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爱是溺水时的稻草 豆豆 著

连载中 黎浅浅陆凯樾

更新时间:2021-01-13 10:30:36
主角叫黎浅浅陆凯樾的小说叫《爱是溺水时的稻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豆豆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陆凯樾最喜欢妻子单纯的模样。她和那些狂蜂浪蝶都不一样,黎浅浅的眼里没有爱,只有钱。恰好,他很有钱。于是,一拍即合,比翼双飞。白天,她是秘书室里丑到无人问津的小结巴,晚上,她是床上风情万种的陆太太。双重身份,双份工资,这是一场只谈金钱的婚姻骗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搭了个顺风车,趁着月色,悄悄潜回了王府,屁股还没落凳,就听见老头气急败坏的声音:“臭丫头,你真是无法无天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老头拿着一把扫把,貌似是刘妈打扫院子用的,特别长,以至于老头没注意,自己被自己挡在了门外,差点儿没摔着。

容月异常冷静的倒了杯水,润了润嗓子,吼了一句:“老头!你今儿要是打不死我,你就对不起这把扫把!”

“臭丫头,你越发不可收拾了啊!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老头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这都怪他,平日里,就是给宠坏了。

“老头,我说了不相亲,你要我干什么都成,你瞅瞅你找来那些人,酸不咔叽的,这天也没多热,一把扇子晃啊晃,晃的我头疼,你就这样子对付你亲闺女的,要真是嫁给他们,你女儿活不过三天,就会被酸死,”容月边说边比划,惹的一众人捧腹。

“老头,你看,他们都笑成这样,你就知道那些人有多可笑了。”容月趁机使眼色,刘妈也眼尖,抽走了扫把:“王爷,小姐说的对,那些人怎么能配得上小姐。”

老头吹胡子瞪眼也没用,就拿容月没办法,这不,过来的时候,听见下人说,容月同君影一路回来的,心下有了想法。

“你们都下去,”老头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一众人也就散了去。

容月趁机倒了杯水:“爹,您喝杯水,消消气,你想想,我要是不跑,不得英年早逝,对不对,到时候,谁给您养老。”

老头一个凛冽的眼神,将茶水放在了桌上:“你少贫,你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不想嫁就不嫁,你一个人跑出去,你知不知道多危险,有多少人盯着容王府,你不是不知道。”

“好好好,爹,您说正事,”最怕的就是长篇大论,什么王府的对头,什么皇上的暗卫,什么,一大堆,无非就是争权夺利的一些事。

“别不爱听,以后出门,把暗卫带着。”老头子一见她不爱听,也就不说了,有些事,不知道的也好。

容月也知道权力下,没有宁静,可就是不愿意提及,就算是表面的平静,那也很好,更何况,容王府掌握着整个王朝的命脉,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

君影说的没错,容君两家,世代不能联姻,因为,君容两家,世代守护着南国的命脉,如果容君两家联手,皇上可真要着急上火了。

“女儿啊,爹知道,你的心思在君……”老头意味深长的眼神,透着浓浓的无奈:“罢了,你喜欢便由着你,只记住一句,皇权不可逆!”

容月知道老头指的何事,她同君影一道回来,肯定已经传到了老头的耳朵里,恐怕不止老头,皇宫内院恐怕也已经知晓了。

“爹,君容两家,真的不可能联姻吗?”明知答案,缺还想听一次。

老头的眸光深沉,透着不容置疑。

“算了,我也没想怎么着,我要休息了,爹,您也回去休息吧!”对于君影,她就只有今天的印象,她还没准备搭上自己的性命去嫁给他,何况,他并不待见自己。

这么一闹,这王府是半步也踏不出去了,容月想尽了法子想溜出去,最后都是被暗卫揪着回来的。

“我跟你说,你叫什么来着?掰掰是吧!掰掰,这名字真拜拜,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叫这名字不显磕碜吗?唉,你放开我,我跟你说话呢!你是我的暗卫还是我爹的!”尽管她说的口干舌燥,李柏也不搭理,不过,听到她说的掰掰,他真的是嘴角抽搐了。

“小姐,我叫李柏,木白柏,不叫掰掰,”嗖的一声,便不见了身影。

“那也叫掰掰,多好听,”容月不甘心扯着嗓子吼道。

出逃计划就这么落下帷幕。

这一日,天朗气清,后花园的栀子花飘着清香,古色生香的亭子,搭配着很现代的吊床,再加上一袭水湖蓝的长衫,莫名的养眼,不过,画风突变。

掰掰头举瓷瓶,脚踩酒樽,顶着烈日,大汗淋漓。

“掰掰,你要是承认你叫掰掰,你就可以休息了,”容月舒服的躺着,旁边有人伺候,这可比绞尽脑汁往外跑好玩。

掰掰皱眉,坚决不语,其实不是不语,是嘴巴里叼着一根细线,细线的另一端,绑着砖头。

掰掰真的是有口不能言,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女人!

