,那就只好先把这孩子打晕了,让他避开银针。“

张德全虽然面色不悦,但心里却暗自佩服——这个年轻人的内力,恐怕远远在他之上。也是,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总是疲于应付公务和人情,哪里还有时间习武修炼?

柳知县见气氛不对,便急忙介绍道:“梁公子,这位是直指司绣衣正使张德全张大人——张大人,这位便是富川军器局梁府监的独子梁翊梁公子。”

“见过张大人。”梁翊恭恭敬敬却又不卑不亢地行完礼,对柳知县说:“上次见柳大人,您还是县丞,如今高升了,梁某改日备份厚礼敬上。”

“哪里哪里,都是托梁公子的福。”柳知县说完,他和梁翊都愣住了。

梁翊生硬地翘了翘嘴角,勉强笑道:“哪里,是您德才兼备,能力出众。“

柳知县赶紧说:“不是不是,我只是……运气好。”他都快哭出来了,哪儿像交了好运的样子?

“梁公子还真是来得巧啊。”张德全也不跟梁翊客套,冷冰冰地说。

“这个得问柳知县了,我这正月还没过完呢,他就把我从富川召回来了。”梁翊找了个座位,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他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他的气场风度全完全不输正三品的绣衣正使,这让张德全很不舒服。

“是,过了十五,这达城军器所总是出问题,驻扎边境的威勇将军府说要造二十台火炮,可是图纸画错了,工匠造出来的火炮差点儿把自己炸死。还有造出来的弩准星有问题。张大人还不知道吧?这梁公子深得父亲真传,能写会画,精通军工制造。我们没办法,只好再把梁公子请回来。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想必是接到书信就朝这边赶了吧!”柳知县陪着笑说道。他只会骂达城兵器所的下属愚笨,却未曾料到是云弥山暗中做的手脚,让梁翊名正言顺地回到了达城。

“是啊,我刚安顿好,想要去看常姑娘一眼,没想到就找到这里来了。不知道常姑娘怎么会在这里啊?她做错什么事了吗?”梁翊故作惊疑地问道。

张德全踹了喜娘一脚,面色略带尴尬:“你自己跟梁公子说吧。”

梁翊撇了喜娘一眼,说道:“没记错的话,这不是小六的妻子吗?怎么,你背着小六偷人被抓了?”

“噗。”常玉娇捂脸偷笑起来。

“梁公子,你有所不知,蔡知县在光天化日之下遇刺身亡,我们只好在达城内逐一排查,寻找跟蔡大人有过节的人。陈小六跟蔡知县有血海深仇,理应细查。结果小六听闻风声,竟然咬舌自尽,这就更可疑了。我们别无他法,只好把陈小六的妻子捉来审问。这个妇人说常姑娘撺掇她越狱,还说会有人来救她……”柳知县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她不光污蔑我姐姐,还说梁大哥是他丈夫的好朋友,行为十分可疑,会去救她。”玉衡有了靠山,底气十足。

“梁公子,她说的可是实话?”张德全狡猾地笑着,眼睛却锐利地盯着梁翊。

“很早之前我听说常姑娘要赎身,便想给她置一处房产,供她赎身后居住。当然,我为什么要给常姑娘买房子,随各位怎么想,我不想再多做解释。那天在小六家附近看房子,他很是热情,所以就跟他聊了几句。当初我救下玉衡,想找个人收留他,可我在达城认识的都是这一方的显贵,谁敢收留一个跟官府有仇的孩子?我看小六人很可靠,又很仗义,所以就想拜托他照顾受伤的玉衡,又给了他一大笔银子。米店生意不错,每天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想必回头客也有很多,不知这位夫人为何只指认梁某,是因为常姑娘的关系吗?”梁翊面不改色,侃侃而谈。

喜娘一时语塞,柳知县反倒着急起来:“你快说呀,别冤枉梁公子。”

“刚才我来的路上,听说小六家出事了,只是没想到他已经死了。按理说明天我应该去他的坟前祭奠一下,可如此一来,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这个县衙了。”梁翊轻笑了一声。

“你这刁妇,连梁公子都敢诬陷……来人,给我拖下去打,狠狠地打!”柳知县气得吹胡子瞪眼。

喜娘在地上打滚求饶,却依旧被拖了出去,不一会儿就传来狼哭鬼嚎的惨叫声。梁翊皱着眉头说:“柳大人,她只是个无知的弱女子,不必太为难她,适可而止吧。”

“梁公子真是菩萨心肠!好啦,别打啦。这些日子她也吃尽了苦头,放她走吧。”柳知县知道把她留在这里也审不出什么东西来,就不想留她在这里碍眼了。

众衙役刚要把喜娘给架出去,她突然挣脱开,扯住张德全的衣角,大喊起来:“张大人,你说好的那二百两银子呢?我告诉了你残月的线索,你就该给我银子啊!”

不知她是被打傻了,还是原来脑子就不好使,在座的众人都无法理解她这种死皮赖脸要钱的行为,一时竟都有些目瞪口呆。此时,她却撑着半死不活的身子,跌跌撞撞地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嚷嚷:“哼,你们这些人,说话都不算数!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都听到了?堂堂直指司的绣衣正使,竟然还会赖账……”

话音未落,她的脑袋就滚在了一边,身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常玉娇看到从喜娘脖颈里喷射而出的鲜血,眼睛一翻,就要晕倒。幸亏玉衡扶着她,她才没倒在地上。梁翊则飞快地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柳知县浑身哆嗦,声音发飘:“张大人,您这是……何必呢?”

