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抗日之陆战狂花

更新时间:2018-07-25 17:40:33

抗日之陆战狂花 已完结

抗日之陆战狂花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掠过树梢的熊分类:重生主角:常凌风

热门小说《抗日之陆战狂花》由掠过树梢的熊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常凌风,内容主要讲述: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认识和平的珍贵。昔日侦察兵穿越成羸弱小少爷,为了生存,更为了彻底粉碎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洗刷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带领小伙伴儿踏上铁血抗战之旅,与亿万中华儿女一同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开启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仲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对于普通人来讲,冒着漆黑的夜晚,从山上爬下20米的悬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他们当中,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就是常凌风。他自幼跟着爷爷长大,老人经常变着法儿的从身体、精神上打磨他。因此,早在少年时期常凌风的体质和毅力就远远强于同龄孩子。在上高中的时候,偶然的一个机会,他迷上了攀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攀岩作为一项体育运动,它的时间不不久。攀岩是从登山运动中衍生出来的竞技运动项目。50年代起源于苏联,是军队中作为一项军事训练项目而存在的。1974年列入世界比赛项目。进入80年代,以难度攀登的现代竞技攀登比赛开始兴起并引起广泛的兴趣,1985年在意大利举行了第一次难度攀登比赛。

攀岩运动也属于登山运动,攀登对象主要是岩石峭壁或人造岩墙。而常凌风对于岩石峭壁情有独钟。

在他看来看来,到自然界去寻找一面峭壁攀登,是攀岩选手的理想追求,是攀岩爱好的最高境界。在攀岩的过程中,体验用自己的身体和四肢与地球引力抗争;体验攀登对自己心理的刺激和震撼;体验在高空中登上去突然滑下来时的巨大心理恐惧。在重新寻找支点,一次又一次重复,不断克服放弃的念头,不断告戒和鼓励自己冲上去的顽强信念,成功站在峰顶时,你会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伟大。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攀岩是在挑战这个世界,同时也是在挑战着人类自己。

徒手攀登时不用工具,仅靠手脚和身体的平衡向上运动,手和手臂要根据支点的不同,采用各种用力方法,如抓、握、挂、抠、撑、推、压等,所以对人的力量要求及身体的柔韧性要求都较高。一般的时候,攀岩时要系上安全带和保护绳,配备绳索等以免发生危险。

在读大二期间,常凌风曾经参加过国际攀岩世界杯,并顺利进入了十强,在世界攀岩界展示了他强劲的实力,被众多世界攀岩名家所看好。如果不是学校开学不允许学生请假,相信他一定会捧着奖杯载誉而归。其实对于是不是获奖,常凌风倒并不是非常的在意,他只想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后他还参加了世界极限运动大赛竞速攀岩,并获得第三名。对于一个非专业的攀岩者而言,这份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

常凌风的偶像是徒手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他曾经就凭借一袋镁粉完成了“月光拱壁”攀登过程,其中高达370米的“月光拱壁”中,有一段长达215米的绝壁,只有一条宽约2.5厘米的垂直岩缝,霍诺德完全凭借手指固定身体攀过这一段绝壁。在平时有空时,常凌风也经常会去户外攀岩,他曾经到贵州向当地的苗族老乡请教攀岩技巧,又曾冒雨攀爬过华山西峰大绝壁,历经12多小时左右成功登顶,比徒手攀登西峰绝壁第一人李奥?霍丁的成绩还要快上半个小时。

但是随着爷爷年龄的增长,他不再允许常凌风去徒手攀岩,毕竟这项运动危险系数太高,而常凌风是自己唯一的孙子,他不允许这个孙子有任何的闪失。一开始,常凌风还偶尔偷偷跑出去继续玩徒手攀岩,可不知爷爷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在电话里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并告诉他如果以后要是再去冒险,就打断他的腿。常凌风很是郁闷,也许以后都不能继续徒手攀岩了,但他心中对攀岩的那份感情确是丝毫未减。

夜风呼啸地吹着,人们的脸上感觉像被刀子刮过一样,常凌风却望着脚下黑洞洞的峭壁有些走神,他还在沉浸在前世的攀岩经历中。

“凌风。”老徐叫了一声。

“哦。”常凌风轻轻应了一声,他舒了一口气,方才从回忆中走了出来。“大家一起动手,将鬼子的衣服、皮带绑在一起,一定要绑结实,如果长度不够的话就用自己的裤袋。”常凌风吩咐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徐他们已经习惯了常凌风的指令,尽管当时他们会有很多疑惑和不解,但常凌风总能给他们带来希望,事实也证明,跟着常凌风往往不会吃亏。众人赶紧忙活起来,很快就做成了一条20米来的长绳。常凌风挨个检查了一下各个绳结的牢度,在确定没问题之后,他将绳子拴在悬崖边一块长条石上,将绳子的另一端向着悬崖下甩了下去。

“我先下去看看。”常凌风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下面黑漆漆的一片,常凌风并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是一丝丝兴奋。以他的攀岩技能来说,这二十多米的落差根本难不倒他,只是因为现在是晚上,没有光照,视线会受影响,需要格外小心。

“小心啊!”