“小姐,君……”贴身丫鬟绿枝看到这一幕吓傻了,忘记了要说的话。

“小姐,李侍卫是做错了什么?”

“我在锻炼他的毅力。”

“折磨人的法子,倒是越发厉害了。”

这声音……

白衣胜雪,仙气缥缈,羽化成仙,这不就是君家的大少爷么,几日不见,越发的有仙人气息了。

容月指着君影,对着绿枝道:“他怎么在这儿!”

绿枝呀的一声,她不就是为这事来的嘛,结果看到这么一幕就给忘了:“小姐,君世子来了好一会儿了,老爷让奴婢来叫您,这不……”

掰掰依旧大汗淋漓,双腿微颤,纹丝不动,很有毅力。

“掰掰,你能不能打赢他,”容月指着一脸嫌弃的风华,突发奇想。

风华嘴角抽搐,他可没想打架。

掰掰似乎看见了微光,精神抖擞了起来。

“你要是打赢了他,以后就不叫你掰掰。”容月瞪着风华,让你嫌弃,到了我的地方,还鼻孔朝天。

只见掰掰凌空跃起,直击风华。

“那你便去吧,不要输的太惨便好。”君影算了应了。

风华一脸黑线,世子也跟着胡闹,李柏也是,竟然真的跟他动手,还真是被折磨的不轻。

“你猜,他们谁厉害。”容月看的热闹,精彩处,还不忘拍手。

“风华,你的人,怎么能跟我的比,”君影摆明了在气她。

容月回头看了他一眼,夺过茶杯,对着掰掰喊:“你要是输了,你就改名叫掰掰。”

那头打的风生水起,这头,睡的呼呼声响,谁能想,躺着躺着她便睡着了,也怪,这几日为了逃出府,真没睡好。

君影也不吵她,坐在一旁,轻扇蚊虫,摆摆手,示意比试的两人停下。

“嫁你,又不嫁你君家,娶我,又不娶我容家……”

老头远远的瞧着,只怪你们有缘无份,皇命岂是轻易能逆的。

君影看到了老头,起身走了过去:“容伯父,她说,嫁我,又不是嫁我君家,娶她,又不是娶她容家。”

“这些年,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也知道皇命不可违,既然如此,你便还是拒她千里之外的好,”老头拿她没有办法,落水之后,捡回来一条命,以为她放弃了:“为了你,差点儿没了性命,我在想,如果她还是想跟你在一起,我便是拼了性命,也要赌一把,可是,落水之后她便没有提起你,大夫说,她有些事忘记了”

“失忆?”君影似乎明白了,难怪她在山上看见他便躲:“伯父,影心里有数,自然不会拿君容两家做赌注”

“罢了,我老了,剩下的事。交给你们年轻人吧!只一件,护容儿周全。”

这些事,容月并不知道,似乎他们也没打算告诉她。

容月迷迷糊糊的被绿枝扶进了屋子,睡的昏天暗地,也就忘了掰掰改名的事。

等她想起来,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了,掰掰说:“您睡着了,自然没有看到我赢的结果”

容月挑眉,鬼才相信,风华那只狐狸,能让你赢?不过,结果怎么样,她确实没有看。

“小姐,您说话不算话。”

“唯女子难养也!”

掰掰甘拜下风。

当刑警的日子,熬夜是家常便饭,哪能像现在,一觉睡到自然醒,容月很是享受。

绿枝准备好了午膳,四菜一汤,别提多精致了。

“小姐,老爷说,用完午餐,让您去前院一趟”

容月扒了一口菜,应道:“什么事?”

“好像是宫里来人了。”

宫里?容月夹菜的动作停了下来,道:“什么人?”

“没看清,好像是皇后身边的人。”

皇后?她不是丞相的姐姐,这丞相府,向来和容王府不和,今儿个,皇后怎么派人来。

“走吧,去看看。”是人是鬼,总得看过才知道。

半路上,远远的瞧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了这些日子,忍不住跑出来了?

“站住!” 

“二姐,好久不见,我正想着去看你,”鬼鬼祟祟的不就是两界山消失半月的容林。

“我已经跟方丈谈好了,佛说,你特别有佛缘,随时会坐地成佛,一会儿我就去跟二叔说,让老头赶紧给你送去,也为王府添佛缘,是不是,”容月一本正经的胡说,还不错。

容林吓的把扇子都扔了,撒腿就跑:“二姐,你要是送我去寺庙,我就投奔君世子。”

“去吧,去吧,风华那只狐狸,应该许久没吃肉了。”

容林一个趔趄,跑的越发快了。

那只老狐狸,要是敢收留你,看我不拆了他的王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