张德全擦拭了一下带血的刀刃,在摇曳的烛光下,那刀刃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银光。他把刀**刀鞘,不以为意地说:“又蠢又吵,实在该死。”

梁翊不动声色,缓缓说道:“既然柳大人有心放她一条生路,那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当着达城父老乡亲的面,残杀一个无辜的妇人,怕是有些不妥吧。”

张德全转过脸来看着梁翊,冷笑着说:“若放她出去,她不知会如何夸大其词,污蔑朝廷和本司,反正她也长了一张短命脸,杀了她也是对她的成全。”

听他说得如此冰冷无情,梁翊倒吸了一口冷气,年迈的柳知县也默默地擦了下额头的冷汗,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不过梁公子倒也直爽,看不惯本官的做法,便当面说了出来,这可比那些表面敷衍,背后诋毁的人强太多了。”张德全依旧笑着说:“你们或许会觉得本官残忍,但那个残月更残忍。他杀的人更多,手法更凌冽,如果在座的各位见识过蔡知县的死状,就不会觉得本官做得过分了吧?”

常玉娇刚要说残月杀的都是百姓口中的恶人,却又想起这是在公堂之上,所以只好硬生生地把一肚子不服气给憋了回去。梁翊礼貌地笑笑,说道:“今日初见,就冒犯了张大人,还请张大人见谅。也还请张大人早日抓住那个残月,以免他再兴风作浪,滥杀无辜,连累好人。”

玉衡急得要跳出来,恨不得告诉所有人是残月救了他的命。常玉娇轻轻地掐了一下他的胳膊,让他学会忍耐。她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就轻声问道:“张大人,柳大人,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张德全皱着眉头,不依不饶地问:“梁公子,至于刺杀那天,你和常姑娘都在日盛客栈这回事,你要如何解释?”

梁翊下意识地将常玉娇揽在怀里,不屑地说:“没什么好解释的。”

张德全碰了个冷丁子,十分不悦,刚要发作,那柳知县悄声告诉他:“张大人,这梁公子也是个风流才子。他来达城办差期间,一直不肯住官驿,而是住在日盛客栈,就是为了方便和常姑娘来往。而且他的住所里藏了很多春宫图,如果不是我们硬搜,根本就不知道梁公子是这种人……”

张德全听罢,又冷笑了两声,心想,果然是个纨绔子弟。梁翊不自在地咳嗽了几下,避开了他的目光。常玉娇脸色苍白,有种说不出的娇弱动人,柳知县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于是吩咐下去:“备轿,护送常姑娘回家。”

常玉娇勉强笑笑,刚要说话,梁翊却抢先开口:“不劳烦柳大人了,我送常姑娘回去就好了。”

“是是是,我糊涂了,哪儿还有比梁公子更合适的人啊?”柳知县笑出了一脸皱纹,忙不迭地说。

张德全还要说什么,外面一个衙役匆匆忙忙跑了进来,惊慌地说:“两位大人,大事不好了,在城外二十里的放牛沟,一个直指司的蓝衣下使被杀了,凶手的手法跟残月一模一样……”

“这是为何?”张德全满脸傲气荡然无存,拍着桌子怒喝道。

“据说是那个下使在达城周围搜查残月的线索,结果看上了一个姑娘,把那姑娘睡了,那姑娘就上吊了……”

“放肆!”一个杯子脱手而出,在地上摔得粉碎,众人心中俱是一凛。张德全震怒之下,声音都有些嘶哑:“这样的败类也能进直指司,真是我圣司奇耻大辱!那个残月如此藐视官府威严,三番五次公然挑衅,更该死!”

“那在下就不打扰张大人查案了,告辞了。”梁翊给张德全作了揖,带着常玉娇和玉衡离开了。后面依旧是各种茶具粉身碎骨的声音,柳大人今夜怕是难以安眠了。

勉强走回家,刚刚关上门,常玉娇突然腿一软,软软地瘫坐在了地上。梁翊惊问:“常姑娘,你哪里不适?”

常玉娇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今天就是一场噩梦,现在只觉得好累,浑身都没力气。”

玉衡蹲在地上,说道:“姐,我来背你。”

常玉娇苦笑了一下,挣扎着站了起来:“还好今天都平安无事。”

“真是对不住了,我没想到那喜娘是如此**之人,差点儿因为她害了常姑娘,都怪我考虑不周,连累你了,还让玉衡的额头受伤了。”梁翊无比愧疚地说。

“早上我闹那一场,就是希望梁公子能知道形势有变,不要去救那个喜娘。看来我的做法还真是奏效,你果然没有中计。”常玉娇虚弱地说。

“是啊,常姑娘又救了我一命,我怎么还也还不清了。”梁翊温润一笑,真诚地说。

常玉娇恨不得醉死在梁翊的笑容里,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便自顾自地走进了屋里,梁翊和玉衡不明就里地呆在了原地。

玉衡眨眨眼睛,问道:“梁大哥,今天早上你看到我姐姐去衙门了,所以才没去救喜娘吗?”

梁翊没有回答。他看到门口那些盯着常玉娇和玉衡的人,怎么可能一走了之?所以一直在暗中保护他俩,哪儿还顾得上喜娘?不过常玉娇的胆量的确出乎意料,他从未想到她是个如此有气魄的姑娘,心中又增添了几分敬佩。

他摸摸玉衡的头,笑着岔开了话题:“别问了。今晚我要睡在这里,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后面还有人跟着。”

“嗯!”玉衡兴奋地点头,又警觉地看了看门外,说道:“梁大哥,今天在放牛沟杀人的那个人是谁,你认识吗?”

“是我认识的人吧……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个野人!“梁翊诡异一笑,心中却一片温暖。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玄幻小说
  3. 总裁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