“要是不行,赶紧喊,我们把你拉上来。”守富已经将露在山顶的那段绳子紧紧地抓在手里。

大家都替常凌风捏了一把汗,在他们看来常凌风这样实在是太冒险了。

“放心吧。”常凌风冲着众人笑了笑,将两个手掌和手背用力地搓了搓,然后抓住绳子,双手来回交替一点一点向下滑去。借着朦胧的月光,他发现这里完全具备徒手攀爬的条件,在看似刀切斧剁的绝壁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突起石块和凹进去的缝隙,可以很容易的找到支点。他继续小心翼翼地向下滑着,之所以没有加快速度,是因为想检验一下这根匆忙之间做成的绳子是否足够牢固,是否可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这关系着每个兄弟的命。山上众人都趴在崖边向下看着,一个个地屏住了呼吸,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只见悬崖下面的常凌风的身影变得越发的模糊。

常凌风看了看脚下,距离下面的平台已经只有2米的距离了,他没有继续抓着绳子下滑,而是一跃而下,一屈膝稳稳地落在了平台之上,他又拉住绳头用力的拽了拽,便对上面轻声喊道:“大家可以按照顺序下来了,每次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听到常凌风的声音,上面的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我先来吧。”大盛自告奋勇地说道,他以前也经常去山里打柴,也会遇到比较难爬的山峰,有一定的攀爬经验。只见他依照常凌风刚才的姿势,抓着绳子就往下滑。常凌风在下面拽着绳头,免得大盛在上面过分地晃动,很快大盛就滑了下来。再之后是老徐,他的体力恢复了不少,对他而言这20多米也没什么问题。再之后是铁牛他们三个劳工,再之后是张仲、小吴、小贺。看到大家都下来了,常凌风对还在上面的守富说道,你先等着,我上去你再下来。

他左手抓着绳子,右手和脚迅速地找着支点,腿脚配合极为协调,其动作敏捷程度丝毫不逊于猿猴。

下面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这样也可以?

常凌风单臂在悬崖边缘一撑,一跃而上。

“你这还是人吗?”守富着实也被刚才常凌风的举动给惊着了。

“赶紧下去!”常凌风瞪了守富一眼。

“那啥,俺是怕高!”

“好吧,那你在这里等着小鬼子吧,我先下去了。”常凌风弯腰抓起绳子作势要滑下去。

守富一看常凌风要走,急忙道:“别把我扔下啊,我下去还不行吗?”

“不恐高了?”常凌风嬉笑着看着他。

“那啥,顾不上了,保命要紧。”

常凌风将绳子的远端系在守富腰间,手臂扶着他从崖边下滑,直到守富的头降到崖顶水平线以下才放手。守富双脚没有了支撑,一张大脸吓得都绿了,他闭着眼睛喊道:“救命,救命啊。”

“睁开眼睛,双脚在崖壁上找支撑,手脚协力向下滑。”常凌风说道。

“俺怕!”守富哭丧着脸说。

“别叫了,非要把小鬼子引来是吧,按我说的方法做,不要紧张。”对于守富,常凌风是又好气又好笑,别看这小子长得五大三粗的,这个时候胆子确是小得要命。

守富稳了稳心神,慢慢睁开眼睛,按照常凌风刚才教的方法一点一点往下滑,由于这次掌握了动作要领,很快就滑到了绳子底端。守富以为马上就要落地了,心里也放松了不少,可他左蹬右蹬都等不到地面,他低头一看,妈呀,离那块平台还有一人多高的距离呢。原来守富将绳子的一部分绑在了腰间,直接导致绳子不够长了。他越想越着急,双脚不免又乱蹬起来,身子也随着绳子来回摆动起来。

“守富,赶紧解开绳子。”老徐在下面焦急地喊道。

守富急忙腾出一只手去解绳子,他在忙乱之中将活结弄成了死结,更解不开了。正在踌躇之间,只听“撕拉”一声,竟是绳子中间部分断了,这部分是用鬼子的衣服连接而成的,由于承受不住守富的重量,衣服自袖弯处断了开来,没有了绳子的拉力,守富就像秤砣一样向着平台坠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玄幻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