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撩错夫君之后
撩错夫君之后

撩错夫君之后 白焰 著

连载中 易卿萧靖寒

更新时间:2021-01-14 16:42:39
主角叫易卿萧靖寒的小说是《撩错夫君之后》,是作者白焰所编写的穿越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女医易卿穿越成被放逐的庶女,带个生父不详的拖油瓶,又惨遭嫡母逼婚,怎一个惨字了得?听说人人敬畏的“阎王”将军萧靖寒以身殉国,易卿顿时捞到救命稻草:“我就是萧靖寒的遗孀,我儿子是萧靖寒的。”养着包子,勾搭着美男,狐假虎威,大杀四方,不料丫鬟惊慌来报:“夫人,将军又活了!”萧靖寒阴恻恻地道:“夫人?儿子?”易卿:“将军饶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萧靖寒可是有名的“祸害”,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因为传说中他是杀神将军,杀人如麻。

可是易卿闭上眼睛,耳边回荡着的声音却是那么敦厚宽和。

他说:“放她走,她也是无辜的。”

因为这句话,十二岁的易卿保住了性命。

不,实际上真正的易卿已经死了,灵魂换了芯子,有了现在的易卿。

易卿至今都能记起那日的情景,她满脸是血,身后的人凶神恶煞。

听着他们要把她卖到私窠子里,刚刚穿越而来的她,想着要不要学前身再撞一次树的时候,萧靖寒如天神降临,把她救下。

萧靖寒如何杀人如麻她没见过,但是以两万军队力退北狄十万大军,保住了风雨飘摇的晋王朝,也保住了汉人江山,这条就够易卿顶他一辈子。

这是民族英雄,太阳也黑不了、永不褪色的功勋。

那一战,萧靖寒手下死伤半数过多,自己也险些丧命,这是易卿清清楚楚见证的。

而且萧靖寒和她嫡母,也有莫大的渊源。

萧靖寒是被嫡母的父亲,也就是易卿名义上的外祖父养大的,所以两人情同姐弟。

他当年救自己,也是因为不想嫡母手染鲜血而已。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紫苏冷声道,“萧靖寒死了,百姓称快,皇上做biao子还要立牌坊,明明狡兔死,走狗烹,弄死萧靖寒,还得装兄弟情深,不忘初心。”

“皇上下旨,要在京城建将军府,给他选个嗣子替他守孝,供奉香火。”

“哦。”易卿重新给她盛了一碗鸡汤,垂下视线,所有的情绪都被长长的睫羽遮掩。

逼婚、萧靖寒身死,一系列的事情令人猝不及防,易卿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睡着。

“紫苏,为了解决眼下的困境,我做了一个决定。”第二天,她顶着熊猫眼和紫苏说道。

“什么?”

“你知道我那好母亲和萧靖寒的关系吧。”易卿笑道。

紫苏点点头:“亲姐弟也不过如此。”

“你说我那好母亲,如果知道我给她弟弟生了个儿子,到时候还会不会逼我去代嫁?”易卿眯起眼睛道。

想起那种情景,她简直不要太爽。

嫡母被气半死,却只能看在孩子份上接受她这个“弟媳妇”,想想就令人振奋。

“你疯了!”紫苏反应了半晌才明白她在说什么,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道,“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冒充萧靖寒的儿子?那还轮得到你?”

紫苏觉得易卿真是异想天开。

这种主意,谁敢打?

易卿却胸有成竹,越想越觉得自己主意靠谱:“你放心,我知道萧靖寒一个秘密,肯定可以。我去准备,等包子回来午睡我就动手。”

紫苏警惕地看着她:“你要疯我不管你,可是别打包子的主意。”

易卿哈哈大笑,拍着她肩膀道:“那可是我亲儿子,我怎么会害他?”

“你这人,都不好说。”

“好说好说,”易卿道,“紫苏,你脚程快,去城里再打探一下消息,主要问清楚萧靖寒的灵柩什么时候回来。当然,你低调打听,别被人以为你向着他而被扔烂菜叶。”

午间包子回家吃饭,易卿做了他最爱吃的菜,小家伙吃得肚子溜圆。

“再喝碗鸡汤。”

包子乖乖地接过她递过来的鸡汤,毫无戒备地端起碗来一口气喝下去。

“娘,我怎么这么困?”包子的眼皮都快粘到一起,迷迷糊糊地靠在易卿身上问。

“因为午时了,你该睡了。”易卿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

包子睡着之后,易卿把自己的药箱打开,然后把小包子翻了个身,褪下裤子,露出小屁股来。

她笑着摸了摸,然后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清明之色。

她先用手指蘸着颜料,在包子屁股上勾勒出大致的形状,低头审视,自己摇摇头否决了,喃喃自语道,“好像有点小了。”

拿起湿热的毛巾擦掉,她重新低头认真描画了起来。

画了擦,擦了画,如此反复数次之后,易卿终于大致满意了。

她净完手,从药箱里拿出准备好的红蓝花等药材,捣碎成泥,填充到她画的轮廓之中,然后用湿热的毛巾盖上。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包子原本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上,显现出一块鸡心状的青红之色,十分像胎记。

易卿对自己的崇拜如滔滔江水。

紫苏出门又到了晚上才回来,“预计后日能进城。”

易卿点点头,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那来得及。”

“你打算怎么和包子说?该做的都做了?”

“我还没跟他说。”易卿想起这个也有些为难,“但是该做的我都做了。”

其实被逼到这个份上,想要完全护住包子不受干扰,她自问没这个能力。

“我尽力让他少受到伤害。”

没想到,包子听完易卿说萧靖寒是他的生父,竟然很平静,只是略遗憾地和易卿说:“我以为我爹早就不在了,所以您才从来不提。我怕您伤心,也不敢问。其实我原本可以见见他的,但是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娘,您别难过好不好?”

这番话哪里像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

易卿欣慰也心疼,摸着他的头道:“娘不难受。虽然爹不在了,但是娘会一直陪着你。”

第三天,萧靖寒的得力干将陆天左和常远志,扶柩经过李家村。

一路行来,虽然有皇上圣旨承认萧靖寒为国捐躯,但是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没有一人出来拜祭。

他们虽不能改变皇上旨意,但是总能避开。

当他们走到李家村,看到一整桌祭品,漫天飘洒的纸钱和披麻戴孝的母子俩,所有人都愣住了。

易卿往前推了包子一把,指着棺材沉声道:“包子,给你爹磕头。”

披麻戴孝的小包子,脸色是与年纪不相符的沉重冷凝,撩起袍子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易卿又把一碗酒交给他:“送你爹最后一程。”

包子双手捧碗,把酒慢慢撒在身前。

这母子俩全套动作做下来,旁若无人,仿佛完全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对于眼前肃杀的气氛,宏大的场面,仿佛都一无所知。

小说《撩错夫君之后》 第2章 路祭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